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五十, 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小区是很老旧的小区了,母亲就职第二人民医院的时候买的,离医院近,周围也很多同事, 邻居大多都认识,沈纪年想牵她的手,最后还是作罢了。

    盛夏没发现他细微的心理变化, 百无聊赖地踱着步,碰到认识的人就打个招呼, 搬来住虽然没几天, 但好像周围人都已经认识她了。

    在公园里转一圈, 差不多就该回去了。

    这是继晨跑之后发明的一项新运动,遛食。

    有时候沈姨在家的话就一起, 沈姨不在, 就他们两个。

    一天中难得的完全独处的时间, 虽然什么都不做, 却也让她觉得满足了。

    额, 至少对盛夏来说是这样。

    他怎么想?

    盛夏侧头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

    他好像没什么变化, 恋爱不恋爱相处方式也没怎么变, 顶多盛夏觉得自己对他不是那么疏离了。

    *

    进了公园, 今晚有人放河灯, 很多人聚在湖边那里, 沈纪年不喜欢热闹, 盛夏自觉地走向另一侧。

    ——进公园有个小广场,然后是一个长长的通向下的台阶,大约有十几级的台阶,台阶尽头分成三条路,一条向左通往山丘,那边是未开发区,没有路,据说要建游乐场,地圈了起来,竖了牌子,不过据说好几年了,也没动静。中间那条路通往阳湖,周围是亭台楼阁,假山假水,石子小路曲曲折折,大小算一个景点,节假日很多人会在那边拍照游玩。右边这条路就比较偏僻了,周围没什么景致,去的人很少。

    盛夏和沈纪年走右边的路。

    这条路不是很平坦,碎石子零零碎碎地铺在脚下,盛夏穿着人字拖,石子一不小心就钻到脚底板去了。

    她被硌了一下,抬脚把石子磕了出来,没站稳,扶了他一下。

    沈纪年顺手握住了她的胳膊,盛夏就撞在他肩上,他手往下滑了下,就势揽住了她的腰。

    “没事,硌了一下。”盛夏忙说。

    女孩子的腰肢柔软而纤细,沈纪年低头,下巴碰到了她的头顶,鼻尖有她洗发水的味道,淡淡的薄荷味儿。

    他把手机拿出来打了灯,叮嘱她,“小心点儿。”

    嗓音低沉。

    盛夏点点头。

    沈纪年握住她的手,没有松开。两个人往前走,步伐有些慢。

    一只小松鼠从脚边跑了过去,蝉鸣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隔着层层叠叠的树木,湖边人的笑闹声能很清晰地传过来,可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却是很安静的。

    走过一个分岔路的时候,沈纪年忽然扯着盛夏进了岔道,那边是废路,路灯都没有,黑黢黢的,茂密地树木掩盖在头顶,月光都透不进来。

    “欸……”盛夏想问他干嘛,下一秒身子一转,背抵在了一棵高大的乔木上,他弯下腰,一手控住她的后颈,一手揽在她腰上,“嘘”了声。

    盛夏顿时屏气,心脏莫名狂跳。

    他俯身过来,黑暗里,盛夏几乎看不见他,只感觉到他吻了上来,不像头两次那样,蜻蜓点水地碰,是真的吻。鼻尖碰到鼻尖,唇齿厮磨。盛夏被迫头往后扬,被他宽大的手掌托住后颈,脑袋困在他的手和嘴唇之间。

    汗一下子冒了出来,呼吸纠缠在一起。

    男生身上的温度本就偏高,这会儿更是灼热,他用舌头撬开了她的齿关,盛夏往后缩了一下,被他困着,躲不掉,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从冷淡变为灼热,从灼热化为滚烫,最终凝结成磅礴而盛大的侵略性。

    盛夏丢盔弃甲。她在心里默默吐槽他,原来也有不冷淡的时候吗?

    肺里空气渐渐被挤干净了,呼吸发紧,盛夏轻哼了声,手曲着按在他胸口,指尖微微蜷缩起来,揪住他的上衣。

    棉质的布料,被盛夏捏得潮湿。

    周身布了一层绵密的汗,他搁在她腰上的手,紧了又紧。

    盛夏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

    他终于放开了她,拿额头抵她的额头,一手架在身后的乔木上,一手仍困在她腰间,喘息着平复心情。

    盛夏一动不动,眼睛微微垂着,大概黑暗里待久了,能看清了一些。

    她看见他起伏的胸膛,白色t恤上被她手抓出来的褶皱。

    盛夏抬手擦了下唇角,忽然伸手搂了搂他的腰。

    他有经常锻炼,腰身劲瘦,腹肌明显。

    手感挺好。盛夏的手在他肚子上停顿了一下。

    他笑了声,似乎很愉悦。

    抓着她的手从t恤下摆塞进去,盛夏的手完完整整地盖在他的肚子上。

    手感……的确很好。

    盛夏陡然脸红,微微别过头去,把手拿了出来,装模作样地帮他把t恤上的褶皱捋平了,小声说:“我们……该回去了。”

    他“嗯”了声,声音含笑,捏了捏她的脸。

    回去的时候,盛夏觉得自己先前想错了,他哪里是没什么变化,他变化可大了。

    而且她也无暇顾及,她忙着呢!马上就是开学的摸底考,她从朝阳转过来,两边教学进度不一样,十一中实行高压政策,两年已经学了全部的课程,高三一整年都是拿来复习巩固和提升的。

    盛夏忙着赶进度,自学高三课程,因为摸底考之后就是第一次高考动员大会,所有学生的家长都会到场。

    沈纪年作为常年稳居年级第一的变态型选手,沈姨过来自然是各位老师和家长捧夸的对象,盛夏不希望对比太惨烈。

    她想给沈姨,双份的骄傲。

    *

    中间过了一个周末,盛夏也都在家里学习,吃完饭就回房间,书不离手,单词背了又背,备考得十分认真。

    她这个模样叫童言看见,估计得笑死,长这么大,什么时候看她学习这么认真过。

    但盛夏是个顶固执的人,想做的事,管旁人怎么看,且不达目的不罢休,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

    晚饭过后,盛夏照例回了房间,沈凌芸推了儿子一把,“阿年,你带夏夏出去散散步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别老这么绷着,我看她最近太紧张了。”

    沈纪年抬头看了母亲一眼,复又低下头,“嗯”了声。

    沈凌芸觉得自己儿子最近有些怪,从小到大他都是很冷淡的性子,不太理会人,很有自己的想法,就算是她这个妈妈,也经常看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最近他好像变了一点儿,变了哪一点儿沈凌芸说不好,只模糊地觉得,阿年他好像对盛夏特别严格,管教她也特别多。

    沈凌芸搁了筷子,身子微微侧着看儿子,认真问了一句,“阿年,你……是不是不太喜欢夏夏?”

    沈纪年抬了下头,“没有。”

    “真的吗?不用跟妈妈扯谎,我想知道你真实的想法。”

    沈纪年也搁了筷子,敛色认真道:“没有,我挺喜欢她的。”

    *

    他去敲盛夏卧室的门。

    盛夏扬声说了句,“请进。”

    推开门的时候,盛夏扭过头看了门口一眼,有些意外是他,“怎么了?”

    沈纪年踏进她的卧室,卧室不大,装扮的粉粉嫩嫩的,她把屋子整理的整整齐齐,干净到一丝不苟。

    他走到她书桌前,靠在桌边拿起她新做的一张数学卷子看,从前到后,仔仔细细。

    原来是来检查作业的,盛夏了然,没再吭声。

    房间里很安静,台灯照亮盛夏的脸,却给站立的他打了一层暗影,盛夏抬头的时候,只能看见他逆光的侧脸,这样看,倒是多了几分柔和和温暖。

    他目光没有离开卷子,只伸出一只手,淡声说:“笔!”

    盛夏默契地把红笔塞到他手心,他握住笔的时候,盛夏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正好握住她指尖。

    小小的,软软的手,有着细腻而温暖的触感。

    沈纪年终于挪开了目光,低头微微看她,盛夏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努力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他没说什么,只是目光深沉地盯了她一眼。

    尔后转了下眼珠,回头专注看着卷子。

    他审查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就翻了一遍,然后拿着红笔利落地把有问题的步骤和题目圈出来,“这几道,再看看!看不明白过来问。”

    那气势相当足,比老师还像老师。

    盛夏点点头,把卷子拿过来看了一眼,她觉得自己做的还是挺好的,可上面红叉几乎闪瞎她的眼。

    不由得有些丧气,蹙了蹙眉。

    沈纪年看她萎靡的小脸,蓦地伸手抽了她手里的卷子搁在一旁,推了她面前的书,捏着她的手腕把他拉了起来,“不看了,带你出去玩儿。”

    男生的力气天生大,毫不费力就把没有防备的盛夏拽了起来,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略带不解地问,“去哪儿啊?”

    “看电影。”

    “啊?”

    “啊什么啊!再学下去变傻子了。”他偏头看了她一眼,淡然评价,“本来就不聪明。”

    盛夏一声降调的“哈”,小声嘀咕了句,“就你聪明!”

    出门的时候,沈姨在客厅收拾东西,探头问了句,“带钱了吗?”

    沈纪年应了声,“带了。”

    换鞋,出门,两个人一路步行,小区外不到十分钟的步行距离就是一个商场,电影院在顶楼。

    坐直达的电梯上去,身边站着两三对手拉手的情侣,时不时摸摸脸捏捏手凑近说悄悄话,腻歪得很。沈纪年和盛夏夹在中间,各自冷漠着。

    一个女生小声跟她男朋友说:“那个小弟弟的女朋友好可爱啊!”

    两个人站在一起,倒也挺像对儿小情侣。

    盛夏装作没听到,一直目视前方盯着面前的空气,直到电梯门开,沈纪年过来扣着她的后颈,推着她往前走,低声道:“发什么呆?”

    盛夏歪头看了他一眼,沈纪年单手插兜,姿态闲适,声音莫名带了几分温和,几分随意。

    带着她往售票处走,问了最近的场次,是部科幻片,侧着头问她要不要看,或者等半个小时,看一部爱情片。

    盛夏手抵着唇思考了会儿,科幻片票房高,爱情片颜值高,最后她决定,“就看科幻吧!”

    她觉得让沈纪年看爱情片,他可能会无聊死。以她对他浅薄的了解,他这个人,不太可能对那些腻腻歪歪东西感冒。

    沈纪年今天主要是来陪她,自然她说什么都是好的,点了头,买了两张票,又买了饮料和爆米花塞到盛夏怀里。

    大份的爆米花,抱了满怀,盛夏捻了一颗在嘴里,奶油和爆米花的味道充斥味蕾,有种廉价的幸福感。想了想,又递到他面前,问他,“吃吗?”

    沈纪年摇了摇头,对这种小孩子的吃食没什么兴趣。

    盛夏撇了撇嘴,“刚觉得你温和了点儿,突然又变高冷,每天这么端着,你不累吗?”

    他扭头,“嗯?”

    盛夏看着他清冷的双目,微微一笑,“我是说,你应该多笑笑。”盛夏凑近了去看他的脸,“你笑起来很好看。”他有一张精致的脸,不笑的时候清冷俊美,笑起来仿佛雪后初晴,温暖更甚。

    沈纪年为了配合她,本就弯着腰在听她讲话,她踮着脚凑过来,两个人挨得越发近。

    他能看见她微微眨着的睫毛,像羽毛刷子轻轻地从心尖扫过去,绒绒的,带着轻微的颤栗。

    他“嗯”了声,声音低沉沉的。

    盛夏本就是心血来潮,胡乱说的话被他这样认真应着,倒显得暧昧十足了,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回应什么,只傻了吧唧盯着他,最后说了句,“那你笑一个啊!”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