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唐顽主

第五百二十八章 监控天下

大唐顽主 九盏清茶 4273 2021-10-13 04:07

  第八区小说网 www.xinlezheng.com,最快更新大唐顽主最新章节!

   当李浈还未走出恒州时,却早有一匹快马向着长安城的方向绝尘西去。

   王元逵不相信李浈,也从未相信过李浈,妥协只是他生存的一种手段,却不是他处事的准则。

   若王元逵仅凭着几句话就能轻易相信别人的话,也绝不可能在成德节度使的位子上坐了这么久。

   佑王又如何?

   敬你,你为佑王;不敬,你便是举手可诛的蝼蚁。

   王元逵知道,若要分辨李浈所言虚实,不难。

   也只需上都进奏院而已(即京城留后院)。

   但王元逵却疏忽了一点,疏忽了那个最不该小觑,却又是这天下权利最大的那个人。

   河朔三镇,号称大唐动乱之源,曾有好事之人戏言,“河朔定则大唐定,河朔乱则大唐乱!”

   虽为戏言,但却绝非危言耸听,自安史叛乱之后,河朔三镇对于朝廷早已是阴奉阳违,上至官员任免,下至徭役赋税,几乎已完全脱离朝廷监管,俨然好似一方诸侯。

   正因如此,朝廷对于河朔三镇虽管不得,但却在监视上从未有过丝毫松懈。

   自李忱登基以来,除不良人之外,更有御史台、兵部、吏部、甚至内侍省都在河朔三镇安插了大量暗哨。

   后者为阳,前者在暗,至于内侍省么,似乎亦明亦暗。

   而正因这些数之不尽的阳钉暗哨,自武宗开始时,朝廷对于河朔三镇的一举一动便已了若指掌。

   记得会昌六年十二月时,内侍省一名内侍宦官曾在酒后失言道:“河朔三镇又如何?王(王元逵)、张(张仲武)、何(何弘敬)三人便是一日三食用了什么饭、吃了什么酒、夜里睡了哪房小妾,圣人怕是比他们自己还清楚许多!”

   话虽狂妄了些,但却也基本属实,当然,这名内侍的下场也可以想象得到。

   翌日,旧疾复发,暴毙而亡。

   至于李忱,他是绝不会相信任何人的,因为他热衷于一切尽在掌握的快感。

   所以对藩镇如此,对近臣同样如此。

   就这样,在李忱继位的半年时间里,难以计数的暗哨被安插在大唐帝国的每一个角落,而不良人的队伍也变得愈发壮大,而不良人历来只在受刑入狱之人中挑选,至大中元年时,全国牢狱中的轻犯已是供不应求。

   更有甚者,前一日尚为阶下囚,后一日可能便成了连县令都要让去三分薄面的大唐不良人。

   而在此情形下,每日来自帝国各地的情报源源不断地被送往京城,送往安邑坊的某座宅院。

   而那个地方,京城之人只知其曾为佑王府,却不知此地早已成为大唐帝国的情报之源、暗线之始。

   ......

   长安城,安邑坊,佑王府。

   严恒百无聊赖地扫了一眼案上早已堆积如山的手信,脸上现出一抹苦涩。

   面对如此之多的暗线情报,只看一看还好些,可大多数还是要靠猜的,毕竟那些戴罪之人大多目不识丁,所呈报而来的情报只能用图画表达,若画得好些还能猜出个大概,可偏偏有许多人连笔都不知怎么个拿法,也就不能妄想这些人能画出一个详细完整的内容了。

   但即便如此,该做的事总归是要做的,纵然再不完整,严恒都必须汲取出些许有用的信息,而后转为文字上呈天子。

   在严不良帅鞠躬尽瘁的背后,每每伴随着的,是入夜后阵阵惨绝人寰的悲泣。

   严恒的脑子并不适合做这些图文之事,但纵观全国数万不良人,识字最多的怕是也只有他这个不良帅了,身为不良帅,自然推脱不得,更不可能将这些机密要事转与外人去做。

   但,除了一个人。

   程伶儿最终还是听不得严不良帅的悲嚎,最终将这份工作揽了过来。

   而对此,没有人提出异议,更没有人怀疑程伶儿的用心何在。

   包括李忱。

   李忱是第一个发现程伶儿在做此事的人,因为有一日他忽然发现,严恒送来的帖子再也不需要自己去费力猜测,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条理清晰、逻辑缜密的最终答案。

   那娟秀的笔迹是如此的熟悉和赏心悦目。

   李忱在看到那封帖子后很开心地笑了,甚至还与王归长调侃道:“这严恒的字是愈发清秀了!”

   王归长憨憨地笑着,他知道,当今这世上能让李忱真正信任的不过两人而已。

   一个是萧良,一个便是程伶儿。

   便是李浈,李忱似乎都刻意地保持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谨慎。

   不良人的图终究还是比王元逵的人抢先一步抵达长安,当严恒一一脸懵逼地看着手中那张鬼画符时,程伶儿却早已将心中的答案完整地写了出来。

   “告诉陛下,这出戏还需演得真些,否则李浈便有难了!”

   程伶儿将帖子递到了严恒面前,同时口中嘱咐着。

   “阿姊怎知大郎心意?毕竟这只是不良人送来的一张图!”严恒说罢便立即后悔了,自己早已厌倦了这些打灯谜似的鬼画符,也懒得去听,赶忙伸手接过帖子。

   但程伶儿还是笑了笑,似是看出严恒心中之意,柔声道:“你只管去做便好了!”

   严恒咧嘴一笑,道:“这不良帅做得着实无趣,不如我去请奏陛下,让阿姊来做不良帅!我也好去河西陪着大郎!”

   “这京城比不得江陵府,这朝堂也比不得你那严大将军府,能由得你们胡闹,我知你志不在此,但事情总需得一步一步去做,记不得的!”

   严恒默默点了点头,“阿姊说的我都知道,只是这不良帅权柄太大,上至朝廷官员,下至黎民百姓,外至诸夷,内至藩镇,皆在不良人监控之下,我这脑袋着实有些吃力,若非阿姊帮忙,怕是不知要耽误了多少大事!”

   程伶儿笑道:“你若信得过我,这些事情自然由我来做,你只管出力便好!”

   严恒闻言大喜,但随即又蔫了下来,嘟囔道:“好是好,但若是陛下知道了......”

   “你当陛下不知道么?”

   严恒顿时一愣,而后看了一眼手中的帖子,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而后冲程伶儿一叉手,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是啊,他们不过也才是舞象之年!”

   望着严恒的背影,程伶儿喃喃自语。

   ......

   河东道,太原府。

   当京城的那出戏还未开演之前,李浈却已准备好了下一出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