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娱乐 > 妻子的难言之瘾 > 第68章 我老婆、我老婆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
    米露陶醉时,连带那傲娇之意,似是在说:连李柔这样的女人,都在惦记我老公。

    我特么想乐!

    既然你这么显摆,干嘛不珍惜我?

    就是里想想,没问。

    注意力已放在内容上,刘总要我和米露离婚,这建议好,至于要不要做她女婿…

    扯远了!

    也好奇,米露怎么想?

    走来走来坐她身旁讽刺中问:“刘总给你多少钱?”

    “很多。”

    “有曹铭给的多吗?”

    “讨厌!”

    迎着我仇视目光,米露非得不躲避,还主动将身子凑来同时,双手勾住我脖子。

    又将红润嘴唇递来私语:“小爸爸,不许小心眼。”

    “怎么?”

    “人家捉了你和小兰的奸,还…还收了李柔做情人,二比一,不可以再欺负我了。”

    米露说着莹莹软语,却是在抱怨。

    这样的她,我习惯。

    可…

    之前提及曹铭、出轨之类话题,米露多半是逃避,又或者是在偏执中撒泼打诨。

    现在,却坦然面对。

    是因为所谓的二比一,让她有了底气和我重新开始?

    这不!

    米露纤纤玉手,将我衬衣纽扣解开时再次私语:“我比别的女人,更会伺候你。”

    这话,刺激!

    而露骨的她,桃花眸中释放着荡漾,很诱,虽结婚多年,仍让我蠢蠢欲动。

    “别…”

    然,我拒绝。

    上次在家中,和她有了肌肤之亲,有些危险。

    米露拒绝用安全措施,她憋着劲想要个二胎,而我也没信心,下一次还能忍住…

    你懂!

    也为释放情绪,我邪笑着,用右手拖住她下巴:“以你姿色男人随便挑,用得着我?”

    “还放不下?”

    “你出轨是为钱,而刘总给钱,干嘛不珍惜?”

    “不需要,你是我男人,这辈子都是我的。”米露鹅蛋脸上,又一次浮现偏执。

    跟着,她放弃挑逗。

    重新坐好后,端起咖啡品了口又说:“对了,姓刘的老女人,托我给你带句话。”

    “说。”

    “只要没和我离婚,就别打李柔注意,否则后果自负。”

    “是吗?”

    “我只是传话。”

    “这样啊!”

    靠在沙发上,我装作满不在乎,可心中不断思索,刘总的话,听起来有些矛盾。

    前晚在别墅,她像是默认我和李柔关系。

    而今天来利诱米露离婚,还对我威胁,真有意收我做女婿?

    扯蛋!

    虽不知道具体原因,但当初李柔嫁给曹铭,极有可能是那老娘们,在其中作梗。

    她瞧不上我,十有八九也看不上叶威。

    这么玩是缓兵之计?

    还是说…

    得!

    云里雾里的,想不通。

    如今咱心也大了,我只需确定一点,当我和李柔公开关系后,离谱的事少不了。

    哈…

    代入感,真强。

    我开始在潜意识中觉着,自己和李柔不是在演戏,而是真正情人…骗人先骗己。

    随后和米露,不在说话。

    而我在家,也有意多留了会。

    以为米菲会带着女儿过来闹腾,她想要叶玲的监护权,是真觉着我和米露变态。

    可等到八点多,人没来。

    打电话关机…

    差点忘了,上午在出租房,当我面她把手机摔了。

    随她吧!

    米露仍偏执,我不至于变态,但会忙的够呛,女儿跟着她小姨,我是最放心的。

    得!

    那就没必要,在这和米露尬着了。

    起身要走,却被她拦住:“我想吃馄饨,可以给我做吗?”

    “哈!”

    “很好笑?”

    “有点。”

    我笑着说,昨天李柔吃了我做的馄饨,虽没夸赞,但吃了一大碗的她肯定满意。

    想来,是托米露福。

    她爱吃馄饨,所以我馄饨做的好。

    这奇妙缘分让我乐着,起身走到门口时回应米露:“我请客,帮你订馄饨外卖。”

    “我要吃你做的。”

    “抱歉,我只给心爱人…”话说半截,顿了下后我改口道:“我只做给李柔吃。”

    这话,算是对她小报复。

    而结果出乎意料的好,米露倔强表情化为痛苦,不过数秒,桃花眸中泪珠跌落。

    她…

    或许,真的还爱我。

    我可以承受米露的媚、偏执,甚至是心机婊,但不愿意面对,此时此刻这样的她。

    “再见。”

    牙缝里挤出俩字后,快速离开。

    下楼后,坐在单元口石阶上,用手机打开美团,在评论里查找着,哪家馄饨好吃。

    订外卖…

    还真不是二次羞辱米露,丈母娘不在、她又不会做饭,伤口还没痊愈,需要营养。

    “哎!”

    叹气中,抬头看向家的位置,于心中默默问她:以后没了我,你怎么办?

    玛德!

    为什么,还在牵挂?

    在复杂情绪中订完外卖,我想抽根烟缓缓,可一阵秋风吹来,凉意中携带悲凉。

    自古逢秋悲寂寥…

    “艹!”

    心中吟了句古诗,又爆出粗口,我特么大老粗一个,就不敢收秋天的诗情画意了。

    然…

    秋天的缘分,就是奇妙。

    点了眼还没抽,收到李柔微信:“想吃馄饨…有没有兴趣兼职,来我家做厨子?”

    “不。”

    “高薪。”

    “不稀罕,难道你不知道?爷被某位李姓女富婆包养了。”我用怪调语音,回复她。

    这话是调侃李柔,更是借她,来缓冲米露带给我的五味杂陈。

    当然,也是赌气。

    你玩手段可以,可得提前知会一声啊!

    被小姨子断子绝孙踢得,现在还心有余悸…其实我清楚,往后我麻烦事多得很。

    这不!

    晚上小区遛弯人不少,有人听到我的话,路过时用那样眼神,好好瞄了我几眼。

    耳边,也传来议论:

    “我就说网上那男的是咱小区的,这会你信了吧!”

    “世风日下,做鸭子还显摆。”

    “可不,这年头为了钱,就是没下限,和那种人住一个小区里,我都嫌脏的慌。”

    绿帽还没摘,又被惯于鸭子名号。

    我脸皮厚,但在街坊邻居面前也有些撑不住,赶紧站起来,灰溜溜的逃离现场。

    哎呦我去!

    柔姐啊柔姐,您是真敢玩。

    知道!

    她这么做最有效果,用类似被偷拍、遭陷害方式向社会发布,更有真实可信感。

    这不!

    手机上,收到曹铭发来信息:“行啊,睡我老婆。”

    跟着眼前一闪,被一辆车大灯晃了下,缓过神后发现,前方不远处停着的是辉腾。

    那是曹铭,在我老婆那买的车。

最新网址:www.xinlez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