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z大位于大学城, 属市郊,下了高铁,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才到学校。

    所幸他们带的东西不多, 不然要累够呛。

    今天和明天都是报到时间, 只是新闻传播学院和法学院分别在两个校区, 法学院大一一整年在枫林校区, 大二才会过来主校区鸣山校区这边上课。盛夏之前就有心理准备, 但真的看到学校的时候, 还是叹了口气,大学的“大”,已经超出她的想象了。枫林校区在里面, 隔了两条街那样子。

    “分开走吧!不然你拖着行李来回跑着太累了。”下车的时候,沈纪年要跟着下来,盛夏拦了一下。

    沈纪年最后“嗯”了一声,倒不担心她走丢,到处都是迎新志愿者,学生普遍热情, 对待师弟师妹都很温柔耐心。

    “那好。”他只叮嘱了句,“有事打我电话。”

    盛夏点点头, 下了车, 走了不到五十米就是校门, 一个志愿者问了她是哪个学院的, 帮她叫了新闻传播系的师兄过来带她。对方热心地帮她拉行李, “走这么远路累了吧, 我帮你推一会儿,有些远,我们要走一会儿了。”

    师兄很温和,盛夏也笑了笑,“谢谢。”

    两个人聊了一路,对方一直在跟她介绍学院的环境还有一些新生不会知道的小细节。比如二食堂是饭菜比一食堂口味要淡一点,学工餐厅菜系比较多,回民特色食堂的环境会更加干净……学校有一条文创街,大多是学生们自己创业的项目,能淘到不少有意思的小东西,那边的师兄师姐都很健谈,没事也可以找他们聊天……之类的,盛夏听得很仔细。对陌生的环境,还是了解多一点会更好。

    “也不用担心,每年学院都会发迎新小册子,还有新生攻略,包括衣食住行,方方面面都会介绍到,宣传部一大群人商量着做出来的的,覆盖面很广,到时候你可以看一看。其实住久了,慢慢也能摸清了。我刚来的时候也觉得学校太大了。”师兄笑了笑,“现在已经很熟悉了,我比你高一届而已。”

    盛夏点点头,依旧是微笑着道谢。她如今气质已经没那么冷了,浑身上下那股戾气散得也差不多,不沉下脸,模样还是很纯净的,加上一张天生娃娃脸,又是难得的笑唇,怎么看都是一副乖巧柔软的模样。

    师兄声音也很轻,像是怕惊到她一样,“学妹一个人来吗?父母没有跟过来?”

    盛夏摇摇头,“没,我和我男朋友一块儿来的。”

    师兄有点儿惊讶,“已经走了吗?”

    “他去法学院报到了。”

    “法学院啊,厉害。”z大最牛逼的专业了,里面各个是人才,毕业后都是政法一线的储备军。

    盛夏与有荣焉地弯了下唇。

    师兄得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还挺意外的,话也少了,虽然依旧给她介绍着学校的情况,但是很少问她个人情况了。

    盛夏也没多想,待人礼貌客气。对于“防火防盗防师兄”这一至理名言,她还没那么深的体会。

    之后是找到学院大本营,有礼仪队的漂亮小姐姐在那边做引导,盛夏去报到领东西,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很多东西,入学须知、校徽、新生手册、宿舍门禁卡、电话卡、一卡通……等等,还有一个信封,里面装了很多卡片啊海报什么的,都是一些小贴士,很贴心地介绍了一些学校的基本情况,附近吃喝玩乐的地方,还有出行常用公交线路,手绘地图,包括z市一些比较著名的景点。

    盛夏把东西装在一个文件袋里,然后塞到包里,拖着去宿舍楼了。路上遇见志愿者师姐,一路带她到楼下。还调侃她,“学妹很可爱哦,刚刚遇到不少师兄搭讪吧!”

    盛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出神地时候想,沈纪年大概会被很多师姐搭讪……

    心情顿时不是很愉快。

    过了会儿,又觉得自己的占有欲很莫名其妙,忍不住笑了。

    盛夏宿舍在三区18号楼209,学校总共一二三三个生活区,三区最大,分别住了艺术学院、新闻传播学院、文史学院、外语学院的学生,涵盖1到38号楼。

    18号楼在正中间,盛夏转身道谢:“谢谢学姐,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麻烦你了。”

    “不客气。”对方点点头便走了。

    *

    宿舍单数是四人间,双数是六人间,盛夏打开门的时候,其余舍友已经都在了。

    挨着门站着的是个很瘦很高的女孩子,皮肤很白,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长得很像动漫人物。阳台上有个个子稍矮的女生在打电话,说话语速很快,也很干脆,透着股凌厉劲儿。另外一个穿着棉麻质地短袖长裙的女生,头发散在脑后,模样很温婉。气质差别挺大的。

    盛夏推开门的时候,几个人都扭过来看她。

    挨着门的女孩子最先反应过来,笑道:“你是盛夏吧?你好,我叫梁文娜。”

    盛夏忙点头,“你好!”

    穿裙子的女孩子也打了招呼,她笑起来,眼睛会眯成圆润的月牙形,声音轻而细,“盛夏你好,我叫董晴。你可以叫我晴晴。”

    “你好。”

    阳台上的女孩子挂了电话,也走了进来,“来齐了啊!”她冲盛夏伸了手,“你好,我叫陈萌,以后就是舍友了,多多关照啊!”

    陈萌有一头栗色短发,挑染了一段孔雀蓝,不是很清晰,凑近了才能看出来,她眼睛很大,近乎失真的地步,看着都不像真人。盛夏盯着她看了会儿,然后才不好意思地握了下她的手,“你好啊!”

    董晴的父母又来了一趟,帮她把东西收拾了一遍,仔仔细细叮嘱了许多。

    盛夏把行李箱放着,然后问了一下其他人知不知道附近的超市在哪里,她去买生活用品。

    陈萌说道:“超市在一号楼附近就有,然后生活用品可以去文创街买,我刚去转了一圈,很多师兄师姐在摆摊。”

    最后梁文娜提议,“不如我们一起去逛逛吧!顺便帮盛夏把东西拿回来。”梁文娜和董晴都是本市的,而陈萌昨天就到了,东西都置办完了。

    其他人没异议,然后几个人就一起出门了。

    女孩子的友谊总是来得很快,一起逛个街,差不多就互相了解熟悉了。

    总得来说,陈萌是个很爽快的人,做事干脆,不喜欢拖泥带水,说话也直来直去。董晴有点儿像是古典美人,温婉可人,说话也轻声细语,做事不紧不慢。至于梁文娜,介于两个人之间,心思玲珑,和她说话很舒服。而盛夏,在他们几个人眼里,属于怯生生的小白兔,有点儿可爱有点儿呆,不怎么爱说话,看起来很好欺负那种……

    “小白兔”很容易引起保护欲,几个小姑娘处处照顾她。盛夏买了不少的东西,都是梁文娜和陈萌帮她搬回来的,就连看起来温婉柔弱的董晴也帮她提了不少东西。

    盛夏回来的时候就抱了一把凉席,感觉有种深深的负罪感。

    还好行李箱里带了不少特产,是沈姨心细准备的,让她分给室友吃。

    这会儿正好拿出来答谢。

    是糕点一类的东西,女孩子还都爱吃,问她是不是妈妈做的。

    盛夏笑了笑,“家里人准备的。”

    “太厉害了。”

    “比我买的要好吃很多。”

    虽然有很大捧场成分,不过分完零食大家似乎更亲近了点儿。

    各自交换了手机号企鹅号还有微信号后,已经是下午四点钟,有临时通讯员通知去领军训服,然后几个人一起下了楼。

    晚上有集合,在教室见了辅导员一面,大致也就是互相见一面,没什么重要的事,强调一下军训纪律,每个人发了一张军训安排表,无端不军训的人,要补训,还会全院通报什么的。

    等吃完饭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宿舍是四人间,标准的上床下桌,有独立的卫浴,有个小阳台,空调遥控器还没发,只开了电扇,九月份,天气还很热,且z市比家那边更热一点,洗完澡汗依旧不停冒出来。

    董晴和男朋友在打电话,声音越发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陈萌是个游戏控,抱着手机在玩手游,梁文娜在看书,陈萌抬头的时候问了一句她在看什么,她举起来给对方看了一眼,“拒绝相亲的一百个理由”。

    陈萌“哈?”了一声,“这什么玩意儿。”

    梁文娜耸了耸肩膀,“实不相瞒,虽然本姑娘年方二十,已经相亲无数了。”她比同届的要大个一两岁,家里有个不婚主义的哥哥,她妈妈为了她不步她哥哥的后尘,从她成年就开始安排各种相亲和似是而非的聚会了。

    这听起来有点儿夸张,陈萌有点儿难以相信,“不会吧!”

    “我本来不恐婚的,但我现在觉得我有点儿了。”

    那可真是适得其反了。

    董晴插空说了一句,“谈恋爱多好啊,等你遇到对的人就会喜欢啦!”说完问了陈萌一句,“你也单身吗?”

    陈萌耸耸肩,“母胎solo!”

    董晴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没有问盛夏,因为看着她的外表和气质,不知为什么,从骨子里就觉得她是个乖宝宝,早恋是不可能早恋的,她怎么可能早恋呢?

    盛夏正在收拾东西,且她也不是个多话的人,他们不问,她自然也就没吭声。

    后来躺着给沈纪年发消息,“我这边都好。”

    他回:“我也是。晚安,早点儿休息。”

    盛夏发了个长耳兔打滚的表情图。

    他发了个捏着兔子耳朵提起来的图。

    然后盛夏就笑了。

    *

    之后一周都是军训,站军姿,一站大半天,耳朵边上是教官的吼声,“让你动了吗?”“打报告了吗?”“会不会打报告?”……

    晚上拉歌。

    他们教官是个很帅的兵哥哥,几个大胆的女生每天都在花式对教官表白,虽然经常被怼被罚,依旧乐此不彼。

    每天都在盼下雨,然而太阳一天比一天大,涂多少层防晒都没用。本来白白净净的一群小姑娘,军训完变成一个色度了。大晚上的出门穿身黑衣服,估计谁也看不见谁。每天见面互相调侃,“啊,你今天又黑了呢!”“好巧哦,你也是。”

    军训完,盛夏发现,董晴没有想象的那么柔弱,梁文娜倒是比看起来娇气得多,陈萌是个“暴力分子”,每天都在跃跃欲试地想跟教官动手。

    他们教官曾放言,“谁能把我放倒,我就让你们休息。”

    一个体格健壮的男生上去试了下,不过被轻松撂翻了。

    陈萌也上去试了下,差一点得手,不过最终输在动作不够干脆。

    后来盛夏也去了,她站在教官面前的时候,下头一群人都笑了,盛夏太矮了,偏瘦,教官一个一米八的军人站在她面前,跟个巨人似的。

    蚍蜉撼大树,差不多是这种效果,很有喜剧感。

    陈萌在下头叫她,“哎,别想不开啊宝贝。”

    盛夏是觉得自己可以的,她不是个莽撞的人,教官对女生会手下留情,看他跟陈萌动手时候就知道了,他的力量感和技巧是很强的,动作干脆,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大概是一个军人的基本素养。

    盛夏还特意对教官笑了笑,“教官不要轻敌啊!”

    教官笑得很爽朗,前后脚错开,弓步降低重心,冲她招了招手。

    很标准的攻击和防备姿势,没有弱点。

    盛夏上步一个假动作绕到教官左边,然后立马回身抬腿攻击他的。

    依旧是假动作,对方侧身避开的时候,盛夏压低身子,插脚过去一个平扫,教官没注意,倒地了。

    动作很快,其他人几乎没有反应过来。

    盛夏已经弯腰去拉教官了,“抱歉教官,冒犯了。”

    教官是个很爽朗的人,没在意地挥了挥手,很意外地打量了她几眼,“学过啊?”

    盛夏点了点头,“学过点儿。”

    “全体都有,原地坐下,休息半个小时。”

    一群人欢呼,然后刷拉一下,全摊在地上。

    教官开始讲刚刚的动作,夸盛夏很聪明,头一个假动作做的很逼真,他一个受过训练的都没看出她的意图,第二个动作更逼真,浑身的力气都集中的在腿上上,目标还是,耻骨是人最脆弱的一个地方,那个时候他其实犹豫了下,不相信一个学生会有这么多弯弯肠子,不过本能反应还是闪避了,这时候盛夏矮身一个平扫,在他重心还没稳的时候,很容易就得逞了。

    其他人纷纷看盛夏,目光都变了。

    大有一种高中在民间的兴奋感。

    盛夏只笑了笑,其实也只是教官没多防备,然后对女生也不怎么下得去手罢了。

    第二天盛夏就上了校园头条,几个公众号和论坛都po了图文,洋洋洒洒几千字,比盛夏那几招可精彩多了。

    梁文娜和陈萌每天都在爬楼。

    乐不可支。

    “你和看起来,一点儿都不一样。”陈萌有天拉着她,严肃而认真地观察了她一会儿,评价道。

    盛夏还认真问她,“哪里不一样?”

    “我以为你是只猫,其实你是只豹子,没长大而已。”

    哈,这比喻倒是和童言如出一辙。

    说起来童言高考考得不怎么样,似乎复读了,童师傅花钱送她去了十一中,说是夏夏都考上z大了,说明那里教学质量真的好。

    童言在电话里跟她吐槽,“我身边要是有个沈纪年,我也分分钟立志考清华北大好吗,真是的,一点都不尊重客观条件。”

    盛夏还是劝她多看看书,十一中比朝阳来说,的确是会好很多。

    *

    沈纪年他们是冬训,这会儿已经开始上课了,盛夏知道他最近在看书,就很少和他打电话了,只晚上的时候和他聊会儿天,其实很想他,还是第一次和他分开这么远。

    沈纪年有自己的一套学习方法,他习惯先自我消化,形成大致脉络和体系,然后再从老师那里汲取养分,原本他是打算在家的时候看一部分课程的,但是陪盛夏去毕业旅行了,就没来得及。所以开学这几天,他会比较多的时间花在自学上。

    盛夏了解他的习惯,所以很少去打扰他。

    好在大学比较新奇,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有点事做,就不会总想他了。

    社团纳新的时候,盛夏报了两个部门,一个是校新闻中心的编辑部,一个是跆拳道协会。

    前一个是董晴鼓动她报的,后一个是陈萌硬拉着她去的。

    她倒是无所谓,就没拒绝。

    *

    大学城真的非常大,从枫林校区到鸣山校区要坐半个小时的车。

    明明一个学校,盛夏偏偏有种异地恋的感觉,见他一面都觉得难。

    他是个做事特别认真的人,盛夏就尽量不去烦他。

    开学一个月,两个人才见了一次面,导致舍友都不知道她还有个男朋友。她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别人不问,她也不会主动说。而且也没时机说。

    新老生见面会的时候,几个人还特意把她往一个师兄那边推,盛夏没明白什么意思,就听见董晴小声又八卦地说:“那位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帅,多金,人也温柔,男神级别的,重要的是,单身。我听说他就喜欢你这种可爱型的,去,试试能不能拿下他。”

    “什么啊……”盛夏还没来得及解释,几个人就招呼了师兄过来,捧着脸问师兄这样那样的问题,还贱兮兮地给盛夏使眼色,跟她对嘴型,“上啊!”

    盛夏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梁文娜在她身后推了一把,小声咬耳朵,“别不好意思啊!”

    盛夏:“……”她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是沈纪年知道估计得收拾她,他这个人,看起来冷淡,实则霸道又强势,还有那么点儿小心眼。

    师兄歪着头对他笑了下,目光中含着鼓励。

    几个室友目放狼光,觉得有戏,更奋力把盛夏往前面推。

    盛夏无奈,觉得再发展下去该乌龙了,只好急中生智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颔首道,“不好意思,我男朋友说要来接我,我忘记告诉他地址了,我先给他打个电话,你们聊。”

    师兄并室友都惊讶地看着她。

    盛夏抱歉地笑了笑,躲到一边跟沈纪年打电话。

    他刚好下课,似乎还在教室,那边有点儿吵。

    盛夏叹了口气,问他,“你……这会儿有空吗?”

    他没有回答,先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盛夏手里有他的课表,他晚上还有两节课,应该是没时间过来了,但也没隐瞒,老老实实和他讲了,“就是新老生见面会,碰见一个师兄,我室友不知道我有男朋友,在这边乱牵线呢!我借口给男朋友打电话,所以脱身出来了。没别的事,待会儿跟他们说清楚就行了。”

    沈纪年刚上完一节刑法分论,人还在教室没出去,室友看他还没出来,站在门口喊他,“纪年,还不走啊?”

    他应了声,“来了。”

    盛夏也听见了,说:“你快去吧!我没别的事。”

    他说:“在哪?”

    “嗯?”

    “现在在哪儿?”

    “嘉林广场这边的自助烧烤店。”

    “等我一会儿。”

    “额……你别过来了,你晚上不是还有课吗?”

    “选修课,不上也罢。”

    出门的时候,室友勾住他的肩,“喂,大神,刚刚那道思考题你是怎么得出答案的?”太神了,那么绕的题目,短短几分钟就思考明白了,答案还都对,这特么是什么脑子啊!

    沈纪年平淡地看了他一眼,“涉及到其他科目的知识,我看得比较早而已。”

    那也很牛了好吧!

    沈纪年又开了口,“我出去一趟,晚上的课不去了,帮我答个到。”

    “你要逃课啊?”对方是真吃惊,他这种学霸级的人,竟然还会逃课。

    沈纪年平淡地撂了声,“有事。”

    室友贱兮兮地凑近他,“怎么,去见女朋友啊?”

    “嗯。”

    “卧槽!”室友感慨,“色令智昏啊,色令智昏!”

    沈纪年凉凉瞥了他一眼,他立马保证,“没问题。不过,下周的作业借我看看。”他嘿笑了声,显得人有点儿贱。

    “好。”沈纪年干脆地应了声,然后拍了对方肩膀一下,就快步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另一个舍友从卫生间出来,就看见他一个背影,问身边人,“大佬走那么急去干嘛?”

    这边高深莫测地回他,“去见妲己。”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