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这个冬天来得很早, 西风凛冽,寒意逼人。

    室内体育馆的暖气早早也开了。

    盛夏捏着手里的水杯, 盯着里头的红枣和枸杞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仰头灌了一口,甜中带点儿酸。不好喝。不过她还是喝完了大半杯。

    ——水是沈纪年早上装在保温杯塞到她书包的。

    她最近来姨妈。

    是因为学霸的洞察力,比较敏锐吗?

    过了好一会儿, 她才偏头看身边的女生,情绪没什么变化,很淡地问了声, “有事吗?”

    林悦手肘抵在大腿上, 两手上托着下巴,目眺远方, 羽毛球馆很多人,除了七班的女生, 还有理科十三班的人, 她看见很多熟悉的脸, 不过没想过去打招呼,因为很陌生了。

    不知不觉,一个学期就要结束了。

    刚从理科转来文科的时候, 原先的班主任还经常来劝她, 说如果她发现学文不适合她, 可以随时回去。并委婉的表示, 越早越好, 免得耽误课程。

    之前的同桌兼好友也来劝她, 一方面是舍不得,一方面也是觉得学文科不如学理科。

    爸妈也偶尔问,问她有没有后悔。

    不论谁来看,好像都是她太任性了,有一天她会醒悟的,会回头的,会知道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但她是个很固执的人,认定的事不回头,她扬言要闯进年级前十,甚至追上沈纪年的脚步。

    只是后来,连班级第二她都追不上,她不止一次站在公告栏前,看见自己的名字排在盛夏下面,都会觉得自己的脸像是被打人生生刮了一巴掌,密密麻麻的疼。

    她对自己的能力自信到骄傲的地步,没有人会去试图挑战转科考试的六百分天堑,尤其是在分科一年之后。

    但她做到了。

    甚至觉得,也不过如此。

    但越骄傲,被摧折也就越痛苦。

    她习惯被人仰望,被人赞美,听到别人的惊叹声,她会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但既生瑜,何生亮。

    盛夏就像她的克星。

    她喜欢沈纪年,但沈纪年喜欢盛夏。

    她想要第二的位置,但次次被压一头,有时候她也想,是不是自己不够努力,于是她每天盯着盛夏,看她花了多少时间在学习上,自己就比她花更多的时间,每天回到家,她要学习到十一点,每次熬不下去的时候,想想自己下次考试能超过盛夏,就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

    这一次,只差了零点五。

    不,是还差零点五。

    *

    远处十三班的一个女生接了一个高难度的球,然后周围一阵欢呼,那女生仰着脸冲人群抛了个飞吻,惹来一阵欢笑声。

    曾经,林悦也像对方那样,意气风发,万众瞩目。

    林悦把手从下巴上挪下来,支在大腿上,互相搓了下。

    “如果我也有沈纪年帮我辅导,我觉得我会比你更优秀。”她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原因了。

    她不相信智商这种东西,哪怕是沈纪年,也要靠不断地刷题和总结。

    所以她不相信自己比盛夏笨。

    *

    盛夏侧头看林悦,女生抿着唇,手撑在大腿上,模样很倔强,她把一头长发剪成了齐耳短发,据说是因为觉得沈纪年喜欢短发的女孩子。她喜欢在上课回答问题,和老师据理力争,她思维很活跃,经常被老师夸,据说是因为觉得沈纪年喜欢聪明的女孩儿。她从一模之后,就不太和人说话可,努力凹了一个沉默孤独的高冷形象,再也不说人坏话,甚至有人和她聊班上其他人的八卦,她都会回一句,这样不好,她觉得沈纪年是那种三观很正的人,所以希望自己也能在灵魂上向他看齐。

    这些是韩佳凝对盛夏说的,一条一条分析完之后,评价说:“林悦这种人,得失心太强了。”叮嘱她小心防备着点儿。

    其实林悦和韩佳凝之前算是朋友,但林悦是个太自我的人,每天只会盯着自己的目标,朋友的关心对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她不拒绝,但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后来韩佳凝已经不愿意和她做朋友了,甚至有点儿敌视,大概是觉得,付出过的真心被踩踏,是件很耻辱的事。

    盛夏忽然觉得有点儿好笑。她从没放在心上过,就连一模的时候,林悦到处传扬她作弊,她也没多在意,莫名其妙的敌意和语言攻击她领教过很多,能惹怒她的却不多。之所以会动手警告,不过是为了不让事情闹大引来太多麻烦罢了。

    倒是后来,林悦主动在课间当着全班人的面给她道歉,声情并茂地剖析了自己的狭隘和一时偏激,请求大家原谅她,最后对着她鞠了一躬。

    盛夏记得自己那会儿正在算一道数学题,沈纪年只给她写了个答案,让她推步骤,她算了好几遍都对不上,生闷气,险些要摔笔。

    沈纪年不紧不慢地撩了她一眼,仔细看了她的卷子,“笨不笨,你难道就没怀疑,我给你的答案是错的吗?”

    没,当然没怀疑过,他好像永远是对的,那种掌控一切的气场,会让人不由得信服,所以出了错,盛夏自然理所当然地以为是自己犯了错。

    他拿笔敲了敲她的脑袋,复又看了她卷子上的解题步骤,夸她,“聪明!”

    盛夏努力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但唇角的笑意还是止不住爬了上去,最后索性对着他咧嘴笑。午后的阳光撒着碎金一般的光芒,他歪着头笑的时候,衬得窗外的光都黯淡了许多。

    然后林悦就上了讲台,午自修前的空隙,所有人还没有进入状态,吃饭聊天玩闹的声音衬得教室闹哄哄的。

    “大家……”

    林悦抬高了点儿声音,夹杂她一如既往地骄傲,和细微颤抖的哭腔。

    她很难受,整个人像是被不断吹起来的气球,快要爆炸了。她从小到大都很优秀,家长宠着,老师惯着,同学捧着,她想要得到什么,好像都是轻而易举的。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得不到一些东西而变得刻薄和恶毒。

    “对不起,我不应该……”她在讲台上说着道歉的话,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在意,倒是看好戏者居多,毕竟她有错在先,道歉和忏悔也是应得的。

    她冲盛夏鞠躬的时候,盛夏正捏着笔靠在墙上看她,身子微微侧着,身旁沈纪年却一直没有抬头,好像也没听台上人在说什么,低头在批改盛夏的卷子,红笔刷刷地圈过去,动作干脆利落。

    盛夏沉默了有几秒钟,其他人都等着看盛夏的反应,林悦也看着她,做好了被骂被羞辱的准备,她背挺得笔直,觉得即便是被骂也不能逃避,她还是有勇气有担当的,她想。

    “我原谅你。”盛夏在停顿了几秒钟之后,淡声回了句。

    然后便姿态随意地收回了目光,低头从沈纪年手里扯回卷子,顿了一下,笔在某个地方磕了磕,“这个,不明白。”

    沈纪年对盛夏总是很好脾气,好像从来没有不耐烦的时候,侧身在她卷子上写了两个公式,“代进入再算一遍。”

    林悦很羡慕盛夏,羡慕到了嫉妒的地步。

    如果她也有一个沈纪年,她一定会比盛夏更好更优秀。

    *

    “比我优秀,又怎么样?”盛夏扯了下唇,没有去看林悦,眼睛看着前方,“我不是你的绊脚石,你自己才是。”

    盛夏不喜欢评价别人,丢下一句话,就起身了。

    走了两步还是忍不住回身补充了一句,“我这个人并不大度,所以你最好不要让我觉得,你还惦记我男朋友。”

    林悦抿了抿唇,那股强烈的挫败感,依旧萦在心口,怎么都散不去。

    盛夏今天心里不大爽,大概是经期综合征发作吧!她想。

    朱莉莉回来的时候,两个人打羽毛球,盛夏扣球又凶又急,她都招架不住。

    下课的时候,朱莉莉凑到沈纪年身边告状,“哎,你媳妇儿哥斯拉附身了,今天的战斗力十级,你要不要去哄一哄?”

    沈纪年打球出了一身汗,一边拿毛巾擦,一边侧头问,“发生什么了?”

    朱莉莉耸耸肩,“我哪儿知道,不过听人说,林悦来找过她。就刚刚上课的时候。”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