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 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上一次有人背自己,还是爸爸在世的时候。

    那大概是十岁之前,她还很娇气, 走两步路就哼哼唧唧地喊累,要抱要背。爸爸很溺爱她, 从来都不拒绝,喜欢把她举过头顶放在脖子里, 或者挽着她两条小腿把她背在背上, 盛夏那时候觉得爸爸的背好宽阔,她要伸长了手臂才能紧紧搂住爸爸的肩膀。爸爸的手臂像两条铁锁, 紧紧地箍住她的腿,把她稳稳地固定住, 趴在上面睡觉,会觉得十分安心。

    盛夏趴在沈纪年的背上,觉得像趴在爸爸的背上,男生肩宽体阔,仿佛挺拔青松, 是种久违了的让人安心的感觉。

    她虚虚地搂住他的脖子,嘴角缓缓翘了起来。

    拿额头轻轻蹭他的脖子。

    沈纪年觉得痒,侧头问她, “嗯?”

    盛夏抬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笑了, “没事。”过了会儿, 又说:“你放我下来吧!”

    休息得差不多了,这会儿感觉腿也不是很软了。

    他“嗯”了声,把她放了下来,扶着她走了两步路。

    不知道是刚刚跑得太狠了,还是心理作用,真的觉得头有些晕,走两步路脸色就开始发白了。有些喘不过来气,盛夏顿了顿脚,原地缓了一下。

    沈纪年已经发觉她不太对劲,又弯下腰,拽着她一条胳膊搭在他肩膀上,低声说:“上来。”

    *

    上楼梯的时候,盛夏忽然想起来事,趴在他耳朵边儿说:“过两天我一个朋友要过来,我可以带她来家里吗?”她咬了咬嘴唇,不是很好意思。g镇到市里要两三个小时,童言如果过来,来回车程都要将近六个小时,肯定是要在这边住一晚的,盛夏不想她来看她还要住酒店。但自己就是寄人篱下,还要带人过来家里,觉得自己的确又有点儿过分了。

    说出口就有点儿后悔,她提出来,他肯定不会拒绝,倒像是自己得寸进尺了。

    沈纪年顿了顿脚,偏头说:“有什么不可以,这是你家,现在是,以后也是。”他停顿了下,语气变得温柔,“明白我的意思吗?”

    以后……嗯,不知道是不是盛夏理解错,她总觉得他在说以后结婚……

    她含糊地“嗯”了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眼神飘向远处,不去看他,觉得还怪难为情的。

    到了四楼家门口,沈纪年矮了矮身子,跟盛夏说:“开门。”

    盛夏一手勾着他脖子,一手伸过去按着门把,咔哒一声,从外到内推开了。

    她忽然觉得紧张起来,紧紧攥住沈纪年的肩膀。

    沈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沈叔上班早,惯常先用,这时候已经在餐桌前了。

    沈姨从厨房里出来,看见沈纪年背着盛夏在换鞋,探着头问,“怎么了这是?”

    沈纪年声音平淡地没有一丝起伏,回答说:“跑太狠了,她头晕。”

    沈姨“呀”了声,埋怨似的说他,“你怎么也不看着点儿。”

    然后过来引着沈纪年,“把夏夏放沙发上,我看看。”

    哎……忘了家里还有个医生。

    盛夏心虚地舔了舔嘴唇,低声说:“没,不碍事。”

    沈姨职业病发作,“不能大意。”说着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看了看脸色,又翻了她的眼皮,摸了脉,问她除了头晕还有哪里不舒服。

    盛夏摇摇头,“没了。”

    没什么大事,沈姨叮嘱了她以后不要运动过量,又骂了沈纪年几句,说他怎么这么粗心,沈纪年淡声回答着:“以后不会了。”

    最后沈姨让他带她回卧室洗漱一下出来吃饭了。

    *

    盛夏擦洗了一下,换了衣服站在洗手台前刷牙,沈纪年靠在门口看她。

    末了也抓了牙刷过来,两个人站在一起,从镜子里能看到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盛夏吐了口牙膏沫,歪着头对着镜子里两个人做了个鬼脸,镜子里的沈纪年弯着眼睛笑了笑。

    说她,“皮。”

    盛夏也笑了,胸口像是盛了一汪温柔的湖水,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很……奇妙的感觉。

    *

    到了学校,沈纪年依旧是那个冷淡到目空一切的学霸,刷题,和老师讨论,偶尔去打球,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事了。

    盛夏在学校里就尽量不去找他,毕竟还是避早恋如猛虎的年纪,老师视其为阻碍高考的重大拦路石,被学校知道了,沈姨也该知道了,盛夏不想撒谎和隐瞒,但总觉得,时机不对。

    所以能避就避着吧!

    感觉像是怀揣了一个巨大的甜蜜的秘密,只有偶尔目光交汇时候的两个人,心知肚明。

    接下来几天盛夏在学校里都很安生,没有人来找她麻烦,事实上十一中校风比朝阳好多太好,像温珠那样的学生,毕竟是极少数,也不太敢不管不顾地造次,跟朝阳那群没人管教,动起手来不计后果的混混一样的学生比,差远了。

    盛夏也就没再放在心上。

    朱莉莉已经彻底沦为她的迷妹,每天夏姐夏姐地叫她,说爱死了她这冷酷无情的样子。

    盛夏只能送她两个字,“有病!”

    唯一有点儿不太妙的是,有传言说陆也在追盛夏,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还说陆也给盛夏买吃的,帮她整理书桌。

    事实上,所谓买吃的,不过是有人送了他一串爽歪歪,他随手扔给了她,盛夏不要,被朱莉莉李亚楠蔡孟飞郑灿几个人瓜分了。当然,最后她也分了一瓶。

    而整理书桌就更无厘头了,他自己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把桌子给踹了,她的书撒了一地,作为始作俑者,他不收拾谁来收拾。

    摔坏她一根钢笔她也没让他赔,已经算很大度了。

    对此,她也只能评价一句,“有病!”

    *

    很快就是开学的摸底考,考试是周四和周五,考完就过星期天了。

    周日晚上会公布成绩,然后周一动员大会。所有学生的家长都要到场,根据摸底成绩,和家长们谈一谈,好“里应外合”,为高考这场战役做充足准备。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很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的。

    比如盛夏考得并不怎么样。

    虽然很努力了,但时间那么短,她又不像沈纪年,长了一个非人类的大脑,所以很多知识点记得都很模糊,考试的时候脑子一团浆糊,甚至一道做过的函数题都记不起来思路了。

    成绩还没出来,盛夏就已经知道有多惨了。

    周日下午,盛夏心不在焉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外面很吵,似乎是隔壁在搬家,沈姨过去帮忙了,沈叔叔今天加班不回来。

    沈纪年在洗澡,他下午和人去打球,刚刚才回来。

    空调二十四度,盛夏莫名觉得热,大概是有点儿烦躁。

    沈纪年出来的时候,她赤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发呆,想事情。

    地上没铺地毯,凉凉的地砖,踩着很舒服。

    沈纪年蹙了下眉,走过来,一把托住她的腰,把她夹在腋下,半提半抱地扔到了沙发上。

    盛夏“欸”了声。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不要在地板上踩,会生病。”

    盛夏被他看得脸一热,“哦”了声,蜷着腿窝在沙发上,偏过头去,“知道了。”

    他伸手揉了揉她头发,低笑了声。“待会儿陪你出去走走,我先去擦头发。”

    盛夏吃完了爆米花,喝完了饮料,去了两趟厕所。

    对于科幻她是不排斥的,但这个电影和一般的科幻又不太一样,剧情很慢,节奏很缓,就连高潮也都克制得很。

    盛夏最后睡着了。

    歪在一旁的沙发上,沈纪年伸手把她揽了过来。

    中途还对她说了句,“坐到这边来,胳膊麻了。”

    盛夏迷迷糊糊“哦”了声,被他半抱着挪到了另一边。

    她睡觉不太醒,反应出奇慢,等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电影结束人群散场的时候。

    灯都亮了。三三两两起身,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电影上座率不高,一些看到一半就离了场,这会儿很快安静下来。只剩下门口的工作人员,在等着收3d眼镜。

    沈纪年拍了拍她的脸,“盛夏,我们走了。”

    盛夏扒着他的胳膊,睡得格外香甜,醒过来的时候,脸颊还贴在他肋骨上,隔着薄薄的衣料,能感受到他的体温,盛夏起了身,揉了下眼睛,模糊地想起来自己把他胳膊压麻了,被他半抱着挪了个方位,然后继续睡了。

    真丢脸。

    盛夏舔了舔嘴唇,弯腰收拾垃圾,他把他手里东西接过去,拎起她的小包,两个人往出口去,然后把眼镜丢到筐里,回身低头看她,“肚子饿吗?”

    盛夏歪头思考了下,最后点点头:“有点儿。”

    出电影院就是琳琅满目的餐厅,沈纪年好像很有耐心,带着她一家一家找,最后两个人坐在一家烤肉店里,沈纪年把菜单给她,盛夏认真地挑着,问他要点儿什么,他说:“看你喜欢,我都可以。”

    盛夏“哦”了声,不过最后还是根据他的口味,挑了几样他喜欢的,菜单给他看的时候,他抬眼看了她一眼,了然似地勾了勾唇,唇角带起一丝浅淡的笑意。

    盛夏被他这样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别过头去。

    她没有特意去记,只是习惯观察人,恰好观察过他而已。

    这会儿餐厅还有不少人,但不嘈杂,等待的片刻,盛夏手撑在下巴上,抬头静静看他。

    盛夏不是很单纯的那一类人,不是看不懂他对她的觊觎,只是他这个人太冷淡,她从没往那方面想过。她在朝阳的时候,谈恋爱已经很普遍了,只是朝阳乱得很,男生女生的关系许多已经突破了暧昧和好感,直接奔到成人的方式去了。

    去年集体体检的时候,一个年级发现了四五个怀孕的,医生摇头叹气,家长痛心疾首,学校无可奈何,唯有那些越界的少男少女,还在为自己一脚踏进成人世界而感到优越和自豪。

    叛逆的年纪,好像越不让做什么越要去尝试,以此来彰显自己的个性。

    但其实一点儿也不酷,大概是盛夏不属于那一类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她很早就明白有些后果是自己无法承担的。

    也明白,生活里有很多无奈,美好的东西大多转瞬即逝,幸福就像泡沫,它可以膨胀得很多很多,满得将自己整个淹没,但它开始碎裂的时候,很快什么都不剩。

    她的叛逆期来得很早,在母亲决定要走的时候开始,在母亲走的时候结束,而母亲从决定离开到确切离开,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追过盛夏的人不少,但她对同龄男生大多幼稚的画风并不感冒。甚至还有一个拉拉追求她,那女生总是短发,五官偏中性,胸几乎裹成平的,穿着板鞋牛仔裤宽松的t恤,比很多男孩子都要帅气,她交过很多女朋友,但都不是很喜欢,但她看盛夏第一眼就说要和她在一起,追了她很久。盛夏性取向很正常,就没理会她,但对方手段不太光明,最后还是惹恼了她,盛夏脾气不太好,整个朝阳的人都知道,最后下手大概有点儿重,对方转学走了。

    从那之后,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不太敢招惹她。

    盛夏看着沈纪年,歪着头思考,其实她很少和他交流,但意外地自己并不讨厌他,甚至他亲她,她也没有什么抵触情绪。她很敏感地感受到了自己对他的依赖、纵容、还有不易察觉的觊觎和心动。

    盛夏歪着头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做了决定,“我们……试试吧!”

    他并没有太惊讶,闻言点点头,“好。”

    服务生推着餐车走了过来,小声询问需不需要他帮忙。沈纪年挥了下手示意不用,对方点点头,把一碟一碟的肉和食材摆在桌子上,帮他们调好了火就走了。

    周围重新安静下来,沈纪年动手烤肉。油滋滋地响着。

    盛夏就拿手支着下巴看他。

    他抬头笑了笑,“看我做什么?”

    盛夏也说不上来,抿唇也笑了,“大概是新鲜吧!”第一次谈恋爱,觉得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沈纪年最后转过来坐在她身边,两个人又挨在一起,他一手握她手,一手翻铁板上的肉,低声和她说着话,“没关系,慢慢就习惯了。”

    “嗯。”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沈姨已经睡下了,沈叔叔在客厅看电视。

    盛夏情绪有点儿古怪,既觉得自己冷静而平淡,又觉得脑子里火烧火燎的,像是做了一件特别疯狂的事。

    一方面有些期待,一方面又害怕让沈姨知道了会失望。

    但所幸她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做了的决定就努力去让它圆满。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玄关处换鞋,沈叔叔扭头说了句,“回来啦?”

    ——出电影院沈纪年就给家里去了电话,说要带盛夏去吃夜宵,可能会回去晚,叫他们不要等。

    这会儿沈叔也没说什么,只叫他们早些休息。

    盛夏把自己包从沈纪年手里拿过来,和他对视了一眼,看见他眼中细微的笑意,抿着唇也笑了下,又很快敛了神色,转身回房间了。

    盛夏坐在床边,呆了很久,最后捧了捧自己略微发烫的脸,仰面躺倒在床上。

    童言在微信上敲她,问她和沈家人相处的怎么样。

    盛夏斟酌了下语句,回答她,“挺好的。”

    沈叔叔很温和,沈姨对她像对亲生女儿,至于沈纪年……

    之前她一直觉得他不太喜欢他来着,可忽然之间,好像倒是和他最亲密了。

    “那就好,我听说沈家那个儿子出了名的冷淡古怪,还怕你不习惯呢!”

    盛夏下意识反驳了句,“也没有。他其实挺好相处的。”

    “嗯?”

    “他对我很好。”

    童言惊呆地敲了个,“嗯!?”

    盛夏拿手指碰了碰自己嘴唇,坦白道:“我们在一起了。”

    童言已经阵亡了,好半天才回她,“他姥姥的,这才几天,他就把你搞定了!??他不会是早就图谋不轨了吧!!!……藏得可真够深啊!”

    盛夏:“……你别激动。”

    “我特么能不激动吗?我怎么有种你掉进了狼窝里的感觉……”

    家属很焦虑,不住地舔嘴唇,手指互相摩挲着,每听一条脸色就白一分,身子前倾的弧度很大,仿佛要贴在沈姨身上了,有好几下她想要抓住沈姨的胳膊,但都忍住了,只是紧紧地抠着桌角,脸上的表情哀恸而无措。

    过了会儿进来一个年轻的医生,他尚穿着手术用的无菌服,戴着蓝色的一次性无菌帽,两手竖放在胸前,腹部以上都是黄色褐色的污迹,一进来就对另一个埋头在电脑前的医生抱怨,“哎呀,新来的实习生毛手毛脚的,准备东西都能准备错,还得我自己过来找。”

    那医生回了句,“慢慢来嘛!不要太严厉了,我们不也是这样过来的。”

    年轻医生唉唉叹了口气,在隔壁治疗室的柜子里抓了根管子就出去了,远远地能听见他跟护士说:“谁闲着跟我到换药室来一趟。”

    ……

    盛夏待了好一会儿,沈纪年还没有回来,沈姨还在耐心地跟病人家属沟通,一时也结束不了的样子。

    她把保温桶放在桌子上,也想出去透透气。

    走到门口的时候,埋头在电脑前写电子病例的医生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笑了笑,“你是来找沈医生的啊?”

    盛夏点点头。看见他的胸牌,“陈蔚然”。

    “没事,我就问问,以前没见过你。”陈蔚然给她指了指,“隔壁有个示教室,你把饭放那边去吧!这边乱,而且脏。”

    沈姨在家也经常说脏,但医生的脏和普通人说的脏是不一样的,是说细菌和病毒多,盛夏明白,知道对方是好心,点点头,回去抱了保温桶,往隔壁的示教室去。

    示教室差不多是个小会议室的结构,中间放了方形的会议桌,有多媒体投影设备,围着墙放了一圈和会议桌高度平齐的桌子,上面摆了书、盆栽。桌上还有一个微波炉,墙角处放了冰箱。

    进门处有个大垃圾桶,上面套了黑色的垃圾袋,里面扔了很多外卖盒子。

    想来那些医生和护士们就是在这边儿吃饭的。

    盛夏抱着保温桶坐在会议桌前,枣红的实木大桌,厚重而威严。

    门开着,外面走廊来来回回过人,偶尔会有人过来示教室,看见盛夏会问一声,“小妹妹在等谁啊?”

    她回答,“沈医生。我来给她送饭。”

    对方就点点头,安慰她,“沈医生比较忙,估计是待会儿才能吃了,你要是无聊就看会儿手机,或者去外面转一转。”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