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娱乐 > 我有一柄打野刀 > 第1038章 初次接触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终于安全越过了那道屏障,也让我一直紧绷着的心弦能够稍稍松快少许。”

    “首先启动防护阵法,不要计较月华之石的消耗,各个观察位置提高戒备,收集战场环境信息。”

    “其次,开启攻击法阵,时刻准备迎敌。”

    数名西澜域修士钉子般站在船头,看着一层层法阵将云海战船完全笼罩,缓缓舒了口气。

    领头的中年修士接着发布命令,“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要轻举妄动,先探查一下此方天地的灵元浓度,然后寻找一处云层将云海战船隐藏起来,再徐徐图之。”

    “注意观察一切可疑情况,一旦发现不妥,吾等必须在最短时间全速撤离。”

    “对于这样的灵元稀薄之地,大人为何不直接下令降落探查,殿下那边还在等着我们的情报。”

    旁边一个年轻弟子小心翼翼提醒道。

    “让曾澄殿下多等一会儿没什么可题,我想她也会体谅到我们的苦心。”

    “你是不是忘记了那些刚刚进入便失去联系的傀儡道兵?如果因为急于完成任务鲁莽行事,出了可题谁能负的起这个责任?”

    中年修士冷冷转头看了一眼,语气森然道,“年轻人想要在殿下面前表现自己是正常的,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等真正的界域战争开启,你想怎么冲锋陷阵都可以,但是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明白了吗?”

    “明白了。”

    中年修士回过头,低低叹了口气道,“不管你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看在这么多天服侍的情分上,我这个做长辈的破例多说一句话。”

    “对于吾等来说,修为境界与机缘固然重要,但都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一旦没了命,那可就是一切成空,再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云海战船开始加速,朝着远处的云层飞去。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那片云层越来越近,中年修士心中的警惕与不安也一点点放松下来,对身侧的年轻人说道,“此方天地的灵元确实比较稀薄,甚至不到吾等西澜域的一半,应该不会出现太过厉害的修行者和妖兽,既然如此,你便传令下去……”

    嗯!?

    那是什么!?

    他一句话还未真正说完,却突然间愣住,心脏像是被一只冰凉的大手猛地握住,瞬间抽紧。

    几乎在同一时间。

    所有警戒位置同时传来最高级别的警报,将他从短暂的失神中惊醒过来。

    “那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他已经来不及思考任何东西。

    多年来的修行,以及强烈到极点的求生本能驱使着他第一时间将命令传递下去。

    “开启所有防护法阵!”

    “全速撤退!”

    下一刻。

    在中年修士惊骇欲绝的目光中。

    无数猩红颜色的触丝狂乱舞动着,从云海战船前方的云层内飙射而出,闪电般朝着它们席卷而至。

    轰轰轰轰轰!

    数十道攻击落在猩红触丝上面,造成的战果却仅仅是将它们击散少许,距离把其完全摧毁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转向,转向!”

    整个内,只能听到中年修士声嘶力竭的呼喊。

    但已经太晚了。

    嘭的一声巨响,将云海战船内所有人震得东倒西歪,运气差一点的直接撞上正在运行的法阵,刹那间被绞碎成为了一团血雾。

    猩红触丝紧紧贴住云海战船外壳,飞快将其缠绕包裹得严严实实,拉扯着向那朵不知何时变得一片血红的云团内部而去。

    十数个呼吸后,百丈云海战船犹如一截枯木,悄无声息没入到血色云团深处,没有再激起任何的动静。

    中年修士面色惨白,豆大的冷汗不停从额头滑落。

    他艰难转身,看了看后面已然陷入呆滞的年轻人,挤出一丝苦笑,“看来倒是应验了秦生师侄方才说的那句话,我们算是刚刚进入便找到了那些道兵消失的原因,只是这一过程却并不是那么令人欣喜。”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中年修士却并不在意,他此时也只是想随便找个人说几句话而已。

    毕竟不知道下面将要面对怎样的恐怖展开,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再活多长时间,现在不说话,或许以后就再也不用说了。

    “我不想死。”

    直到此时,年轻弟子才梦呓般咕哝了一句。

    然后,他仿佛才从噩梦中突然醒过来一样,低泣着道,“我不想死!”

    “我可是整个村子里面唯一的具有修行资质的天才,怎么能死在这里?”

    “我的路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就此结束?”

    他精神崩溃,嚎啕大哭,已经没有了之前一丝不苟的严整仪表。

    “唉……”

    中年修士安安静静注视着战船外部一成不变的猩红颜色,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和这个年轻弟子一样的人,他见过太多太多。

    每一个都热血澎湃,认为自己是千年不遇的天选之子。

    但现实却很残酷。

    不是什么人都有那个命运一步步走上巅峰,他们其中的绝大多数,基本上都会止步于某个比较低的境界层次。

    或者在庸碌中垂垂老去,又或者像眼前的可怜虫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惨遭横死,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留不下来。

    云海战船在血色云团中央缓缓停了下来。

    然后便陷入到了长时间的安静沉默之中。

    并没有突然出现什么恐怖的妖兽将他们吞食,也没有此方天地的修行者降临船上,将他们俘虏虐杀。

    这也让中年修士陷入黑暗绝望的心情又多出来一点希冀的光芒。

    不管后面如何,最起码现在还活着,这就是天大的幸事。

    只要现在还没有死掉,就总会有生的希望。

    太阴元君在上,希望这只是一次有惊无险的遭遇,而不是更大恐怖降临的前兆。

    他默默祈祷着,期待奇迹得出现。

    然后便惊讶至极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的血色云雾缓缓散开,露出一幕让他感到难以相信的画面。

    一个红衣红裙,犹如天仙般的绝美女子,正静静站在虚空之中,推着一只通体金黄的轮椅,和轮椅上的男子一起,对着他们投来了好奇而又审视的目光。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