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如果要盛夏形容自己在朝阳的生活,只用一个词儿就可以概括:一片狼藉!

    那时候每天睁眼闭眼就是冲突,一群年少躁动的心无处安放,动不动就x你妈x你妈地互相问候,然后一言不合就撸袖子,打得鼻青脸肿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

    但盛夏并不开心。

    甚至称得上恐惧。

    第一次被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堵在巷子里的时候,她浑身都是抖的,强装镇定地看着面前的人,那时候她目光还谈不上凶狠,但倔强和不屈是少不了的。

    男生名字很普通,叫高磊。

    盛夏不认得他,但听说过——那时候尽管朝阳乱,但进劳教所的,他是唯一一个。

    还是因为盛夏爸爸的缘故进去的。

    “你看你,弱得跟个小鸡仔似的。”高磊用铁钳一般的手掐着她的脖子,把蹲缩在墙角的她钉在身后砖墙上,盛夏觉得自己马上要断气了。

    “我用力这么一拧,你的脖子就断了。”

    他一身古铜色的皮肤,体格健壮,大眼看过去甚至透着点儿憨厚老实,但一笑,用警匪片里常用的那个词来形容,就是——一股亡命天涯的气质。

    “小妞儿多漂亮啊!我都不忍心收拾你,要么你陪我玩玩也行。”他半蹲在她身前,上下打量着她,评价道,“发育真差劲,胸怎么这么小。”他歪了歪头,笑容轻佻地和周围人对视。

    他边儿上一群人跟着笑起来,笑容里含着几分叫人恶心的意味。

    盛夏记得自己缩在墙角,身子不住发抖,害怕和恐惧过后是阴沉沉的狠气,大脑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躲不过去的。她默不作声地、一点一点抽出了自己的鞋带,两只手藏在身下,抓住两头,缠了一圈在手心,然后猛地往上套到了高磊的脖子里,死命往下压,交叉勒紧。

    男生力气特别大,她控不住,手掌勒出血来,用头去撞他鼻梁骨、额头、头顶。

    一声连一声的闷响,盛夏跟个疯子似的,发着狠,比他更像个亡命徒,她那时候什么都不想,不去想如果把人打死了怎么办,不去想自己会不会被他弄死,她唯一想的就是控住他,反击,不惜一切代价。

    犯罪学中有个很著名的破窗理论,是说:一个房子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人修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一面墙,如果出现一些涂鸦没有被清洗掉,很快的,墙上就布满了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东西;一个很干净的地方,人们不好意思丢垃圾,但是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现之后,人就会毫不犹豫地往地上抛垃圾。

    而在朝阳,一个人如果被一个团体排挤或对付,她没有能力反击或者躲避的话,她会被更多人排挤和对付。

    这就好像一种潜在的规则。

    恶会滋生恶,糟糕的会更糟糕。

    爸爸着力整改朝阳的时候就说过这个——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会诱使人们效仿,甚至变本加厉。

    朝阳就是一块污浊之地,且在不断变本加厉着。

    等她稍稍长大一点,就越来越深有体会。

    朝阳是整个g镇的缩影,学生的态度,很大程度下是整个g镇的态度,粗俗,野蛮,暴躁,易怒,崇尚暴力,信奉强者为尊,抗拒文明。

    对知识的渴求很弱。

    甚至有些老师的态度都很微妙,只盼着学生们不惹事就好。

    少数教育工作者奋力呐喊:知识改变命运啊旁友们!你们这些没有家境没有背景没有钱没有实力的人,除了学习还有什么办法能脱离这么个狭窄逼仄令人窒息的圈子啊?你们想一辈子打架斗殴混日子吗?生了病就躺尸等死吗?没有钱出门喝西北风啊?

    喊破了喉咙,也是白瞎,谁听啊!

    几乎每天都有人退学或者闹着退学,一群中二病晚期患者,整天吆喝着上学有个屁用,买菜又用不上函数,不出国学什么英语……巴拉巴拉,理直气壮的!

    镇卫生所每天没什么别的患者,就一群茬完架的二逼青少年过去包扎伤口,有时候头肿得跟猪头一样,还仰着头一脸嘚瑟,好像那猪头是什么勇士徽章一样。

    别提多蠢了。

    那天盛夏把高磊打得肺出血,肋骨断了四根,右小腿骨裂。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就记得自己猩红的眼,胸腔里烧着火,有人过来扯她手,有人踹她腰,她都没理会,只盯着高磊,用尽所有力气去攻击,像一头被惹怒的狼崽子。

    后来都说高磊伤得比较重,其实她觉得自己伤得比较重,头晕眼花,天和地像是倒了过来,她跌坐在墙角,咽了好几口血。

    一度觉得自己要死了,闭着眼不让自己眼泪掉下来,想姥姥知道了会有多难过。

    童言赶过来的时候一声凄厉地尖叫,抱着浑身是血的她不知所措,一直拍她脸,问她是不是还活着,还是她睁眼提醒了一句,“你倒是带我去医院啊!”

    *

    盛夏坐在礼堂的时候,听见有人在讨论她,忽然就想起了这件事。

    那年她十二岁,恍惚已经五年过去了。

    那人还在小声说着:“不知道温珠会不会再去找那个转校生的事,要是再打起来,你说谁能占上风啊?”

    身边人回答:“不好说吧!那个转校生看起来很邪门。不过我还是觉得温珠占上风的可能性比较大,你想啊,温珠在这边混了多久,人脉肯定比那么转校生广啊!”

    盛夏只是在心里沉默地评价了一句,“她不敢!”温珠没那么大胆子,直觉告诉她。

    说起来,十一中和朝阳相比真的是天上地上。

    虽然说每个学校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小团体抱团的情况,也会有些比较强势霸道不遵守纪律的学生,但氛围和氛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十一中的学生会明着暗着较劲比学习,不遵守纪律的同学更多意义上是出于年少的叛逆,而不是怀着什么恶毒的心思。

    谈不上坏。

    而温珠,顶多是少女那点儿叛逆,加上些虚荣的攀比心,享受被人惧怕和拥蹙的感觉罢了,她没那么大胆子。

    *

    朱莉莉坐在她右手边,托着下巴趴在椅子肘上,“好无聊啊!班长怎么还不上台,我最喜欢他了,不像校长,每次都是:我简单说两句啊!然后巴拉巴拉一大堆,两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我们班长,说两句就只说两句,从来不带虚的,酷得没话说,我就喜欢这个有个性的人。”

    盛夏凉凉地看了她一眼,轻微地蹙了下眉。

    朱莉莉被她看到发毛,摸了摸手臂,不安地问她,“怎么,你不喜欢班长啊?”

    想想好像的确是,开学第一天就对班长不是很友好,虽然后来传出来点儿传言,说什么班长对盛夏有意思,但好像两个人在学校也没有交流和接触。

    肯定是互相不喜欢啦!不然怎么住在一起,还这么生份呢?

    盛夏转过了头,“喜欢。”

    想起沈纪年,她觉得胸口莫名一软,回忆带来的戾气和阴郁都被冲散了。

    “啊?”

    她抿了抿唇,“……没什么。”

    朱莉莉是真的没听清,还在琢磨盛夏是不是不喜欢班长,矜持地表达了自己立场,“其实我只是比较欣赏班长沉默寡言的性格而已,也不是很喜欢他!我还是喜欢比较阳光开朗一点儿的男生。班长那种自带制冷系统的,我吃不消。”

    好朋友,当然要同仇敌忾。

    盛夏“哦”了声,舒心了。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