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娱乐 > 剑门小师叔 > 第0855章 妖草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张修齐被关在了大夜城的地牢里。

    他的记忆里没有更多有价值的东西了,接下来值得在意的,是名为白启南和皇甫敖的这两个人。

    白启南出乎意料地好查,他正是三十年前白家的人,白家在那场商行大战中一直坐壁上观,希望从宋氏和西林两家手中得利,做个完美的渔翁,但白家并不知道,西林早就与南合商行暗中达成了交易,南合会鼎力支持西林,将灵药的价格压低,以此来打压宋氏,但作为回报,当西林击败宋氏后,要帮助南合将白家吞掉。

    所以在宋氏衰败后仅仅三年,白家的状况也急转直下,大半的生意都被南合夺走,白家因此分裂,一部分人远走东荒,一部分人在南岭苟延残喘,换了行当,不仅没有了当年的威风,还处处受到南合的排挤,在十多年前,这些剩下的人也散了,各自寻找出路,可以说,当年那个游走在诸多门派和城池间的门阀大族,彻底消亡了。

    但想要报复的人还在。

    白启南正是其中之一,他四十多岁,正好经历了白家的风云变幻,也对南合与西林深恶痛绝,因此想着算计西林也就不是什么怪事了。

    但让人奇怪的是,张修齐隐形埋名,姓氏都换了,连西林都不知道他的存在,白启南又是如何寻到张修齐的?

    而那个皇甫敖更是神秘,在张修齐的记忆中,此人只出现过三次,全都不在大夜城里,一次在大夜城的郊外,一次在南岭的深山,还有一次是在一处乱葬岗中,这种行事风格,已经不能用谨慎或低调形容了,让苏启不得不认为,那个皇甫敖似乎在刻意躲避什么,这样一想,他的名字和容貌或许也是假的。

    这两人也都是修士。

    不过张修齐只是一个凡人,他看不出这两人的境界高低,只是隐隐觉得,皇甫敖的地位要高一些,白启南在他面前有点恭敬的味道。

    夜幕深邃,常小六打着哈欠,盘腿儿坐在巨大的圈椅里,殷菱瞪着大眼睛,正在与一个精美的烛台较劲,这烛台上刻着阵纹,点着特制的红油,火焰上会不时升腾起一圈圈红色的气泡,很是美丽,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蹲在椅子上,纤细苍白的手指伸出,啪的一下戳破灼热的气泡,随后是急促的一声哧响,火苗剧烈摇晃,她似乎很喜欢这样做,一下一下地戳着,房间里也因此不断响起啪哧啪哧的声音。

    陈穆岐注意殷菱很久了,这个少女不说话,用的武器是少见的银针,举动也和常人不同,譬如说会毫不顾忌地蹲在椅子上,很少有女子会这样做,但陈穆岐也察觉到,这个少女的体内隐藏着一股很特殊的力量。

    西林商行的这处宅邸已经安静下来,冯主事打击过大,已经卧床休息,黎邱手下的士兵仍然驻守在此地,因此屋外的灯笼、火把连成一片,黎邱还在亲自调查白启南和皇甫敖的下落,不过没人对此抱有希望。

    西林商行的仆人端上来些吃食,他们清楚这里坐着的都是修士,所以准备得很用心,酒肉俱全,众人寥寥吃了几口,子夜的更声响起不久,黎邱就带着一身的露水,匆匆地回来了。

    他手里抓着一大捧红色的草,进屋后就丢在了地上,一把抓起桌子上的热酒,大口喝着,然后说道,“我搜查了白启南在大夜城的家,那里空空荡荡,除了一些家具器物,别的什么都没有,而且久无人住,桌子上的灰尘厚得都可以搓泥了,看上去只是掩人耳目的,不过在院子里长了一片这种灵草,大概有几十株,我看着有些奇怪,因为从没在大夜城附近见过,所以抓了一把回来,你们有人认识吗?”

    苏启俯身抓起一株,这草通体红色,茎叶上都有滑腻的液体,叶片有着鳞形的齿,他皱起了眉头,“鳞齿草,低阶灵草的一种,常用来炼制火属丹药,但价格比同阶的灵草要贵上四五倍,因为这种草不产自人族疆域,”苏启抬起头,“这是妖族独有的灵草。”

    “妖族?”

    陈穆岐霍然起身,她冲过来,抓起一株灵草捏碎,微红的粘稠汁液从她的手掌中滴落,她低头嗅了嗅,“果然有一点很淡的妖气。”

    “这草在妖族也不是随意生长的,它只长在北原南部,靠近锦州这类温暖湿润的地方,而且往往只在火属妖族的领地中出现,多是寻常的草籽被大妖的气息或血液浸染,逐渐蜕变而成,”苏启丢下手里的草,“对炼丹师来说,这种灵草的替代物多达七八种,价格又贵,所以没人使用它,而且培育极麻烦,寻遍整个人族,大概也不会有多少人种植这种灵草,白启南很难从其他人族手里得到这种灵草。”

    “所以你的意思是......”陈穆岐面色凝重,“白启南很可能与妖族有关?”

    “是与不是,还要到现场去看看。”苏启拍拍手,向屋外走去,“妖草诞生之地,必与寻常灵土不同,能让鳞齿草生长得如此茂盛,有几十株之多,必然有足够的妖气灌溉才行,黎统领既然说那里久无人居住,所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有人暗中培育,但以鳞齿草的价值,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这么做,要么就是那土壤下有一件蕴含强大妖气的东西,法器、妖血、妖骨,这些都有可能。”

    “我会派人带你去,”黎邱再次捡起了几株鳞齿草,他谨慎地说道,“既然此事可能与妖族有关,就不再是我一人能决断的事了,我会立即上报给大统领。”

    陈穆岐犹豫了片刻,对苏启道,“我与你一起去,若真与妖族有关,说不定这事最后会寻到人族境内的妖族奸细上去。”

    “好。”

    苏启点点头,屋外的夜色正浓,月半遮掩在云层之内,只露出一点微弯的月牙,苏启望了一眼,心思有些起伏。

    若真是妖族策划的这一切,夺走了舍利子,人族可就有大麻烦了。

    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在妖族中有一种极特殊少见的锻器秘法,可以炼成一种污人道行的邪宝,连半帝都会受到很大影响,而其主材便是舍利子。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