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第二天出去玩, 出门就碰上高磊, 他手插在口袋,似乎站停久了, 看见盛夏,走过来递上一管药膏,“听说你现在住在亲戚家, 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你打架了吧!这药是我从一个老中医那里买来的,治跌打损伤很有用。特意拿来给你。”

    童言跟在后面出来, 看见高磊忍不住挑了挑眉, 复又侧头去看沈纪年,乐了。看不出来, 高磊被盛夏打那么惨,老老实实这么几年,还以为他恨死盛夏了,没想到这玩意儿竟然看上夏夏了,昨晚她就觉得他殷勤的反常。果然啊!意有所图。

    盛夏盯着看了片刻,接了过来, 说,“谢谢!”她那直得不能再直得脑子对男女的事向来迟钝,之所以会接不过是觉得自己的确用得上罢了。而且如果她看出来对方心思, 估计连接都不会接了。

    “客气什么。”高磊冲她笑了笑。

    他特别壮,一身腱子肉, 浑身上下都透着股硬朗劲儿, 但笑起来的时候, 总显得有点儿傻,不过倒是比狠着脸的时候看起来顺眼许多。

    所谓拿人手短,盛夏对他就难免温和了许多。

    高磊问她,“听说你们要出去玩儿,去哪儿?这片我熟,可以带你们。”

    街上人渐渐多了,昨天下了一整天的暴雨,今早终于放晴了。

    太阳半遮半露地躲在云层里,空气中是温暖而潮湿的水蒸气。

    高磊觉得自己手心也有些潮湿。

    他把手在裤缝上轻微搓了搓,目光落在盛夏身上。突然无比后悔,年轻时候做过的事,让他总觉得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连说话都难免小心翼翼。

    “不用了,我们自己去。”盛夏不习惯欠人人情,尤其是已经欠了的情况下。

    高磊皱了皱眉,“那好,你们好好玩。”

    “改天我请你出去玩。”盛夏冲他点了点头,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欠人的要还。

    高磊脸上的阴霾复又散去,唇角挂着那种略微显得傻的笑意,“好,再约。”

    一直旁观的沈纪年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握住了盛夏的手,并没有多看高磊一眼,而是低了头,轻声问她,“去吃早餐?”那样子,恰好地表露了几分跨越友情的亲昵。

    盛夏“嗯”了声,对高磊点点头,“那,再见!”

    “再……见!”高磊看着沈纪年,目带打量,昨晚人多且杂,他赶着要回去上班,就没多注意,现在似乎才回想起来,似乎盛夏身边一直有这么个人。

    临走的时候,童言迎着高磊目光里的疑惑和惊讶,好心提醒了一句,“那位,夏夏男朋友。”

    说完看了眼已经牵着盛夏手走了的沈纪年,啧啧两声,“高手。”

    不动声色斩敌于阵前。

    不,他压根儿就没给人上阵的机会。

    高磊低骂了声,“操?”

    一转身,碰见正好出门的青旅老板娘,年轻女老板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那对儿小情侣啊,昨晚开了个双人间。”

    “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啊!”

    高磊一腔热情还没烧起来,就觉得特么的凉了。

    真想不出来,盛夏会做这种事。

    女老板摇了摇头,拍拍他的肩,“别难过,她不适合你。”看得出来,不是一路人。虽然自己是有意误导他,但她觉得自己这么做,也算是为他好吧!

    *

    这一天相对来说就舒心了许多,几个人又逛了文化街,去东坡桥看洞里湖,租了小船去划水,那种脚踩的小船,划到湖中央都没了力气,就停在原地吹风。

    后来回程的时候起风了,小船晃晃悠悠的,几个人皮,来回挪座位,快靠岸的时候,船翻了,几个人都裹着救生衣,还是把救生员吓了一跳,手忙脚乱把人拉上来,一群人还乐得不行。

    最后一齐趴在人工沙滩上晒太阳。

    太阳稀薄,但晒久了还是挺热的,困意渐渐席卷上来,盛夏拿手遮着眼睛,很快睡着了。

    其他人聊了一会儿,也都不说话了,幕天席地的躺着打盹。

    盛夏醒过来的时候,其余几个人都还没醒。

    只沈纪年曲着一条腿坐在她身边,帮她挡着光,目光虚缈地望着湖面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总是很沉默,那双眼如深深湖水,带着幽静暗沉的光,不太能让人看透。

    沈纪年看见她醒过来,歪头笑了笑,只有这个时刻,他眉宇间才会染上一丝温度。

    盛夏回他一个笑,她很喜欢这种无声的交流,谁都没说话,但好像又表达了很多。

    他逆着光坐着,身披日光流云,笑容显得温和又含蓄。

    盛夏觉得心口那一块儿要化了,整个人仿佛藏身在深深深深的湖水,湖水是他,洗净了她浑身的躁郁,让她变得平和。

    沈纪年朝她伸了手,拉着她坐了起来,从塑料袋子里拿出药来给她涂。

    都是一身伤,还要去玩水,果然年轻的时候就容易任性。

    盛夏倒是无所谓,但他帮她涂药,她还是很安静地没有动,任他温凉的指尖在她胳膊上游走。

    时间好像变得很慢。

    慢到呼吸轻了缓了,慢到童言眨眼的动作好像都被拉长了无数倍。

    盛夏终于反应过来,侧了下头去看醒了的童言。

    童言懒洋洋地挑了下眉,啧道:“要不要这么腻歪!”说完嫌弃地嗤了声,胳膊架在脑后,仰面躺着,目光朝着天空,视线是无边无际的蓝和白,风从耳朵边刮过去,是轻轻的沙沙声,她忽然叹了口气,“搞得我也想谈恋爱了。”

    盛夏提醒她,“童师傅说,你再早恋,就打断你的腿。”

    童言哈了声,“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他追我妈那会儿,还没满十八岁呢!”

    其实童言谈过几任男朋友都不长久,她脾气不好,没人容得了,唯一一个能让她收敛所有脾气的人,最后还劈腿了。

    *

    童言走的时候,扯住沈纪年的衣襟警告他,“说这个挺操蛋的,但我还是得提一下,别越界啊!至少也得等她满十八岁。”

    十八岁,还是太小了,沈纪年想,他做事一向有分寸,这些事,他比她考虑的要早要更深,但没多解释什么,只“嗯”了声。

    童言觉得这事吧,给沈纪年说没用,毕竟男人兴头上来,多半不管不顾的,做了就做了,但盛夏还小,她可舍不得她那么早,据说女人那什么太早了也不好——说得好像她多懂似的,其实也不过是个半吊子,脑子里有着固执的观念觉得早恋正向发展倒还好,但发生关系就太过分了。

    虽说情到浓时总是情难自禁,但怎么着也得过几年再说吧!

    她自个儿就一叛逆少女,还要操着老母亲的心,把盛夏拉过来,凑到她耳边说:“我警告你啊,早恋我就不管了,你要是敢再深入点,我打断……打断沈纪年的腿。”打断盛夏的腿,她是舍不得的,那就只能收拾沈纪年了。

    盛夏瞅了一眼沈纪年,然后朝童言翻了个白眼,“你可真能操心。”

    “那必须啊,我不操心谁操心。”童言拍着胸脯,十分中二地说,“我可是你娘家人,谁特么也不能委屈你,就算没人要,我养你一辈子。”

    “嗯,我明白。不过不要说脏话。”

    “……”

    *

    回去的时候,就剩下两个人,一向不喜欢热闹的盛夏,忽然觉得有些冷清,他们坐地铁回去,转了两趟车,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沈姨在上班,打了电话过来问他们到家了没,说孟婶留了晚饭,让他们吃完早点休息,明天就要上课了。

    盛夏洗完澡的时候,抱着卷子去找他,“给我讲讲函数题吧!”

    “好。”他放下手里的杂志,把她卷子摊开放在书桌上,侧身让她靠近点儿,问她,“哪里不明白?”

    她拿笔指了指,“第二步到第三步之间,不知道是怎么转化的。”

    ……

    讲完一道题,他顺手找了几道同类型的给她做,自己坐到一旁继续翻着杂志。

    再抬头的时候,盛夏不知道什么时候趴着睡着了。

    侧着脸,眼睛闭着的时候,显得格外安静乖巧。

    他把杂志丢到一旁,起身轻手轻脚走过去,手撑在桌子上,扒着她的卷子看了看,四道题,做了两道半,思路很清晰,没什么大问题。

    她的确算是很聪明的学生。

    沈纪年放她睡了二十分钟,看了看表差不多十点了,再过一会儿,他爸就要回来了,他弯腰把盛夏从椅子上抱了出来。

    他一动,盛夏就醒了,愣了一瞬,似乎是明白了他在做什么,也没挣扎,只是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不叫醒她?她睡觉也不是叫不醒那种。

    “回房间睡。”他低声解释了句。

    他横抱着她出了卧室,然后推开她房间的门走过去床边,一条腿跪在床沿,俯身把她放在了床上,脱了她的鞋,低声说了句,“今天的补课不做了,早点儿睡。”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晚安!”

    盛夏缩在被窝里看他,还是有些不解。

    其实也没特别的,大概就是突然想这么做?沈纪年冲她笑了笑,“我没想做什么。童言的话,你不要想太多,觉得别扭的话,就当我是哥哥,你是妹妹。我暂时,不会对你做什么。”

    哥哥抱妹妹回房间,好像也没什么不妥的。

    盛夏也没想多,纯粹好奇罢了,闻言反而不自在了,“嗯”了声,赶他,“那……晚安,你也早点儿睡!”

    沈纪年俯身亲了她额头。

    “晚安吻。”他笑。

    “哦。”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