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这一对儿向来就不被看好,当初打赌输了的,陆也才答应跟温珠好,两个人在一起不冷不热的, 都是温珠比较黏陆也,迟早要分手, 大家也不意外。

    这两人分手,远没有沈纪年逃课来得让人惊讶。

    听人说, 沈纪年是拉着盛夏的手腕去的医务室。

    期间一直陪着, 中途还去超市拿了冰块给她敷脸。

    转校生特别犟, 炸毛兔子一样上蹿下跳, 很不配合, 被沈纪年板着脸训了好几句。

    有人在那边拿药, 看到那个娃娃脸快哭了, 眼眶里蓄满了泪, 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了似的。

    后来一向冷淡的沈纪年,竟然在哄她。

    有人看见他弯着腰把手摊开在娃娃脸面前, 手心里是一把花花绿绿的糖, 娃娃脸最后低头捡了一颗,剩下的被他塞到了她的口袋。

    娃娃脸问他, “你买这么多糖干嘛”

    沈纪年靠在一旁的玻璃柜上, 手撑着太阳穴, 淡声说:“哄你用。”

    娃娃脸撇了撇嘴, 把口袋里一把糖全抓出来,剥了都塞进嘴里了,含混着说:“那我勉强接受好了。”

    沈纪年皱了皱眉,“别吃那么多,吐掉。”

    娃娃脸摇摇头,嘟囔了句,“我吃糖你也要管。”

    “会蛀牙。”

    看她不听话,沈纪年最后索性捏着她的脸,掐在他的齿关,强迫她吐了出来。

    拿纸巾垫着,直接吐在了他手里。

    然后拿了水给她喝,“也不嫌腻。”

    当然,大家一致觉得这有点儿不可信。沈纪年这种不食人间烟火到有点儿非人类的人,很久没显出点儿亲民气质了。惯常是他冷眼旁观着所有人,虽然身为班长,但是很少发表意见,也没见他训过人。别人犯错误做蠢事,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人生百态的戏,他只看,不评价。有时候难得露出点儿喜恶,都能被那些无聊的女生拿去解读半天。

    他面上的情绪波动真的太少了。别人上课被提问都是胆战心惊或者二皮脸企图蒙混过关,但沈纪年都是那种老师提问一圈发现没人答得上来的时候才把他叫起来。

    他很少有不知道的,即便有也能平淡地回答:这个问题我需要再思考,不过我认为可以从xx方面考虑。

    人称移动法典。整个人都透着点跳出三界外不在无形中却又无所不知的高深莫测感。

    沈纪年和盛夏是四节上课前回去的。

    到了教室,沈纪年再也没跟转校生说过话。

    所以那个半真半假似乎添油加醋的谣言,也就没多少人信了。

    因为盛夏和温珠刚刚打那一架太匪夷所思,大家后来都不太敢去跟盛夏说话,呈观望状态,隐隐还带点儿好奇。倒是朱莉莉,一直扭过头来跟盛夏道歉,说下次替她教训温珠。

    盛夏沉默地摇了摇头。

    被朱莉莉念叨久了,她抬头说了句,“不要,我不喜欢没完没了。”

    朱莉莉挑了挑眉,莫名有点儿被震慑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刚刚看她打架那样子,很显然不是个小白,气势比她都足,一看就知道段位。

    朱莉莉“哎”了声,问她,“你以前朝阳中学的”

    盛夏“嗯”了声。

    “听说朝阳的人都认识你”

    盛夏皱了皱眉,舔舔嘴唇,略带嘲讽地说:“大概是因为我爸是校长吧”

    “哈”朱莉莉已经畅想了一代女校霸的光辉战斗史了,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地平淡无奇。

    “前任校长。”盛夏抿着唇补充了句。

    已经死了。

    盛夏觉得自己都快忘了他长什么样了,只记得他沉下脸的时候很有威严。那时候她还很娇气,受了委屈就抱着他的腿可怜兮兮地抹眼泪,她一哭,爸爸那张威严的脸就会盈满心疼,一遍一遍哄她,帮她出气,替她出头,那时候谁也不敢欺负她。

    盛夏蹙了蹙眉。

    她讨厌回忆这种没用的破东西。

    朱莉莉“哦”了声,终于意兴阑珊地回过了头。

    倒是她同桌李亚楠兴致勃勃地扭头过来问盛夏,“朝阳中学是不是真的特别乱啊我听说打架很凶的。”

    盛夏兴致不高地点了点头,“差不多吧”

    “哎”李亚楠还想问什么。

    盛夏已经不耐烦了,屈指扣了扣桌子,“听课。”

    那派头,倒是比朱莉莉还足。

    没耐心,还特别凶。

    如果不是长了一张太可爱的脸,估计会很欠抽。

    李亚楠偷偷扭头看了盛夏一眼,那张小脸皱着,低着头在看历史课本,模样倒是挺认真。她眉峰好像经常蹙着,动不动就拿舌头顶腮帮子,顶不耐烦的样子。

    李亚楠凑到朱莉莉身边说:“盛夏笑起来肯定很可爱,看起来年纪也小小的,怎么这么凶。”

    朱莉莉“哈”了声,“你没没看见她打温珠的时候,看了你就不想看她笑了,完全一恶魔萝莉,被沈纪年拉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温珠一眼,妈的,看得我浑身一凉。”

    李亚楠手撑着下巴,“好后悔啊,我刚刚本来想跟去看看的,结果看见那边儿那么多人我就怂了,又偷偷溜回去了。”

    “那可真可惜,没看看温珠吃瘪的样子。我早就说,那就是个纸老虎,也就仗着人横,外头有几个乱七八糟的狐朋狗友,碰见比她横的,还不是屁都不是。”

    李亚楠摇了摇头,“别,这热闹我可不想看,我听说温珠很记仇的,别算在我身上了。”

    朱莉莉白了她一眼,“嘁,怂死你算了。你瞅瞅人盛夏,那么小一只,刚刚多少人围着,也没见她皱一下眉。”

    “话说她胆子怎么那么大啊”

    “我倒是挺好奇,她和班长什么关系。我看盛夏,好像挺听他话的。”

    中午食堂里吃饭的时候,朱莉莉和李亚楠带着盛夏去的。她们俩对这个转校生的好奇都快溢出来了,恨不得黏在她身边。

    三个人去的早,捡了个好位置。

    盛夏盘子里是一小份米饭,一碟青菜,一碟鱼肉,还有一小碟酱黄豆。

    朱莉莉打趣了声,“你怎么吃得猫一样少啊”这体格,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爆发力。

    李亚楠小声跟她介绍着食堂有哪些饭好吃。

    盛夏听了会儿,点点头,也没发表什么看法。

    其实她话不多,脾气也不是特别差,顶多耐心不足,有点儿暴躁,不惹恼她,她还是很好说话的。

    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朱莉莉和李亚楠跟两个操心姐姐似的,吃完饭怕她吃不饱,买了酸奶给她喝。

    盛夏倒是没拒绝,从口袋里摸出零钱塞到了朱莉莉手里。

    “哈,一瓶酸奶而已,请你喝,客气什么。”

    盛夏歪着头看了她一眼,缓缓摇了摇头。

    她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跟着朱莉莉和李亚楠慢吞吞地往教室去。

    路上不巧撞见了温珠一群人。

    朱莉莉皱了皱眉,警惕地用余光瞄对方的动向。

    温珠这人有点儿神经质,发起脾气来跟疯狗一样。尤其这会儿刚跟陆也掰了,指不定发什么神经。

    虽然盛夏单挑温珠是很牛逼,很让人惊讶,但杠上那么个疯狗,指不定哪天阴沟里翻船,绝对没什么好处。

    盛夏咬着吸管,慢吞吞的样子,什么表情也没有。

    擦身而过的时候,温珠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回头叫了一声,“喂那个转校生。”

    盛夏扭过头去看她,目光仍是淡淡的。气势上竟有种压对方一头的感觉。

    “咱俩扯平,以后我不找你事。中午去办公室你不要乱说话。”

    盛夏把酸奶吸完了,发出响亮的吸空管的声音,她咬了咬吸管,然后又慢慢吐出来,抬手扔进垃圾箱里。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噗通一声,精确地落了进去。

    然后才缓缓回过头。

    “我不”她慢吞吞地吐出两个字,撇了撇嘴,走了。

    朱莉莉刚在温珠那儿吃过亏,这会儿也无意在她面前耍嘴皮子,跟着盛夏走了。

    李亚楠更不敢在温珠面前多待,也赶紧跟了上去。上前去拽盛夏的袖子,“哎,我跟你讲一讲温珠吧你可能不太了解她。”总觉得她这样跟温珠杠,迟早得出事。

    温珠看着盛夏离开的背影,又是一脚踹在垃圾桶上,“砰”的一声,伴随她一声怒气沉沉的“艹”

    “校规第二十三条,故意损坏公物,3000字检讨,罚款不等。”身后忽然响起声音,温珠扭过头去,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那个学习很好,很傲气的女生,追沈纪年追得全校皆知的

    林悦。

    温珠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林悦顿时有些气短,“我提醒你一下。”

    怂成这样,还在她面前叫唤,温珠不耐地骂了声,“滚蛋”

    林悦咬了咬唇,险些被骂得哭出来,但也没敢再多说什么,匆匆走了。

    但这小小的反抗,让她有一种和沈纪年站在同一战线的满足感。

    回到教室的时候,沈纪年已经在座位上了,她站在他旁边,很轻地用手指点了下他的肩膀,“能让我进去吗”

    沈纪年头也没抬,直接让了位置。

    林悦坐进去,不甘寂寞地咬了咬唇,声音轻轻柔柔地说:“班长,我刚刚在路上看见温珠和盛夏杠起来了。好像是温珠要盛夏待会儿去办公室的时候不要乱说话,盛夏没同意,温珠看起来很生气。”

    沈纪年笔尖顿了顿,“我知道了。”

    坐同桌一个上午,这是沈纪年跟她说的第一句话。

    林悦终于满足了。

    朱莉莉家里有钱,走到哪儿人都愿意捧着她,朋友遍地,被捧得多了难免有点儿作天作地。温珠是从矿区学校升上来的,那边向来乱,她在那边混得一身匪气,行事颇乖张,跟十一中这群温室里的花朵不太一样,也不太看得上这边儿的人,尤其看不上朱莉莉这种作天作地的大小姐。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