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这传言半真半假,也没人真正见过, 大多数人还是不信的,只当故事听听, 毕竟盛夏那张脸,实在是不具备什么攻击力。

    不过因为传言略微可怖,所以大家明面上还是不太敢招惹她。

    私下里骂声倒是没断过, “要不是那个转校生……”已经成了埋怨的固定句式。

    不过盛夏向来是“有本事你来打我没本事管你瞎bb”的随性心态,只要不当她面儿讲,讲什么都不管她屁事。

    而且她也无暇顾及,她忙着呢!马上就是开学的摸底考, 她从朝阳转过来, 两边教学进度不一样, 十一中实行高压政策, 两年已经学了全部的课程, 高三一整年都是拿来复习巩固和提升的。

    盛夏忙着赶进度, 自学高三课程, 因为摸底考之后就是第一次高考动员大会, 所有学生的家长都会到场。

    沈纪年作为常年稳居年级第一的变态型选手,沈姨过来自然是各位老师和家长捧夸的对象, 盛夏不希望对比太惨烈。

    她想给沈姨, 双份的骄傲。

    *

    中间过了一个周末, 盛夏也都在家里学习, 吃完饭就回房间,书不离手,单词背了又背,备考得十分认真。

    她这个模样叫童言看见,估计得笑死,长这么大,什么时候看她学习这么认真过。

    但盛夏是个顶固执的人,想做的事,管旁人怎么看,且不达目的不罢休,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

    晚饭过后,盛夏照例回了房间,沈凌芸推了儿子一把,“阿年,你带夏夏出去散散步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别老这么绷着,我看她最近太紧张了。”

    沈纪年抬头看了母亲一眼,复又低下头,“嗯”了声。

    沈凌芸觉得自己儿子最近有些怪,从小到大他都是很冷淡的性子,不太理会人,很有自己的想法,就算是她这个妈妈,也经常看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最近他好像变了一点儿,变了哪一点儿沈凌芸说不好,只模糊地觉得,阿年他好像对盛夏特别严格,管教她也特别多。

    沈凌芸搁了筷子,身子微微侧着看儿子,认真问了一句,“阿年,你……是不是不太喜欢夏夏?”

    沈纪年抬了下头,“没有。”

    “真的吗?不用跟妈妈扯谎,我想知道你真实的想法。”

    沈纪年也搁了筷子,敛色认真道:“没有,我挺喜欢她的。”

    *

    他去敲盛夏卧室的门。

    盛夏扬声说了句,“请进。”

    推开门的时候,盛夏扭过头看了门口一眼,有些意外是他,“怎么了?”

    沈纪年踏进她的卧室,卧室不大,装扮的粉粉嫩嫩的,她把屋子整理的整整齐齐,干净到一丝不苟。

    他走到她书桌前,靠在桌边拿起她新做的一张数学卷子看,从前到后,仔仔细细。

    原来是来检查作业的,盛夏了然,没再吭声。

    房间里很安静,台灯照亮盛夏的脸,却给站立的他打了一层暗影,盛夏抬头的时候,只能看见他逆光的侧脸,这样看,倒是多了几分柔和和温暖。

    他目光没有离开卷子,只伸出一只手,淡声说:“笔!”

    盛夏默契地把红笔塞到他手心,他握住笔的时候,盛夏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正好握住她指尖。

    小小的,软软的手,有着细腻而温暖的触感。

    沈纪年终于挪开了目光,低头微微看她,盛夏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努力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他没说什么,只是目光深沉地盯了她一眼。

    尔后转了下眼珠,回头专注看着卷子。

    他审查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就翻了一遍,然后拿着红笔利落地把有问题的步骤和题目圈出来,“这几道,再看看!看不明白过来问。”

    那气势相当足,比老师还像老师。

    盛夏点点头,把卷子拿过来看了一眼,她觉得自己做的还是挺好的,可上面红叉几乎闪瞎她的眼。

    不由得有些丧气,蹙了蹙眉。

    沈纪年看她萎靡的小脸,蓦地伸手抽了她手里的卷子搁在一旁,推了她面前的书,捏着她的手腕把他拉了起来,“不看了,带你出去玩儿。”

    男生的力气天生大,毫不费力就把没有防备的盛夏拽了起来,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略带不解地问,“去哪儿啊?”

    “看电影。”

    “啊?”

    “啊什么啊!再学下去变傻子了。”他偏头看了她一眼,淡然评价,“本来就不聪明。”

    盛夏一声降调的“哈”,小声嘀咕了句,“就你聪明!”

    出门的时候,沈姨在客厅收拾东西,探头问了句,“带钱了吗?”

    沈纪年应了声,“带了。”

    换鞋,出门,两个人一路步行,小区外不到十分钟的步行距离就是一个商场,电影院在顶楼。

    坐直达的电梯上去,身边站着两三对手拉手的情侣,时不时摸摸脸捏捏手凑近说悄悄话,腻歪得很。沈纪年和盛夏夹在中间,各自冷漠着。

    一个女生小声跟她男朋友说:“那个小弟弟的女朋友好可爱啊!”

    两个人站在一起,倒也挺像对儿小情侣。

    盛夏装作没听到,一直目视前方盯着面前的空气,直到电梯门开,沈纪年过来扣着她的后颈,推着她往前走,低声道:“发什么呆?”

    盛夏歪头看了他一眼,沈纪年单手插兜,姿态闲适,声音莫名带了几分温和,几分随意。

    带着她往售票处走,问了最近的场次,是部科幻片,侧着头问她要不要看,或者等半个小时,看一部爱情片。

    盛夏手抵着唇思考了会儿,科幻片票房高,爱情片颜值高,最后她决定,“就看科幻吧!”

    她觉得让沈纪年看爱情片,他可能会无聊死。以她对他浅薄的了解,他这个人,不太可能对那些腻腻歪歪东西感冒。

    沈纪年今天主要是来陪她,自然她说什么都是好的,点了头,买了两张票,又买了饮料和爆米花塞到盛夏怀里。

    大份的爆米花,抱了满怀,盛夏捻了一颗在嘴里,奶油和爆米花的味道充斥味蕾,有种廉价的幸福感。想了想,又递到他面前,问他,“吃吗?”

    沈纪年摇了摇头,对这种小孩子的吃食没什么兴趣。

    盛夏撇了撇嘴,“刚觉得你温和了点儿,突然又变高冷,每天这么端着,你不累吗?”

    他扭头,“嗯?”

    盛夏看着他清冷的双目,微微一笑,“我是说,你应该多笑笑。”盛夏凑近了去看他的脸,“你笑起来很好看。”他有一张精致的脸,不笑的时候清冷俊美,笑起来仿佛雪后初晴,温暖更甚。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