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娱乐 > 龙象 > 第一卷 人间有风霜 第一百零九章 大逆之刀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雪停了又下。

    武阳城中,人来人往,万家灯火通明。

    夏弦音慢悠悠的走在人群中,脚踩在街道上铺就的薄雪上,松松软软。

    一旁身着白衣的男子与她并肩而行,在神安街上走了良久,那人忽然驻足,看向少女问道:“你不开心?”

    夏弦音愣了愣,也侧头看向男子,男子的模样三十出头,清瘦、干净。像个书生,远胜于臭名昭著的刽子手。

    男人很有名,在这个武阳天下,可算得上少有的那么几个可止夜儿啼哭的名字。

    当然,能有这样的本领,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好名声。

    他叫徐炼。

    武阳四族,夏、青、郢、徐,四族倒回百年,皆是当年姬家的家臣。

    姬家起事,四族有扶龙之功,随着姬家从毫末之地一路抛头颅洒热血,四族不知牺牲了多少族人,终于是走到了今日这般地步。

    当年姬家太祖于姬家圣山镇龙山上封禅,曾立下誓约。

    武阳一朝,四族不坠。

    那曾是让多少艳羡的待遇,那是超出任何圣山任何爵位的承诺。

    但到了今天,这个承诺曾经看上去有多美妙,如今想起来就有多荒谬。

    夏青二家被灭了族,徐家虽然尚在,但处处被郢家打压,偌大的徐家如今已经到了需要靠着眼前这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艰难维持。

    “你觉得我应该高兴吗?”夏弦音问道。

    雪从二人之间坠下,徐炼看着眉头微皱的少女,慢慢的摇了摇头。

    “但也不该不高兴。”他说道。

    “从那年之后,我就很少见你笑,他们说你是被吓傻了。”

    “一个十二岁的女孩,看着成百上千的族人被砍头,傻了、疯了,都是正常的事。但你没有,你只是不笑。”

    “这让我很放心。”

    “在武阳城这样的地方,一个人要活着,要么就一直笑,要么就永远不笑,让别人看不见悲喜,才能让人放下戒心。我以为你已经明白这道理,但似乎去了一趟阳山之后,你好似变了。”

    夏弦音的眉头微皱,神情有些古怪。

    “是因为那位世子殿下吗?”徐炼却并没有给她太多思虑的时间一语道破了根底。

    夏弦音的心头一颤,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

    而这般不易察觉的变化,在徐炼这种人面前,却是致命的。

    徐炼淡淡一笑,并不点破,转头看向又渐渐大起来的飞雪,迈步道:“太祖曾经承诺会给四族一座圣山,武阳四族却只有一座圣山。”

    “二桃杀三士之心早已昭然若揭,赤裸裸的阳谋。”

    “每个人都明白,每个人都不想往里跳,可又担心别人会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郢家终究忍不住了。”

    “你入了郢家的门,我徐家早已凋敝,夏郢联姻,圣山便是郢家的囊中之物。郢家得了圣山,你得了给夏家翻案的机会,而我徐家也得了太平。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能在这事上不高兴的人,要么就觊觎圣山,要么就是依然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

    说道这处,走出数歩的徐炼忽然驻足,回头看向夏弦音,问道:“你觉得郢相君会怎么想?”

    雪还在下,武阳城的街道上还是人来人往。

    雪幕将二人隔开,薄薄一层雪幕,却让夏弦音莫名生出与眼前之人恍若身处两个世界的错觉。

    “大司命说,回到武阳城是你的选择,但我想再给你一个机会。”

    徐炼这般说道,一道事物被他抛出,夏弦音接住此物,定睛看去却是一枚竹筒,竹筒的一端有着红色的封泥覆盖。

    夏弦音只是一眼便看出了此物的端倪,她伸出手将那封泥拆开,从中掏出一封信纸,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桑山以北,画辕城中。孽火焚炉,大逆刀出。

    夏弦音看得有些困惑,她抬头看向徐炼。

    “有人在那里铸了一把不该铸的刀,去取回它。”徐炼这样说着,忽然转身迈步离去。

    夜风袭来,他那身儒衫白衣,衣角扬起。

    “又或者,再也别回来。”

    ……

    秋景院为李丹青等人安排的别院里,笑声一片。

    “我觉得这什么地榜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咱们一出手那些家伙不都灰溜溜的跑了吗?”

    “是啊!小侯玉可厉害着呢,我看她差点把那个叫撒的家伙给揍哭了!”

    “要我说当初院长就不应该答应姓赵的这个赌约,咱们应该直接去天榜,这地榜没啥意思!”

    姑娘们嘻嘻哈哈的说着不着边的大话,那眼高手低的模样,显然是受了某些不务正业的院长的影响。

    只是她们好像并未意识到自己性子的转变,反倒是深受其害,却又乐在其中。

    李丹青眯着眼睛看着这些家伙,有些无奈——自己的荤话都被这些家伙说了去,闹得他都无话可说。

    “好啦!少在那里得意,莫说天榜,就是地榜上的好些人,咱们都不是对手,回去之后可不能懈怠。”宁绣却在那时言道。

    如今阳山大比的进程过半,众人都在地榜上取得了名次,这样一来也就得等于赢得了李丹青与赵权的赌约,众人自然开怀。

    “放心吧!到时候不是还有宁统领派来的护院吗?有他们看着咱们可没时间休息。”

    “对对对,还有我家的丹药,咱们大风院会越来越好的。”

    “再让院长给咱们修缮一下屋子,大风院那么大的地界就咱们这些人,还要三五个人挤在一起,好不方便。”

    “是不是还可以招些弟子,咱们也做做师姐?”

    “要不再修个澡堂!?”

    众人一言一语的说着,李丹青的却是眼前一亮:“澡堂!这东西不错,本院子号称澡堂武君!搓澡技术堪称武阳榜首,到时候本院子亲自给你们搓澡!”

    李丹青这话出口,自然免不了招来众人的一阵白眼。

    站在他身旁的希温君更是伸出了手,在他的肩上用力一拧,李丹青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对了,小小呢?这几日怎么都见不着人?”一旁的刘言真忽的问道。

    众人也面露疑惑,这几日他们都忙着准备阳山大比,没有心情顾虑其他,此刻闻言方才意识到众人似乎许久都没见到过王小小了。

    “儿大不中留,他还能干撒,不就是去见白芷萝了吗?这憨子,已经被那白姑娘迷得神魂颠倒,找不着北了。”李丹青撇了撇嘴这般说道。

    刘言真却好奇问道:“你说那白芷萝真的能看上咱们小小吗?”

    “我觉得小小哥不错啊,为什么会看不上?做饭又好吃,为人又好。”侯玉眨了眨眼睛,有些困惑的问道。

    “小屁孩懂个撒。”刘言真老气横秋的教训道。

    侯玉有些不满自己被人轻视,在那时嘟着嘴,跺了跺脚。

    宁绣也在这时白了刘言真一眼,发声言道:“你就不要去关心八卦了,咱们如今阳山大比就差你了,明日是最后的时间,你可不要掉链子。”

    刘言真因为伤势的缘故这几日一直在修养,并未参与大比,这些日子调养下来,身子也恢复得七七八八,明日自然是要出手拿下最后一个名额。

    “小事一桩!”刘言真自信满满的言道。

    “骄兵必败,你可不能轻敌。”宁绣提醒道,但虽然嘴上这么说,她的脸上却带着笑意,这些日子的修行下来,加上烈阳真火的存在,众人的修为都有了显著提升,最差的侯玉也有紫阳境初期的修为,而刘言真更是抵达了紫阳境中期,在烈阳真火的帮助下,实际战力不输紫阳境后期,想要拿下一席地榜的位置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刘言真似乎有些不满宁绣的话,她站起身子,豪气干云的言道:“我刘诸葛神机妙算,不仅智力超群,那武力也是万福莫当,明日你们就看着我大杀四方吧!”

    说着,她还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胸膛,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反倒呛到了自己,她脸色一红,咳嗽了几声。

    这模样惹得众人一阵哄笑,宁绣见状也没好气的说道:“你啊!大大咧咧,做事就不能省点心。”

    刘言真却并不回应,反倒接着咳嗽了起来,并且咳嗽声一声大过一声,脸色也愈发的涨红。

    众人的笑声停下,纷纷看着刘言真神情变得有些古怪,李丹青也皱起了眉头。

    他站起身子正要询问刘言真状况,可这时刘言真又是几声咳嗽,然后……

    一口紫黑的鲜血,忽然从她嘴里喷出!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