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魔法时间, 因为订阅不足百分之四十, 正文封藏72小时后见哦~  盛夏吃完了爆米花,喝完了饮料, 去了两趟厕所。

    对于科幻她是不排斥的,但这个电影和一般的科幻又不太一样, 剧情很慢, 节奏很缓, 就连高潮也都克制得很。

    盛夏最后睡着了。

    歪在一旁的沙发上, 沈纪年伸手把她揽了过来。

    中途还对她说了句,“坐到这边来,胳膊麻了。”

    盛夏迷迷糊糊“哦”了声,被他半抱着挪到了另一边。

    她睡觉不太醒, 反应出奇慢,等她意识到的时候, 已经是电影结束人群散场的时候。

    灯都亮了。三三两两起身,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电影上座率不高,一些看到一半就离了场,这会儿很快安静下来。只剩下门口的工作人员,在等着收3d眼镜。

    沈纪年拍了拍她的脸,“盛夏, 我们走了。”

    盛夏扒着他的胳膊, 睡得格外香甜, 醒过来的时候, 脸颊还贴在他肋骨上, 隔着薄薄的衣料,能感受到他的体温,盛夏起了身,揉了下眼睛,模糊地想起来自己把他胳膊压麻了,被他半抱着挪了个方位,然后继续睡了。

    真丢脸。

    盛夏舔了舔嘴唇,弯腰收拾垃圾,他把他手里东西接过去,拎起她的小包,两个人往出口去,然后把眼镜丢到筐里,回身低头看她,“肚子饿吗?”

    盛夏歪头思考了下,最后点点头:“有点儿。”

    出电影院就是琳琅满目的餐厅,沈纪年好像很有耐心,带着她一家一家找,最后两个人坐在一家烤肉店里,沈纪年把菜单给她,盛夏认真地挑着,问他要点儿什么,他说:“看你喜欢,我都可以。”

    盛夏“哦”了声,不过最后还是根据他的口味,挑了几样他喜欢的,菜单给他看的时候,他抬眼看了她一眼,了然似地勾了勾唇,唇角带起一丝浅淡的笑意。

    盛夏被他这样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别过头去。

    她没有特意去记,只是习惯观察人,恰好观察过他而已。

    这会儿餐厅还有不少人,但不嘈杂,等待的片刻,盛夏手撑在下巴上,抬头静静看他。

    盛夏不是很单纯的那一类人,不是看不懂他对她的觊觎,只是他这个人太冷淡,她从没往那方面想过。她在朝阳的时候,谈恋爱已经很普遍了,只是朝阳乱得很,男生女生的关系许多已经突破了暧昧和好感,直接奔到成人的方式去了。

    去年集体体检的时候,一个年级发现了四五个怀孕的,医生摇头叹气,家长痛心疾首,学校无可奈何,唯有那些越界的少男少女,还在为自己一脚踏进成人世界而感到优越和自豪。

    叛逆的年纪,好像越不让做什么越要去尝试,以此来彰显自己的个性。

    但其实一点儿也不酷,大概是盛夏不属于那一类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她很早就明白有些后果是自己无法承担的。

    也明白,生活里有很多无奈,美好的东西大多转瞬即逝,幸福就像泡沫,它可以膨胀得很多很多,满得将自己整个淹没,但它开始碎裂的时候,很快什么都不剩。

    她的叛逆期来得很早,在母亲决定要走的时候开始,在母亲走的时候结束,而母亲从决定离开到确切离开,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追过盛夏的人不少,但她对同龄男生大多幼稚的画风并不感冒。甚至还有一个拉拉追求她,那女生总是短发,五官偏中性,胸几乎裹成平的,穿着板鞋牛仔裤宽松的t恤,比很多男孩子都要帅气,她交过很多女朋友,但都不是很喜欢,但她看盛夏第一眼就说要和她在一起,追了她很久。盛夏性取向很正常,就没理会她,但对方手段不太光明,最后还是惹恼了她,盛夏脾气不太好,整个朝阳的人都知道,最后下手大概有点儿重,对方转学走了。

    从那之后,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不太敢招惹她。

    盛夏看着沈纪年,歪着头思考,其实她很少和他交流,但意外地自己并不讨厌他,甚至他亲她,她也没有什么抵触情绪。她很敏感地感受到了自己对他的依赖、纵容、还有不易察觉的觊觎和心动。

    盛夏歪着头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做了决定,“我们……试试吧!”

    他并没有太惊讶,闻言点点头,“好。”

    服务生推着餐车走了过来,小声询问需不需要他帮忙。沈纪年挥了下手示意不用,对方点点头,把一碟一碟的肉和食材摆在桌子上,帮他们调好了火就走了。

    周围重新安静下来,沈纪年动手烤肉。油滋滋地响着。

    盛夏就拿手支着下巴看他。

    他抬头笑了笑,“看我做什么?”

    盛夏也说不上来,抿唇也笑了,“大概是新鲜吧!”第一次谈恋爱,觉得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沈纪年最后转过来坐在她身边,两个人又挨在一起,他一手握她手,一手翻铁板上的肉,低声和她说着话,“没关系,慢慢就习惯了。”

    “嗯。”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沈姨已经睡下了,沈叔叔在客厅看电视。

    盛夏情绪有点儿古怪,既觉得自己冷静而平淡,又觉得脑子里火烧火燎的,像是做了一件特别疯狂的事。

    一方面有些期待,一方面又害怕让沈姨知道了会失望。

    但所幸她不是个喜欢纠结的人,做了的决定就努力去让它圆满。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玄关处换鞋,沈叔叔扭头说了句,“回来啦?”

    ——出电影院沈纪年就给家里去了电话,说要带盛夏去吃夜宵,可能会回去晚,叫他们不要等。

    这会儿沈叔也没说什么,只叫他们早些休息。

    盛夏把自己包从沈纪年手里拿过来,和他对视了一眼,看见他眼中细微的笑意,抿着唇也笑了下,又很快敛了神色,转身回房间了。

    盛夏坐在床边,呆了很久,最后捧了捧自己略微发烫的脸,仰面躺倒在床上。

    童言在微信上敲她,问她和沈家人相处的怎么样。

    盛夏斟酌了下语句,回答她,“挺好的。”

    沈叔叔很温和,沈姨对她像对亲生女儿,至于沈纪年……

    之前她一直觉得他不太喜欢他来着,可忽然之间,好像倒是和他最亲密了。

    “那就好,我听说沈家那个儿子出了名的冷淡古怪,还怕你不习惯呢!”

    盛夏下意识反驳了句,“也没有。他其实挺好相处的。”

    “嗯?”

    “他对我很好。”

    童言惊呆地敲了个,“嗯!?”

    盛夏拿手指碰了碰自己嘴唇,坦白道:“我们在一起了。”

    童言已经阵亡了,好半天才回她,“他姥姥的,这才几天,他就把你搞定了!??他不会是早就图谋不轨了吧!!!……藏得可真够深啊!”

    盛夏:“……你别激动。”

    “我特么能不激动吗?我怎么有种你掉进了狼窝里的感觉……”

    盛夏有些不好意思,摇摇头,“还好。”

    “慢慢来,别太累了。”说完扬声问沈纪年,“阿年,我给夏夏煮面,你要不要也吃点儿?”

    沈纪年从卧室走出来,一手按在门框,目光看向盛夏……和母亲。

    最后淡声回答,“嗯,清淡点儿。”

    他直接走了出来,跨步往餐厅去,临走的时候瞥了她一眼,示意她跟上。

    盛夏犹豫了下,跟在他身后。

    沈叔叔很早就睡下了,这会儿客厅依旧很安静,厨房里很快传来开火的声音,沈纪年拉开一张椅子,偏头看她,“坐!”

    盛夏依言坐了下来,目光和他对视了下,眨了下眼睛。

    他拉开她身边的椅子,挨着她坐了下来。大概是累了,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长腿微撇,敞开坐着。

    那姿势,很有侵略性。

    盛夏不去看他,抓了手机过来胡乱刷着。

    但他的存在感太强了,周围都是他的气息。

    盛夏觉得呼吸发紧,整个人像是被架在温火上烤。

    童言在qq上问她考试怎么样,她回答说一般,对方安慰她慢慢来,不要着急。

    她不着急,沈纪年帮他讲了一夜卷子之后,她忽然就看开了,很多事情,不急在一时。

    也或许是他太冷静,让她觉得自己的情绪化很幼稚。

    更何况,她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师。盛夏偏头看了他一眼,正好被他逮到,他微微挑眉,身子略略前倾,目光毫不掩饰,盛夏心脏狂跳,故作镇定地往旁边躲了下,朝他做了个鬼脸。

    可以的,越来越皮了。沈纪年起初还觉得自己这么早跟她表白不太合适,但现在忽然又觉得这样挺好。她性格里有很偏执的成分,阴郁和戾气很足,想和她交心很难,更何况他又是个不太热络的性格。

    倒是现在,顺利了很多。

    他抿唇笑了下。

    “既然你考完下周末我去看你吧?方便吗?”童言问她。

    盛夏说:“好啊!到时候我去接你。”她也很久没见童言了。

    *

    沈姨煮好了面,放到托盘里端了过来。

    盛夏冲沈姨笑了笑,“谢谢沈姨。”

    “跟阿姨客气什么。”沈姨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们吃,我回房间洗个澡,吃完把碗放水池里。”

    盛夏点了点头。顺便提了一句,“沈姨,这周末我在镇上的一个好朋友要过来看我,我可以带她来家里住一晚吗?”以前总觉得提这样那样的要求会很难为情,可大概沈姨对她太好了,她现在已经自在了很多。

    ……嗯,也可能是因为沈纪年的关系,她对这个家,没那么疏离了。

    沈姨笑了笑,“当然可以了,阿姨还没见过你的朋友呢!到时候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

    盛夏笑了笑,“谢谢阿姨。”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