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盛夏进教室之前被小崔叫去了办公室。

    “最近校领导要来各班检查, 你注意一下班上纪律, 尤其是午自修的时候,叫他们都收收心,别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

    盛夏靠在办公桌上, 手指轻微地叩着桌面,“嗯”了声,表明自己知道了。

    关于自己是如何莫名其妙变成纪律委员的,她不是很清楚, 大概是期中的时候, 七班的成绩一落千丈,班级总排名从前三落到倒三, 小崔发了很大一通脾气, 把后几名叫出去训了一顿, 还撤了大半的班委, 新上任的班委中,盛夏被点名任命为纪律委员。

    盛夏以前在朝阳的时候也当过纪律委员, 因为班主任觉得,她是班级纪律的关键点,差不多收拾住她, 能收拾住一个班的人。

    至于小崔是不是这样想的,盛夏就不知道了。

    倒是朱莉莉猜过, 说可能班主任拿她来迂回调动沈纪年这个班长的能动性。

    “任命你当纪律委员多好啊, 你管不住的时候, 沈纪年肯定会出面, 他以前就是不乐意管事,但他出面就没有控制不住的局面。而且上次林悦闹那一出,第二天沈纪年出来主持班会,谁看不出来是为了你啊。而且效果那么好,私底下大家都疯了好吗?连b区的人都知道沈纪年谈恋爱了,对女朋友还特别宠,嫉妒你的人,能绕操场两圈了。”——b区是复习班,在另一个校区。朱莉莉浮夸地对她解释着,脸上是一种迷醉的表情,也不知道究竟在yy些什么。

    连李亚楠也信誓旦旦地说:“小崔肯定知道你跟班长谈恋爱啦!学霸谈恋爱和我们谈恋爱就是不一样,成绩没落下,还直线上升。小崔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概是不想捅到段一刀那里闹大了,影响你们情绪吧!”

    毕竟现在年级前五十的都是珍宝,得小心呵护着,出一点儿差错就可能会影响高考的。

    班上那些小情侣们偷偷摸摸地谈着恋爱,也想学着沈纪年和盛夏互相鼓励争取考同一个大学,也算一种变相的激励了。

    小崔交代完,语气温和下来,问盛夏,“最近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吗?”

    盛夏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小崔笑着点点头,有沈纪年在,的确是不用他太操心,跟别的班级的学生不同,自己这个班的两个尖子生,基本都不用他操心,省心得很。“没事了,你回去吧!”

    盛夏颔首说了句,“老师再见!”

    小崔点了点头,忽然想起这孩子第一次来班里的时候,一身的刺,他看了就不是很喜欢,那时候沈纪年还低声教导她,“不能对老师这么没礼貌。”

    这么久了,她其实还谈不上温和,但沈纪年说的话,她倒是都记得,哪怕她不是很喜欢当这个纪律委员,接下了,也都尽职尽责。

    *

    盛夏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才回的教室,沈纪年正坐在她位置上靠着墙看杂志。

    是一本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正翻到一张极光图,绿色的光怪异地扭曲着,像是一张抽象画。

    盛夏脸上都是水,半条腿跪在他的凳子上,弯着腰在桌洞里找面巾纸,他的桌子很乱,每次盛夏强迫症犯了都会给他一样一样整理好,每次朱莉莉都要调侃她真贤惠。但没多久就又会变成这样,卷子堆的到处都是,盛夏找了好久也没找到面巾纸,趴到那边去自己桌洞里找,被他身子挡着,于是拍了拍他的胳膊,“挪一下,我找东西。”

    沈纪年合了书,把她按在凳子上,抽了面巾纸出来给她擦脸,盛夏歪了歪头,没有拒绝。

    后排韩佳凝偷偷地朝这边看,还要拉着同桌,同桌的后桌,同桌的后桌的同桌,一起看,挤眉弄眼,一脸八卦。盛夏余光里都看得见,但也没什么表示,只是看着沈纪年。他微微低着头,眉眼很温和,但在盛夏眼里,带着莫名的殷勤和反常。

    ……怎么?

    沈纪年微微倾身,胳膊架在两排桌子的边沿,几乎贴着她的脸在说话,“想不想,去毕业旅行?”

    “嗯?”

    “高考后带你去玩。”

    “我们两个?”

    “嗯。”

    盛夏偏了偏头,“这……不太好吧!沈姨和沈叔叔……”岂不是,暴露了。

    沈纪年笑了笑,“没关系,迟早要知道的。”

    如果沈姨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想……

    但一直瞒着,的确也不好。

    盛夏有些不好意思,舔了舔嘴唇。

    沈纪年已经在和她讨论去哪的问题了,低声问她有什么想去的地方,盛夏从小到大没旅游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来过市区。

    说着说着,竟也有些憧憬,问他,“去看海好吗?我还没有看过海。”

    他说:“好。”

    “要不去西藏?听说那里有很多寺庙,还有喇嘛,和我们这里不一样。”

    他也说:“好。”

    盛夏歪着头就笑了,“你哄我开心呢?”说什么都是好。

    “嗯,那开心了吗?”他揉了下她的脑袋,眉眼里是细微的笑意。

    盛夏挑了挑眉。

    后来还是朱莉莉坦白,说她去告的状,还好奇又八卦地问她,沈纪年是怎么哄她的。

    盛夏笑了下,其实沈纪年不会哄人,招数单一,每次都是顺着她,她说什么他都说好,再过分的要求都不反驳。

    但每次……盛夏都能被他哄住。

    大概,这就叫一物降一物?盛夏脾气真不好,有时候和童言还会吵架,童言生起气来,恨不得把她当沙袋暴打,她自然也不是会服软的人,两个人甚至还打过架,不过谁也不记仇就是了,打了就打了,就当是锻炼身体了。

    倒是沈纪年,盛夏每次对着他,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

    盛夏其实也不是生林悦的气,只是单纯的心里不爽罢了,人有时候是很奇怪的,就算不在意,至少坏心情是会传染的。林悦不至于让她感到什么危机感,但她身上那股偏执和固执,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但那情绪很淡,被沈纪年一搅和,瞬间也就散了。

    倒是林悦,没多久就听说沈纪年为了她找盛夏的事特意去哄,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直到期末,都安静老实,除了学习,其他一概不关心不理会。憋着一股气,还是想超过盛夏。不过最后的结果不是很尽人意,她没进,还反退了。倒是盛夏,每次稳定在第二,最好的一次,年级排第二,仅次于沈纪年。

    *

    高三生活很无聊很枯燥,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每天都埋在卷子里,大考小考的次数越来越多,睁眼闭眼都是题目。

    盛夏更没空去关注一个不相干的人。

    林悦不往她跟前儿凑,她甚至都不会在意班上有没有这个人。

    她越是这样,林悦的挫败感就更甚。

    对于一个好胜心强的人,不被关注不被在意,大概是最深重的惩罚了。

    当她发现自己越努力越适得其反的时候,心态终于崩了。

    但这毕竟怪不到盛夏头上去,她也不关心。

    *

    上半学期结束前,唯一一次娱乐活动是元旦晚会,本来年级主任是不愿意高三生去参加什么元旦晚会的,但几个班主任联合上奏,说最近课业太紧,学生们的情绪都绷得太紧了,适当让他们放松一下,更有利于之后的学习。

    后来算是破例允许。每个班可以报一个节目,多了不允许。

    七班的节目是陆也出面的,他临时组了个乐队,他是吉他手兼主唱,郑灿是键盘手,蔡孟飞敲鼓,那个外号叫胖子的庞海是第二吉他手,没有贝斯,董洁莹最后自己申请加入,也是唯一一个女孩子。

    小崔更是破天荒允许他们每天腾出最后一节自习课去排练,排练室是小礼堂,避免他们趁机偷懒,每天都有班委去盯梢。班委可以带作业过去。

    那边很吵,学习效率注定不高,几个班委都不是很乐意。但小崔的原句是,“大隐隐于市!”等你们能真的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候,周围就算是敲锣打鼓点炮仗你们也都可以专心学习了。

    这歪理也不知道从哪里推出来的,朱莉莉评价,说小崔就是不放心把陆也那群人单独放出去,自己又没空去盯,这苦差事,自然就落到班委身上了。

    嗯,朱莉莉如今也是班委,文艺委员,她不仅要去盯梢,还要负责乐队的排练。

    盛夏倒是无所谓,她的确是那种自己要学习的时候,外面杀人点火都不能影响她的人。

    不过每次过去,陆也都很皮,不过来她边儿上皮一下就过不去。

    “喂,纪律委员,给你唱个小可爱怎么样?”他怀里抱着吉他,随意拨弄了两下,低沉着嗓音给她唱,“——喏,我的小可爱/皇冠给你戴/你要么么踹/哦,好像有人在……”

    他喜欢侧着身子半坐在她前面的桌子上,微微倾身和她说话,尽聊着没营养的。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但盛夏没心情欣赏。

    她有时候会抬头看他一眼,有时候连头也不抬。

    陆也就是这种人,并没有什么恶意,所以她也懒得理会他。

    只是后来,每次轮到盛夏的时候,沈纪年都会替她去。

    陆也有次调侃着问沈纪年,“怎么,看这么紧?”

    沈纪年勾了勾唇,“是又怎样?”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