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整个下午盛夏都很老实, 隐隐有种生闷气的感觉, 朱莉莉和她说话她也不理,说得烦了就蹙着眉斥一句, “闭嘴!”

    一向傲气冲天,谁的面子都不卖的朱莉莉,难得也有不计较的时候,如果究其原因,大概也只能说,气场碾压吧!她对着盛夏傲气不起来, 还十分有摇尾巴示好的冲动。

    只踢了踢陆也,说:“哄哄啊!”

    陆也指了指自己,“我?”

    “发挥一下同桌爱能不能?”

    陆也倒是很乐意, 只是看了看这娃娃脸浑身戾气呼之欲出的样子, 最后还是识趣地憋着没吭声, 他怕这只凶兔子炸毛,怪可怕的。

    温珠的妈妈下午就来了,穿着一身精致的套裙,妆很浓, 对着段一刀好声好气脾气很好的样子,不住地道歉, 只是眉眼里似乎也没多少愧疚的意思, 最后不咸不淡就结束了。

    也不奇怪, 要是家里有个强势得能管得住的家长,哪至于让女儿张狂成这个样子。

    “那是她后妈,哪敢管她。”

    “听说温珠家里挺有钱,他爸爸是搞魔术团的,手下有个大团,据说起初就是个杂技团,特别混乱,什么场子都去。我听说还有跳脱衣舞的,里面的姑娘很多都不正经。温珠的后妈就是魔术团的,和温珠他爸搞在了一起,然后温珠她爸把温珠她妈给踢了。温珠叛逆期很早,跟她爸杠得很厉害,刚开始他爸还打她,越打她越反抗的凶,后来干脆直接不管她了,现在她自己住,家里只有一个保姆和一个司机,他爸定时给她汇钱。其余都不管她的。”

    盛夏从厕所出来,就听见两个人趴在栏杆上聊温珠的八卦,一路走过去,声音渐渐听不见的时候,差不多也听完了。

    和李亚楠跟她讲的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就一失足少女的叛逆史。

    这类人,朝阳一抓一大把,比她更偏激更张扬更跋扈更叛逆的也不少,见怪不怪。

    *

    进门有人过来打招呼,盛夏认不得脸,只“嗯”了声,就坐在位置上看书去了。

    韩佳凝屏气息声,回自己位置的时候才喘了口气,跟同桌说:“那个转校生气势好足啊!”她第一次觉得气场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是真的存在的。

    同桌撇撇嘴,“朝阳过来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斜前方坐着的林悦耳朵尖,听见了,扭过头看了那女生一眼。长发圆脸齐刘海,嘴唇很薄,薄到有点儿刻薄的程度。

    她记得,叫袁丹宁。

    下课的时候,林悦过去借着问作业的由头,成功和学委以及学委的同桌搭上了话。

    “我觉得,那个转校生很酷诶!就是有点儿不好相处……”林悦斟酌着词句,声音轻轻柔柔地提了一句,

    袁丹宁立马“哈”了声,“太张扬了,还以为自己在朝阳那种破地方呢!”

    韩佳凝小声反驳了句,“其实还好啦!比起朱莉莉,她顶多算脾气不好,也没见她做什么太过分的事啊!跟温珠打架,还是因为温珠先找事呢!如果她不还手,那被欺负的,不就是她了?”

    林悦秀气地皱了皱眉,慢吞吞迟疑地说,“那也不能打架呀……”

    袁丹宁附和,“就是,学生还是以学习为主吧!”

    ……

    *

    一个下午唰就过去了,放学铃响的时候所有人迅速地收拾东西往外冲,眨眼就少了一多半的人,盛夏磨磨蹭蹭地不想动,没脸见沈叔叔沈阿姨,不敢回去。

    陆也慢吞吞整理着书包,看自己同桌这个娃娃脸强迫症似的一样一样仔仔细细地把东西往书包里摆。

    蔡孟飞在门口叫着,“陆哥,走了,干嘛呢?”

    他应了声,把书包拉链唰地合上,甩在背上,做了今天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揉了揉他同桌蓬蓬的短发,“诶,让我过去。”

    心不在焉收拾东西的盛夏立马扭头瞪了他一眼,“绕过去不行?”那双鹿眼纯良又邪恶,唇抿得很紧,脸颊鼓鼓的,眉头皱皱的,他顿时乐了,弯腰拿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太阳穴上一磕,“明天见,小同桌。”

    同桌就同桌,还小同桌,盛夏从鼻子里发出一声短促的“哼”,“毛病!”

    陆也哈哈大笑着走了。

    *

    沈纪年收拾好东西就走了过来,靠在她桌子上看她收拾东西,知道她磨磨蹭蹭是因为什么,也不催她。太阳依旧炽烈地挂在西方的天上,阳光穿透玻璃,在教室里撒下一片方正的赤金。他身体一半沐浴在光下,一半隐在暗影里,仿佛一副明暗对比的画报,沉静而鲜明。

    人慢慢都走了,教室里忽然安静下来,盛夏的书包已经整理地没有一丝可整理的余地了,最后只能认命地站起了身,闷声说,“我好了!”

    沈纪年“嗯”了声,把她书包接过来,挎在自己肩上。

    盛夏嘟囔了句“我自己可以”,他侧头看了她一眼,没应,盛夏就随他去了。

    两手空空地跟在他身后,低着头出神。

    视线里能看见他两条腿,穿着校服裤子,很长,差不多那条腿的水平线都到她腰上了,他穿一双板鞋,鞋子很干净,因为他有一个好妈妈,能把他打理得很好。

    想起沈姨,盛夏又觉得有些惆怅,这惆怅情怀她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她记得自己第一天去沈家的时候。

    那时候姥姥刚死,她那个改嫁了的妈妈在电话里为难兮兮地说:“夏夏,要不……你搬来h城吧!妈妈先安排地方给你,等过些时候,跟这边沟通好了,就跟妈妈一起住。”她把妈妈两个人字咬的很温柔,可盛夏只觉得心底发寒。

    她对着话筒平静而冷淡地应了声,“不用你管,死不了。”然后就撂了电话,感觉肺里涨满了空气,快要炸掉了。

    扭过头盯着墙上姥姥的遗像,看照片里她依旧慈祥的面容,眼眶顿时红了起来,但没有哭。

    自从爸爸死了,妈妈改嫁,她跟着姥姥姥爷相依为命之后,就很少哭了,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会被认为软弱可欺。

    但这一刻,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觉得很是悲凉。继父是头婚,很忌讳妈妈生过孩子,当初嫁过去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能把孩子带过去,她同意了,因为对方条件太好了,她哭着跟姥姥说,她还年轻,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姥姥沉默地拍了拍她的肩,说你走吧,孩子我看着,然后她抹干眼泪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后来她每月寄给盛夏丰厚的钱,但是从来不来看她,前几年生了个儿子,和继父一家人生活得很圆满,她就更是多余了。

    她不在乎,真的,谁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她愿意牺牲女儿就牺牲吧,她不爱她,她也没想过要爱她,就这样吧!可为什么还要屡屡提醒她,她有个不爱她的妈妈。

    姥爷走了有一年了,家里只剩一个年纪还小的姑姑,毕业刚刚两年,在沿海地区工作,工资尚微薄,有一个交往四年的男朋友,正考虑谈婚论嫁,她有心想管盛夏,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盛夏也不想麻烦她,只说:“我自己可以,不用人管,姥姥留了钱给我,够我上学用了。你好好工作,别想那么多。”

    等到了大学就可以申请贷款了,怎么都可以过下去的。

    她其实挺乐观的,生活过成这个狗样子,按说应该是很凄凉的,但已经到了这地步了,反而觉得没什么了。已经很糟糕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她记得那天晚上,沈姨和沈叔来了家里,沈叔问她以后怎么打算,她摇摇头说走一步看一步。

    沈叔叔问她,“你要不要跟叔叔回家去?家里有空房间,也就多一口饭吃的事,转到市里去上学的话,教学条件也会好很多。你和阿年一般大,也能做个伴。”

    她蹙着眉,并不喜欢麻烦别人,印象里沈叔和沈姨都是对她很好的人,因为很好,所以不想变成拖累,去消耗这份好。

    沈姨握着她的手,亲切地把她揽在怀里,“我记得夏夏很喜欢阿姨啊,就当阿姨请你去家里玩儿,阿姨一直想要个女儿呢,要是有你这个可爱的女儿陪着阿姨,阿姨一定会很高兴的。”她脸上是温柔的属于母亲的笑意,慈祥宁和,充满爱意,盛夏从来没得到过的母亲的温柔,从沈姨那里得到了补偿。不知道为什么,倔强地不愿意流下的眼泪,顷刻间滑了下来。

    沈姨拍着她的背,轻声哄着她。

    那天直接收拾了东西,下楼的时候,沈纪年从隔壁出来,帮她提行李。他神色照旧是淡淡的,没什么表情,看不出喜怒。

    盛夏偏着头问他,“你会不喜欢吗?我住在你家里。”

    沈纪年笑了笑,“不会。”

    他那笑里有温和,有安抚,还有一点亲昵,让盛夏放下了所有戒备。

    她可以敌对全世界,却不会把刺对准他,和他的家人。

    知道她向来如此。

    童言嚎了两句也不嚎了,这么多年,无论盛夏变得如何暴躁,如何手狠心狠,她始终都认为她是个脆弱的需要人关爱和保护的小姑娘,所以总是难免多操心,但其实盛夏她很冷静,永远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好了,我不说了,你肯定自己想清楚了,不过我警告你啊!别乱来,我可不想这么早当干妈。”

    盛夏终于骂了句,“滚蛋!”

    “好好好,我滚了,改天我去看你。”

    盛夏“嗯”了声,挂了电话。

    *

    童言此人,对盛夏来说,不仅仅是个朋友,更像一个亲人。

    她始终记得自己母亲走的那天,风雨如晦,仿佛为了增添点儿天地同悲的凄凉似的,大白天的,天黑得像是晚上,母亲是偷偷走的,留了信,连面都没敢见她,行李也没收拾,只背了个小包就匆匆走了。

    出了家门,往左走过石桥,南方老板的车等在那里,母亲收了伞,钻进车后座,隔着很远的距离,盛夏似乎能看到母亲脸上的微笑,洋溢着幸福和“终于尘埃落定”的解脱意味。

    那是辆白色宝马,冲进雨幕的时候,带着矫捷敏健的流畅线条。

    盛夏没有哭,也没有闹,她站在路口高大的银杏树下,静默地看着,直到车子翻过桥,渐渐地再也看不见,她才按了按眼眶。她撑着一把红色的小雨伞,母亲哪怕回头看一眼,就能看见她,但她没有,她步伐匆匆,好像急于摆脱什么一样。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