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上课铃响了, 数学老师踩着高跟鞋嗒嗒地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模样有些刻薄的中年女人,不苟言笑,人称灭绝师太, 就算是后排这些比较皮的学生, 也不太敢在她面前造次。

    她一进门学习委员韩佳凝就头皮一紧,大声喊:“起立。”

    啪嗒啪嗒踢凳子的声音, 然后此起彼伏的“老师好”

    灭绝把教尺拍在桌子上,声音严肃冷厉,“坐下”

    “期末的卷子都拿出来, 我简单讲评一下。”她抬眼, 目光扫视整个班级,低气压辐射全场“你们做的非常差劲。”末了又补充一句,“除了沈纪年。”

    上学期期末的卷子变态似的难, 下头忍不住骚动了片刻, 你差劲我也差劲, 也就没什么好心里不舒服了, 至于沈纪年他本来就是个外星球高等生物,大家早就习惯了, 人们总会羡慕或者嫉妒优秀者, 但对于太过优秀的人, 就只剩下仰望了。

    在这片刻的骚动中, 第四排和沈纪年坐斜对面的韩佳凝同学, 第一次被班长主动搭话。

    他扔过来一张卷子,吩咐说,“传给新来的同学。”

    韩佳凝愣愣看他,沈纪年有一张很好看的脸,适合做每个怀春少女的yy对象,是以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竟让她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声音细微地发着抖,“额,好啊”

    过了好久才想起来跟同桌小声嘀咕,“那个新来的转校生到底和班长什么关系啊”

    隔着小半个班的距离,一张写着“沈纪年”名字的147分的上学期期末的数学卷子,传到了盛夏的手上。

    她是转校生,手里自然是没有十一中上学期期末的卷子的,沈纪年不想她转校第一节课就有被隔离的感觉。

    盛夏看了看卷子上的分数,忍不住撇了撇嘴。

    她清晰地记得刚刚升上高中的时候,姥姥请隔壁回来过暑假的据说成绩好到变态的沈纪年来给他辅导功课,他翻了翻她的卷子,冷淡地点评,“基础太差,没必要辅导,多看看课本。”

    那一句话,可谓是相当扎心了,抱着几乎要心肌梗死的心脏,盛夏发誓以后都要离他远一点儿。

    只是天不遂人愿

    拿着沈纪年的卷子很方便,因为基本都是标准答案,解题思路很清晰,下课的时候,甚至还有前排的同学过来找盛夏,委婉地表示,“我能看看班长的卷子吗有一道题老师讲得不是特别清楚,我想看看班长怎么写的。”

    盛夏大方地给她们看了。

    当然免不了被人问,“你和班长很熟啊”

    盛夏含糊地回答,“算是吧”

    然后一群女生羡慕又夹杂着微妙的嫉妒似的看着她。

    第二节快上课的时候,学委韩佳凝从办公室找了全套的卷子给盛夏拿了过来,想起刚刚班长特意叮嘱她找一套卷子给转校生,忍不住有些酸酸地对盛夏说:“班长对你可真好。”

    盛夏抬头,一脑门的“”

    “他以前都不管闲事的。”

    盛夏依旧是一脑门“”,不管闲事他明明挑剔又毛病吧连她吃冰激凌都要管,控制她饮食,限制她的娱乐,规划她的学习时间。他早上六点起来晨跑,还要带上她,带上她还嫌她跑得慢

    她吭吭哧哧在后面追得很累呀该死的他还跟沈叔叔沈阿姨说是她自己想要锻炼的,叔叔阿姨夸了她一通,买了新的运动鞋运动服给她,害她不晨练都觉得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叔叔阿姨的关心。

    盛夏一言难尽地看了韩佳凝一眼,年纪轻轻的,眼神就不好。

    第三节下课是课间操。

    所有人涌去操场,盛夏是转校生没位置,朱莉莉扯着体委林明栋的胳膊,“哎,你给夏夏安排个位置啊”经过两节课的勾搭,她已经自然而然地把盛夏列为自己人了。

    朱莉莉是个很妖艳的美人,在班里属于有钱的那一类,会打扮,朋友多,只是人比较高傲,除了自己圈子的,不太搭理人,林明栋被她扯了一下,顿时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那,那让她先站在你身边吧你带带她。”

    朱莉莉对林明栋的上道很满意,抬手晃了晃手指,“谢了”

    朱莉莉扯着盛夏站在了她的身后,“后面待着吧站前面你也不会做,多尴尬。”

    盛夏“哦”了声,倒是没拒绝。

    位置是按身高排的,朱莉莉有一米七,站在队伍最后面,盛夏整整比她矮了一头,视线被阻隔的严严实实,不知道沈纪年在哪边站,他总是一副拽拽的样子,做这个估计会很搞笑,盛夏踮着脚往前面看,不过看不见。

    朱莉莉扭头的时候就看见她一双可爱的鹿眼四处搜寻着,于是吃笑了声,“找那个冰块儿啊他不用来,这会儿应该在办公室。”

    盛夏一下子站直了,偏过头,转了转眼珠,“没,我就是随便看看,我找他做什么。”

    朱莉莉抿唇笑,“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盛夏气愤地呼了一口气,“你有完没完”

    朱莉莉混不吝地笑着,恨不得上手捏捏她那张肉嘟嘟的娃娃脸。

    十一中做的是学校自编的武术操,在a市高达三十九度的高温酷暑天里,大家本就不高的热情更低落了。

    一套拳法打成了棉花,松松垮垮,不成样子。

    年级主任勒令校自律部的人全部下来抓典型。

    盛夏站在最后一排,看着大家群魔乱舞似的动作,完全抓不住精髓,而朱莉莉ti调戏完她,就扭头过去加涂防晒了,低头挡着脸,完全没有要带她的意思,反正就算段一刀下来,也不敢拿朱莉莉怎么样。

    对朱莉莉来说,课间操就是心情好的时候胡乱动动手动动脚,心情不好就跑神发呆耗时间的事。

    盛夏站在后面,百无聊赖。

    然后一个个子很高的很严肃的男生戳了戳她,问她:“叫什么名字”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