高德娱乐 > 一吻定终身 > 1.一颗糖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盛夏纪年》

    文/北途川

    ------------

    十一中那硕大的校门在炎热的空气中仿佛扭曲了一样,带着恐怖的叫人看一眼就想掉头跑的狰狞。

    毕竟七月底放假八月初就开学的学校,本身就带着无比变态的气息。

    ——操啊!

    在无数经典国骂声中,这场别开生面的开学,就这么热烈地完成了。到处洋溢着“请大家左右排开,戴好花圈,鼓掌欢迎!”的愉快气氛。

    无论大家愿不愿意,反正……开学了!

    高三(7)班——从这一刻开始,就是高三了——淹没在一片浓烟滚滚的幽怨里。

    班主任小崔漾着满脸菊花一样灿烂的笑容站在讲台上和大家打招呼,“暑假过得开心吗?”

    喏,开心,开心极了。

    回应他的,是一阵咬牙切齿的“呵呵”和花式白眼以及有气无力的拖长版的“开——心——”

    小崔的菊花几乎是怒放一样的张扬,“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开心。”不过那语气,分明是看到你们不开心我就开心了的语气。

    然后在大家朝他扔拖鞋之前,那朵菊花就收放自如地捋平了,严肃而冷厉地扫视整个教室,“一个个拉着个脸,难道你们的假期短,老师的假期就会比你们长吗?”

    “不服气是不是?不服气给我憋着。”

    “最后一年,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一个暑假算什么,比起你们的前途,你们的未来,一个暑假屁都不是,眼光都给我放长远一点儿。”

    “安逸不适合战士,全都给我扛起武器,打起精神。最后一年,谁也不能落后,都给我动起来。”

    “6月,谁也不能输!”

    ……

    ——以上省略无数拉愤怒值的激情演讲内容——

    小崔环顾自己的小崽子们,觉得自己恩威并施的样子一定帅得他们哑口无言。

    唇角的笑意浅淡地挂在那里,眼角抽着欠抽的风,徐徐吹过每个同学的脸。

    然后他终于又和颜悦色下来,对着教室外面刚刚站定的女同学招了招手,“林悦同学,你可以进来了。”

    穿着十一中校服的林悦缓缓走了进来,侧着脸,目光寸寸扫过讲台下的众人,最终定格在第二排靠窗的桌子上,脸上绽开一个明媚的笑容。

    台下蓦然骚动了片刻,一片暧昧的嘘声。

    “哟,了不得了不得。”

    “这不是给我们班长写了一年情书的林悦吗?”

    “追人从理科追到文科来了。”

    “她来干嘛?”

    “不会是转科转我们班来了吧?”

    “怎么可能,转科考试六百分的天堑呢!她是变态不成。”

    ……

    在一片起哄声中,第二排靠窗位置的沈纪年,连目光都没有上移半寸,姿态闲适地靠在后排的桌子上,低头在看一本军事杂志,眉头微微锁着,神色认真,好像这世界的喧闹都跟他无关似的。

    林悦抿了抿唇,有些失望。

    不过……以后有的是时间。想到这里,她脸上的笑容又重新扬了起来。以后就一个班了,所谓……近水楼台。

    小崔把林悦往讲台上一拉,介绍说:“这位是原理科十四班的林悦同学,上学期期末通过了理科转文科的考试,选择在我们班就读,大家欢迎!”

    林悦躬身,温柔娴静地笑着,“我叫林悦,以后请多多指教!”

    台下捧场似的鼓了鼓掌,一个个倒吸气,千言万语汇成一个词——

    牛逼!

    理论上,在十一中,高二分科之后,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调整,转科的话只需要交一份申请表,经过校长批示,就可以文转理或者理转文了。当然,发生概率不会很大。

    但一个月之后,再转科就要经过转科考试,这种概率就更是小到近三年都没有人进行过转科考试了。

    转科考试通常很变态,它要考察你是否具有非转不可的天分,难度上中等偏上,但分数值定到六百分。这就要求文综或理综的成绩在一定的水平以内,对于一个分科后就不再进行其他科目学习的学生来说,除非过目不忘理解力和自学力超群,否则难度系数高到吐血。

    而林悦这种在理科里排名前五十的尖子生,提出转科要求首先会受到来自父母和老师方面的双重狙击,教务主任会给她的行为贴上一个“不可理喻”的标签,然后一巴掌把她的申请拍回去,为了提高门槛,说不定还会以权谋私,把转科考试的卷子难度提高一个档次,在这样四面楚歌的环境里,林悦能杀出重围,顺利完成考试,并且精准地插进文科七班,光凭这一壮举,足以列入十一中年度十大人物的行列。

    这就是爱的力量啊!

    苍天啊!

    一群人看林悦的眼光仿佛在看一尊闪闪发光的大佛。

    而林悦十分享受这种类似于崇拜和敬畏的仰视,这让她忍不住挺直了脊背,下巴也不自觉地微微扬了起来,唇角爬起一丝浅淡的笑意。

    十一中向来重理轻文,对于这种转科的学霸主动投靠,小崔自然是十分乐意的,对林悦的态度也是春风化雨般的温柔,大手一指,“你……去坐在陆也边儿上吧!陆也,举个手给林悦看一下。”

    最后一排,一个懒洋洋的男生慢慢抬起头来,咧开一个散漫的笑容,偏头看了眼沈纪年的方向,挑眉笑道:“班长那儿不也空着吗?”

    旁边又是一群起哄的笑声。谁不知道,林悦就是为了沈纪年来的。

    林悦心跳加速,羞涩地咬了咬下唇,隐含期待地看着小崔。

    小崔眼角抽了抽,说了声,“随便吧!就两个空位,你想坐哪儿都可以。”他倒不担心这俩人早恋什么的,毕竟沈纪年那种学习好的吐血,两耳不闻窗外事到有些目空一切的学生,怎么都不可能是那种会早恋的。

    林悦眉眼里是难以掩饰的喜悦,“谢谢老师!”

    然后提着书包,矜持地走向沈纪年,用准备好的说辞,柔声解释,“我眼睛近视,坐在后面看不见,可以跟你坐吗?”

    垂眸看杂志的男生终于缓缓抬起头来,浑身散发的冷气有如实质一般,随着缓缓上抬的目光朝周围四散开来,那种高高在上的、目空一切的、俯瞰众生的、与世隔绝的高贵气质曾经吸引过无数的小女生,又吓跑过无数的小女生。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同桌,并非他不许,而是没有人能在他散发的冷气压中安然存活。

    林悦此时也是心惊肉跳,生怕他下一句就开口说:“不要。”在这种低气压压制下,她觉得自己可能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而沈纪年只是缓缓站起了身,朝旁边让了位置,目光重新落在杂志上,一句话也没有说。那姿态,照旧是目空一切的无所谓。

    林悦抬腿进去,又激动又害怕地坐在了靠窗的一侧,掏书和文具袋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心都是汗。

    压……压力的确挺大,不过想想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又觉得是值得的。

    林悦微微笑了笑。

    *

    因为林悦而喧闹了好一会儿的班级,在小崔的拍桌子震椅下终于安生了。

    “好了,抓紧时间收拾一下,第一节数学课,把期末的卷子拿出来,上课讲评。还有,下周开学考,大家好好准备。”小崔说。

    底下哗啦啦地翻找卷子,气氛重新萎靡下来。

    原以为今天的热闹完了,但其实并没有。

    随着预备铃同时响起的是敲门声。

    所有人的目光自然地看向声源处。

    年级主任段一刀正屈指叩着门框,他身边站着一个女生,一张娃娃脸,透着点儿可爱,但目光和神色里却是十足的不耐,浑身上下都写着“我不好惹”四个字,形象十分接近炸毛的猫,有种虚张声势的……软萌。

    “崔老师,这位是今天过来的转校生,就安排进你们班吧!”段一刀对着小崔招了招手,在小崔诧异的目光里把小崔拉到了走廊上,两个人勾肩搭背,不知道在商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教室里徒留娃娃脸和其余四十几人大眼瞪小眼。

    最后大约被看得不耐烦,娃娃脸扬着下巴,一寸寸扫过去,那张笑唇里,缓缓吐出四个字,“看什么看!”

    更神奇的是,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七班的男男女女,竟然听话地垂下了头。

    小崔很快就回来了,笑得菊花又盛开,“好了,我们班这学期又有了一个新成员,来,这位同学,给我们做个自我介绍吧!”

    娃娃脸走向讲台,不耐地抿了抿唇,“盛夏。”然后转身,在黑板上利落写下自己的名字。

    每一笔每一划都是嚣张的意味。

    然后转身,安静地站着。

    “……没了?”小崔唇角抽了抽。

    盛夏用一种更不耐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仿佛在说:有完没完!

    台下一阵鼓噪,啪啪啪鼓起掌来。

    好……好有个性的娃娃脸。

    小崔指了指后排一个空位,反常地殷勤,笑着说,“好的,盛夏同学,那边还有一个空位,你先坐着,开学考之后会重新调位。”

    盛夏没说什么,大眼扫了一下,提着书包径直朝后排走过去。

    只是,路过沈纪年身边的时候,把手里攥着的一瓶酸奶扔在了沈纪年的桌子上,姿态相当的嚣张加不客气,隐隐还带着一丝怒气。

    目空一切,超然于物外的班长大人,难得遇见敢于虎须上拔毛的人,“哎”了声。

    所有人屏息,为娃娃脸提心吊胆。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瞬,战争一触即发。

    娃娃脸停下脚步,转过头去,对上沈纪年清冷的双目,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沉的“嗯?”

    沈纪年顿了顿,然后……缓缓地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塞到她手心,抿了抿唇,低声说:“好了,是我错,别生气了!”

    众人:“???”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