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 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人群窸窸窣窣地往入口处走。刚刚夸盛夏可爱的女生扯着男朋友的胳膊, 激动地晃了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在亲诶。”

    被晃的男生一脸被吓到的崩溃, “我亲你还少吗?值得你看别人kiss这么激动!”

    男生扭过头看的时候, 沈纪年已经起了身, 低着头,目光完完整整地落在盛夏身上,安静地等着。

    而他面前的娃娃脸女生,微微抬着头, 脑袋偏向一侧,缓慢地碰了碰自己的唇角, 又舔了舔嘴唇, 然后对他说了句什么,他忽而笑了,伸手捏了捏娃娃脸的脸颊。

    男生挑了挑眉, 侧着头对女朋友说:“看吧!表面越高冷的男人,内心可能越闷骚。”刚刚在电梯里, 这面瘫男还一脸性冷淡来着,这会儿就调戏人小姑娘, 一看就不正经。

    女朋友捶了男生一把, 又偷偷瞄了一眼那边, 很养眼的一对儿小情侣, 继续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夫的少女心啊……噗通噗通的。”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男人不正经起来,最撩人了。

    男生拖着她去检票,“爸爸没满足你是不是?走,再看打断你的腿。”

    女朋友踹了他一脚,“滚去!老娘太宠你了是不是?反了天了还。”

    ……

    盛夏说了什么?

    她说:“你说的,和我想的,是一个意思吗?”

    沈纪年就笑了,捏了捏她的脸,“你觉得呢?”

    盛夏一时沉默,好一会儿才扯了他一下,“先……走吧!进场了。”

    沈纪年“嗯”了声,说:“不急,你慢慢想。”

    他有的是时间。

    也有的是耐心。

    对自己有着清晰定位的沈学霸,深刻地了解自己的性格——被动型冷漠人格,有着最孤僻的心和最冷淡的处事方式,先培养感情再顺理成章地进一步发展本应该是最好最自然的方式,但对他来说,可能有些困难。

    他这个人做事讲究策略和步骤,就像是做一道数学题,有时候常规思路走不通的时候,那么剑走偏锋一下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画地为牢,再徐徐图之。

    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盛夏怀里抱着大桶的爆米花,沈纪年把她手里的饮料接过来,手里捏着票,递给检票的姐姐。

    那姐姐刚被那对儿小情侣一惊一乍的描述轰炸过,那时忍不住看了眼,隔着人群,看到休息区旁边的角落里,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微微弯着腰,俯身看一个模样很可爱的女孩子,画面很是养眼,这会儿人过来,她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把3d眼镜递上去,抿唇冲他们笑了笑。

    默默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啊!

    *

    沈纪年带着盛夏进了影厅,四排中间,买票的时候盛夏没注意,中间两个竖排是情侣专座,她是坐过去的时候才知道的。半包围式的弧形沙发,两个人坐进去,以盛夏的身高,稍稍低下头,整个人都埋进去了。

    盛夏:“……”这影院还真人性化,只是为什么他要买这种票,买错了?

    回头去看他,他倒是没什么异样,挨着一边坐下来,偏头示意她也坐。

    盛夏端端正正坐着,沙发的弧度让它变得略微狭小——或者是为了让情侣们更亲密吧!

    但对盛夏来说,就比较……嗯,她的腿都贴到沈纪年的腿上了。

    豪放如她,也觉得这么近有点儿不太好。

    但亲也都亲过了,亲的时候她都没有矫情地一跺脚一扭腰来表达反抗,这会儿不过是坐一块儿罢了,她瞎瘠薄矫情,也没什么意思。

    所有的灯都暗下来,荧幕上在播送广告,周围是嘈杂的说话声,盛夏这里却很安静,气氛有些微妙,盛夏把爆米花递给他,“吃点儿?”

    沈纪年偏头对她笑了下,“很不自在?”

    盛夏微微侧了侧身,摇头,“没,就是觉得气氛有点儿……尴尬。”盛夏抬头看了他一眼,认真地点了点头。

    沈纪年笑了声,抬手把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将她虚虚揽在怀里。

    歪着头低声说,“如果还没想好,就先试一试吧!当我是你男朋友,今晚。”

    盛夏听他说男朋友三个字,莫名觉得怪怪的,就好像在新闻联播里看到了狗血八点档一样的违和感。

    印象里他是那种所谓的天才,在学业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智商高到普通人难望其项背的地步,他的大脑构造应该是异于常人的、超凡的,俗世这些七情六欲,不应该去染指他的。

    但现在他顶着那张向来目光冷淡到和世界格格不入的脸,歪着头对她说要她试试当他是男朋友,不怪她接受不能,实在是有点儿玄幻。

    他穿着简单的白t牛仔裤,长腿微微曲着。一半端正立着,一半撇过来,贴靠在盛夏的腿上,盛夏穿着吊带短裤,腿上光溜溜的,贴着他磨白的牛仔。上身隔着薄薄的布料能感受到他胸膛的体温和硬度,这让盛夏一瞬间有点儿脸热。

    如果他这个时候要亲她一下,盛夏一定不会拒绝。

    她是个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人,谁很她杠她敢立马杠回去,但若是哄着她,她便会慢慢收起所有的刺。

    沈纪年很会摸她脾气,所以知道她不会拒绝。

    电影终于开始了。

    盛夏的确没有动,就安安静静靠在他身上。

    沈纪年身上有清淡的肥皂水的味道,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盛夏不排斥,甚至分神想,如果他是男朋友这种东西,似乎也还不错。

    模样周正,光是看着都养眼。

    学习好,将来一定是个绩优股,拿下他,总有种赢在起跑线上的开外挂捡好运的感觉。

    不太多话,但似乎也不是很不解风情?

    性子冷了点儿,初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缺点了。

    “期末的卷子都拿出来,我简单讲评一下。”她抬眼,目光扫视整个班级,低气压辐射全场“你们做的非常差劲。”末了又补充一句,“除了沈纪年。”

    上学期期末的卷子变态似的难,下头忍不住骚动了片刻,你差劲我也差劲,也就没什么好心里不舒服了,至于沈纪年?他本来就是个外星球高等生物,大家早就习惯了,人们总会羡慕或者嫉妒优秀者,但对于太过优秀的人,就只剩下仰望了。

    在这片刻的骚动中,第四排和沈纪年坐斜对面的韩佳凝同学,第一次被班长主动搭话。

    他扔过来一张卷子,吩咐说,“传给新来的同学。”

    韩佳凝愣愣看他,沈纪年有一张很好看的脸,适合做每个怀春少女的yy对象,是以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竟让她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声音细微地发着抖,“额,好啊!”

    过了好久才想起来跟同桌小声嘀咕,“那个新来的转校生到底和班长什么关系啊?”

    *

    隔着小半个班的距离,一张写着“沈纪年”名字的147分的上学期期末的数学卷子,传到了盛夏的手上。

    她是转校生,手里自然是没有十一中上学期期末的卷子的,沈纪年不想她转校第一节课就有被隔离的感觉。

    盛夏看了看卷子上的分数,忍不住撇了撇嘴。

    她清晰地记得刚刚升上高中的时候,姥姥请隔壁回来过暑假的据说成绩好到变态的沈纪年来给他辅导功课,他翻了翻她的卷子,冷淡地点评,“基础太差,没必要辅导,多看看课本。”

    那一句话,可谓是相当扎心了,抱着几乎要心肌梗死的心脏,盛夏发誓以后都要离他远一点儿。

    只是……天不遂人愿……

    拿着沈纪年的卷子很方便,因为基本都是标准答案,解题思路很清晰,下课的时候,甚至还有前排的同学过来找盛夏,委婉地表示,“我能看看班长的卷子吗?有一道题老师讲得不是特别清楚,我想看看班长怎么写的。”

    盛夏大方地给她们看了。

    当然免不了被人问,“你和班长很熟啊?”

    盛夏含糊地回答,“算是吧!”

    然后一群女生羡慕又夹杂着微妙的嫉妒似的看着她。

    第二节快上课的时候,学委韩佳凝从办公室找了全套的卷子给盛夏拿了过来,想起刚刚班长特意叮嘱她找一套卷子给转校生,忍不住有些酸酸地对盛夏说:“班长对你可真好。”

    盛夏抬头,一脑门的“???”

    “他以前都不管闲事的。”

    盛夏依旧是一脑门“???”,不管闲事?他明明挑剔又毛病吧!连她吃冰激凌都要管,控制她饮食,限制她的娱乐,规划她的学习时间。他早上六点起来晨跑,还要带上她,带上她还嫌她跑得慢……

    她吭吭哧哧在后面追得很累呀!该死的他还跟沈叔叔沈阿姨说是她自己想要锻炼的,叔叔阿姨夸了她一通,买了新的运动鞋运动服给她,害她不晨练都觉得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叔叔阿姨的关心。

    盛夏一言难尽地看了韩佳凝一眼,年纪轻轻的,眼神就不好。

    *

    第三节下课是课间操。

    所有人涌去操场,盛夏是转校生没位置,朱莉莉扯着体委林明栋的胳膊,“哎,你给夏夏安排个位置啊!”经过两节课的勾搭,她已经自然而然地把盛夏列为自己人了。

    朱莉莉是个很妖艳的美人,在班里属于有钱的那一类,会打扮,朋友多,只是人比较高傲,除了自己圈子的,不太搭理人,林明栋被她扯了一下,顿时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那,那让她先站在你身边吧!你带带她。”

    朱莉莉对林明栋的上道很满意,抬手晃了晃手指,“谢了!”

    朱莉莉扯着盛夏站在了她的身后,“后面待着吧!站前面你也不会做,多尴尬。”

    盛夏“哦”了声,倒是没拒绝。

    位置是按身高排的,朱莉莉有一米七,站在队伍最后面,盛夏整整比她矮了一头,视线被阻隔的严严实实,不知道沈纪年在哪边站,他总是一副拽拽的样子,做这个估计会很搞笑,盛夏踮着脚往前面看,不过看不见。

    朱莉莉扭头的时候就看见她一双可爱的鹿眼四处搜寻着,于是吃笑了声,“找那个冰块儿啊?他不用来,这会儿应该在办公室。”

    盛夏一下子站直了,偏过头,转了转眼珠,“没,我就是随便看看,我找他做什么。”

    朱莉莉抿唇笑,“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盛夏气愤地呼了一口气,“你有完没完!”

    朱莉莉混不吝地笑着,恨不得上手捏捏她那张肉嘟嘟的娃娃脸。

    十一中做的是学校自编的武术操,在a市高达三十九度的高温酷暑天里,大家本就不高的热情更低落了。

    一套拳法打成了棉花,松松垮垮,不成样子。

    年级主任勒令校自律部的人全部下来抓典型。

    *

    盛夏站在最后一排,看着大家群魔乱舞似的动作,完全抓不住精髓,而朱莉莉tic调戏完她,就扭头过去加涂防晒了,低头挡着脸,完全没有要带她的意思,反正就算段一刀下来,也不敢拿朱莉莉怎么样。

    对朱莉莉来说,课间操就是心情好的时候胡乱动动手动动脚,心情不好就跑神发呆耗时间的事。

    盛夏站在后面,百无聊赖。

    然后一个个子很高的很严肃的男生戳了戳她,问她:“叫什么名字?”

    她第一天来,自然不认识校自律部的人,以前她在朝华中学,那里从来不搞什么课间操,所有集体性的活动都会演变成混乱,学生会自律部都是拿来以权谋私的。

    所以这会儿盛夏完全没意识到对方是要干嘛,只当是什么例行问话,歪着头皱了皱眉回答,“盛夏。”

    那男生还是第一次见这么老实配合的,抬头看了她一眼,长得挺可爱一女生,好像脸有点儿生。

    不过也没多想,低头在本子上写:高三文科七班,盛夏,课间操胡乱串位,不穿校服,消极怠工。

    教导主任说:所有记录下来的名字,全部通报批评。

    广播里报出盛夏名字的时候,盛夏正在埋头研究沈纪年的数学卷子上的最后一道大题。

    朱莉莉最先反应过来,骂了声,“艹!”

    她罩着的人,哪有别人欺负的份儿,一拍桌子就拽着盛夏出去了,指着宣传栏里学生会名录和职位信息上自律部的那一栏,上面密密麻麻的照片,“谁记的你名字?”

    盛夏不解看她,“怎么了?”

    朱莉莉甜甜一笑,“当然找他谈谈清楚啊!”她甩了甩自己的卷发,笑得明媚,“你一个第一天转校来的穿什么校服,站什么位置,做什么狗屁的操,我看看哪个傻逼眼睛瞎了,脑子也不够使,提醒他下次眼睛擦亮点儿。”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