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战旗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太阳3平台 · 2018-12-13 09:18:57 · By · 次点击

星海战旗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星海战旗》小说简介:豪情版简介:太阳3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起点版简介:一艘战舰日翻整个银河系的神奇故事  轻小说版简介:这片星海,战旗如画  言简意赅直取核心概括度满点的简介:有萌有燃有爱  ---  作者已经完本《苍空战旗》,一百九十万字,你们懂的

《星海战旗》小说目录:

00 通往星辰大海的航路

01 拔锚,伟大航路的开端(1)

02 拔锚,伟大航路的开端(2)

03 拔锚,伟大航路的开端(3)

04 拔锚,伟大航路的开端(4)

05 拔锚,伟大航路的开端(5)

06 农业星球弗拉戈(1)

07 农业星球弗拉戈(2)

08 农业星球弗拉戈(3)

09 农业星球弗拉戈(4)

10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1)

11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2)

12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3)

13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4)

14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5)

15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6)

16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7)

17 航海者之家的往事(1)

18 航海者之家的往事(2)

19 航海者之家的往事(3)

下面是小说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节分享:

14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5)

“我喜欢这种类型的,”肖飞指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少女,回头对肌肉男说,“从今天开始我包了她,小费我会给的。”

说完肖飞才发现肌肉男一脸的严肃,自己的话音未落,这位“来世”的头目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怀里掏出**,指着少女的脑袋大喝:“我从来没有在芳名谱上见过你!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肖飞后脑勺忽然一凉,他随着自己的直觉,猛的向后跳跃,起跳的瞬间他看见有着文学少女气质的辫子娘优雅的抬起了右手,于是肌肉男手里的枪眨眼间解体成独个的零件,下一刻悬浮在空中还没来得及开始做自由落体的零件就像散弹枪的子弹一般扫向肌肉男本身,那股推动了零件的力量就像一阵狂风,转瞬间就把肌肉男那庞大的身躯抽飞到和室另一边的墙壁上。

倒地不起的飞机头的马子们发出尖叫,使劲折磨着肖飞的耳廓。

肖飞完全顾不得这些,他感觉到辫子少女之外另一个陌生人的气息,所以他在落地的刹那再次起跳,由于起跳时的姿势调整太过仓促,他好像扭到了自己的脚趾头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火辣辣的痛顺着神经传来。

痛觉袭来的同时,辫子少女的身体与和室拉门之间的空隙发生了扭曲,那一片空间似乎突然膨胀起来,将周边的东西都挤开了——肖飞太熟悉这景象了,这是马斯效应发动导致的介质密度差造成的透镜效应。肖飞迅速做出判断,随即用尽了吃Nai的力气把自己的腰向后扳,整个上半身在千钧一发之际仰倒,淡紫色的锋镝几乎贴着肖飞的鼻子扫过,要不是后仰做得及时,肖飞早就身首异处!

借着后仰的劲头,肖飞做出连续的后空翻。

翻动的间隙,他那饱经训练的双眼以惊人的动态视力捕捉到纷飞的黝黑秀发。

拉开安全距离后肖飞终于站稳了脚跟,落地的时候刚刚还挂在腰间的相位剑剑柄已然在手,浅浅的紫色光华从剑柄的头部涌出,勾勒出一块细长的条形区域。

“切。”伫立在肖飞前方的陌生少女撇了撇嘴,抬起左手一挑一拨,将落在胸前的长发捋回身后,随即一甩握剑的右手,骤然发力再次冲向肖飞,同时一剑劈开肖飞以幽能投掷的案几。

案几上的酒和菜肴如天女散花一般在空中飞舞,少女穿越这溢满了酒味和酱香的空间,铺洒开来的长发宛如她背后张开的黑色羽翼。

肖飞挥动自己的剑,迎着少女进击的方向横斩。

突然,少女的脸色一变,她左手反手向身侧一推,爆发出的力量形成的反作用力硬生生的将她飞跃的身影推向另一侧。

这个时候肖飞挥剑的身影忽然发生了位移,原本还要半秒钟才能碰触少女脖子的淡紫色区域一眨眼就接近了少女的身体,少女歪着头,让肖飞的锋镝贴着耳朵擦过,她耳朵附近的鬓角就这样被齐腰截断,散开来飞入空中。

因为闪避,少女的架势大乱,肖飞收招的同时左手一推,隔空涌动的力量就把少女纤细苗条的身段整个抽飞出去。

这一击力道之强让周围空气都为止颤动,散在空中正做自由落体和抛物运动的酒瓶、碟子等同时发生共振,激发出一片嘈杂。

飞出去的少女在撞上墙壁的前一刻调整好姿势,以酷似壁虎的状态在墙壁上完成了缓冲,一翻身重新站立在榻榻米之上。

“我的虚像不错吧?”一击得手的肖飞一边说一边冲少女咧嘴一笑,“拔剑之前我就在落点前方投下了折光层。剧烈的动态对抗中是投放折光层的最好时机,UNSA的幽能战术教材就这么教的。”

所谓折光层,就是利用幽能形成的微量马斯效应调整光传播介质的密度,形成一个暂时Xing的折射区域,在对方眼中投下自己的“虚像”,这是最基础的幽能对战技巧,却也是最实用的技巧之一。

对于肖飞半挑衅式的问题,黑发少女不置可否,她再次一甩手里的剑,摆出架势眼看就要再向肖飞发动攻击,就在这个当儿,悠然的声音从旁边传入对峙中的二人耳中。

“这雪饼的味道真不错呢。”

两人一起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于是他们看见辫子少女正跪坐在苏面前,两个人之间摆着不知道哪里来的案几,上面放满了雪饼啊、鲜贝啊、大福饼啊之类的点心,两人竟然在非常悠闲的喝茶。

“苏芳大师!你在干嘛啊!”黑发少女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对着辫子少女大吼起来,“现在是喝茶的时候吗?有空的话来帮我啊!”

“咦?原定计划不是我负责压制天琴人的遗产,你解决屠夫么,你看,我现在不是正在好好的做我份内的工作么?”

“你哪有!”

“啧啧,小荷你不懂了吧,古语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又道:上兵伐谋。既然喝茶就能让天琴人的遗产什么都做不了,达成压制的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与笑眯眯的和使剑的少女交谈的辫子娘不同,坐在辫子娘对面的苏忽然一脸铁青的将目光转向肖飞。

肖飞一下子明白了,这小家伙之前压根没想到“啊我要支援我的搭档”这种事,现在她发现自己作为搭档非常失职,所以一脸铁青……

肖飞叹了口气,冲苏摆摆手:“不用了,苏,你坐着继续喝茶就好,我一个人足够对付这家伙了。”

“就是就是,”结果接口的竟然是辫子娘,“不过我相信太阳3家的小荷也不输给你哦。”

“啊,这到没错,太阳3俩彼此彼此吧。”

肖飞的话说了一半,就被持剑少女给打断了:“大师!你不要擅自就让对话成立了啊!他是敌人啊,敌人!”

“真同情你,”肖飞把目光转向持剑少女,“每天吐槽少根筋的搭档很辛苦吧?”

“是啊,真头疼……”少女猛然间意识到自己是在和谁说话,白皙的脸蛋刷的一下就涨红了,下一刻她气呼呼的指着肖飞的鼻子凶巴巴的大吼,“我靠,你也给我差不多一点啊,太阳3是来杀你的耶,一般哪有随便和杀手闲聊的啊!有点常识好不好!这样悠闲不要紧吗?死了也不要紧吗?”

面对少女连珠炮一般的吐槽,肖飞面不改色的回应道:“你别误会,我看起来闲得蛋痛是原因的。大家都是幽能者,你应该知道幽能讲究‘心如止水’的心境吧?”

愤怒之类的强烈感情确实可以让幽能的力量得到增幅,却会影响使用者对幽能的控制精度,而幽能的威力在力量与精度并重的时候才能得到最佳的体现,因此,幽能者要求心如止水。

“因为老爸的遗传,我天生贫嘴,”肖飞竖起大拇指一指自己,“我贫的时候正是最心如止水的时候。”

“一派胡言!”持剑少女一甩头发,“废话少说,纳命来!”

少女那修长的小腿一瞬间变得模糊,那是幽能发动的征召,她的身体也在同一时间猛然加速,风驰电掣的向着肖飞袭来。

肖飞毫不示弱,一翻手将趴在地上装死的几个Ru牛给丢了过去。

那几个女人尖叫着,舞动着双手,却在接近少女的刹那被一劈两半。

少女在身前形成的力场推开女人们的残肢和飞溅的鲜血。

冲破血幕的瞬间,少女猛然听见肖飞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喂!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以为你铁定会躲才丢的人弹耶!女孩子不能那么残忍啊!”

少女猛踢地面,借着蹬地的力量轴向旋转前冲的身体,相位剑横着划出一道圆弧,斩向她上方的空间。

肖飞的剑正好也纵向从上方斩下,两道剑光在空中十字相交。

相位剑没有格挡这个说法,它的杀伤力主要源自马斯效应形成的几纳米厚度的“零力区”,这个超薄的区域内所有力的作用都被消去,从而在分子层面上形成切断的效果。世界上没有相位剑斩不断的东西,面对相位剑只有躲闪,或者以另一个Xing质相对的马斯效应场进行中和。

此时此刻,两个同Xing质的马斯效应场在空中发生了碰撞,一时间两人之间的空间里质量和力作用陷入一片紊乱。

两人一下子被向四周无序释放的力量甩向不同的方向,相位剑也脱手飞出,掉到榻榻米上失去了光芒。

力的旋风同样波及了旁边在喝茶的两人,苏面前放大福饼的盘子眼看就要被掀翻,却被小姑娘一掌按回了原位。可装鲜贝和雪饼的篮子可能是太轻了,在小姑娘抓住之前就飞了出去。

正在喝茶的辫子娘腾出捧着茶杯的右手,一把抓住飞跑的篮子的边缘,一反手在空中一捞,本来就要逃出生天的鲜贝和雪饼们就都回到了篮子里。

而那边厢两人这个时候已经调整好姿势落地,黑发少女马不停蹄的扑向离自己最近的那柄相位剑,肖飞却拔出**,对着她“哒哒哒”的扫射起来,子弹打在少女幽能投射的动能屏障上激起一片闪光。

少女就这样顶着肖飞的火力捡起剑,紫色光芒从剑柄头部冒出的刹那,肖飞的扫射也戛然而止。

“知道吗?”已经冲到少女跟前的肖飞飞起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我的教官无数次告诫我,‘永远不要让闪烁的护盾挡住你的视线’。”

女孩的身体被肖飞这一脚直接“印”到了墙壁上,刚刚捡起的相位剑也跌落在地,随即被“隔空取物”送到了肖飞手里。

肖飞将相位剑的锋芒指向从墙壁跌落在地,已经昏过去的黑发少女,以带着几分得意的口吻说道:“将军,漂亮的小姐。”

呼应着肖飞的话,偌大和室的几扇拉门同时被人踹飞,全副武装的私兵簇拥着独眼龙涌进了房间。

“奇怪,”辫子娘看起来非常困惑,“我记得我已经封锁了这附近的通讯回路啊。”

“我解除了封锁。”苏吃下最后一口大福饼,一边用袖子擦嘴一边答道。

“这样啊,”辫子娘放下手里的茶杯,拍拍裙子站了起来,“那就没办法了,本来太阳3和这里的主人还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不想造成太大的破坏,不过……嘛……”

这时候,沉重的脚步声从涌入屋内的私兵们后方传来,一台重型室内压制用动力外骨骼放低自己的下盘,从敞开的门口钻进和室,将安装在手臂上的火神炮和热熔炮对准了辫子娘。

“啊,重武器啊……这就有点麻烦了。”

话音未落,辫子娘的身影就从众人眼中消失了。

“曲光护盾!”肖飞冲独眼龙那帮人大喊,“她还在屋里,不要被骗了!这家伙是五级以上的幽能者!小心!”

说话间,肖飞被一股柔和却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向一边,紧接着倒在地上的黑发少女的身影也消失了。

“战略撤退!诸位后会有期啦!”

15 暗与帽子与书的旅人(6)

航海者之家,维修通道A7。

刚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少女抓住辫子娘苏芳的袖子质问道:“大师,刚刚到底怎么回事?脱线也得有个限度吧?”

“那并不是脱线啊,我只是忽然不想动手罢了。”苏芳笑眯眯的对自己的徒弟说道,“明确的说,是我忽然不想执行隐修会的命令了,杀掉宿主抢走混沌之主什么的,我忽然不想干了,就这么简单。明明他们已经派出了其他大师专门负责这件事,我只是一个宅在航海者之家负责收集情报的人,这种事情干嘛要我管嘛!”

“哈?”趴地的少女无语了,“这不就是脱线吗?不对,这比脱线更扯蛋吧?再怎么说你也是隐修会的大师耶!”

空荡荡的维修通道里回荡着少女徒劳的呼喊,辫子娘完全不为所动,笑容依旧。

她蹲下来,伸出纤细的手要掀徒弟的裙子,却被徒弟连滚带爬的躲掉了。黑色长直发少女躲着辫子娘的魔爪,缩在维修通道的墙角,死死的按着自己的百褶裙。

“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不知道为啥,质问师傅的时候,少女的眼角泛起了些微的泪光,似乎想起了某些惨不忍睹的记忆……

“小荷你这样让为师好受伤,我只不过是想要借用一下你纹在大腿上的刺青啦!”苏芳的表情看起来真的满沮丧。

可她的徒弟还是毫不留情的吐槽道:“什么我纹在大腿上的!那分明是你强迫我纹上去的!”

“我这是为你好耶!小荷你给人一种古代剑客的感觉嘛,剑客就要有刺青啊刺青!这是常识啊!”

“这是哪门子的常识啊?”

“当然是常识啊,你看古代著名的大剑客就在背上纹了精忠报国的刺青耶!”

“岳飞是用枪的好不好?”

“呜呜,”被称为小荷的少女的吐槽让苏芳露出泫然欲泣的悲伤面容,“徒弟大了,开始顶嘴了,我管教不了了,为师好伤心。”

“本来就是你在胡说吧!还有,别假哭,很恶心呐!”说完小荷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肩膀无力的垂了下来,连那头发质绝佳极有弹Xing的长直发也蔫了下来,软趴趴的散落在她周围的地上,“都什么时候了,你认真点啊,师傅。”

苏芳啊哈哈的笑着,顺便将胸前的辫子捋到身后。接着,她轻轻拉开黑色连衣裙的衣襟,亮出自己锁骨上的标志,用右手轻点标志下方的黑色书本,一本正经的问自己的徒弟:“小荷,你觉得,隐修会这个组织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呢?”

“哈?现在不是讨论这个时候吧?等任务结束之后你要扯多久我都陪你,现在……”

“小荷啊小荷,”苏芳站了起来,对自己的徒弟轻轻摇了摇头,那对长长的大辫子随着摇头的动作轻轻的晃动,“我教你的东西,可不仅仅是幽能的使用技巧。我很早以前就说了,我认为,幽能者的能力并不是来自源质矿,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幽能者所获得的第三种‘恩惠’。”

苏芳正在说的,是每一个幽能者刚开始修行的时候必然会接触到的知识:所谓的幽能并不是超能力,而是源质矿引发的一种自然现象,因为长期接触源质矿而变异的幽能者可以凭借自身的‘意志’产生微弱的安塞波和马斯效应,通过植入神经系统的芯片的放大,从而形成足以影响物质世界的力量。所以说,源质矿、幽能、马斯效应和安塞波四者是互相关联,紧密不可分割的一体。

但是,幽能者除了两种已经被科学所认可的力量外,还会获得第三种并不被星际社会的科学家们承认的“能力”。

那就是直觉,能力越强的幽能者直觉越准确,有些强大的幽能者甚至能够预判子弹来袭的方向,从而实现不依靠动能屏障而在枪林弹雨中来去自如毫发无伤的事迹。对此,科学界的解释是这些强者积累的大量实战经验使得他们的潜意识可以做出较为准确的判断,理由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也同样可以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实战经历丰富的武者闭上眼睛都可以判断对方拳头来袭的方向——总之没有幽能的人同样可以办到差不多的事情。

但科学界的结论并不为那些活动在第一线的幽能者所接受。

于是就形成了全银河的幽能研究者都不承认幽能对直觉准确率的影响,可任何一个种族的军事机构在训练幽能者的时候却无一例外的强调相信直觉——这样的奇特状况。

苏芳指的就是这不被承认的“第三种恩赐”。

“为什么幽能者的直觉会变得更准确呢?”苏芳问自己的徒弟,却不等徒弟回答就继续自顾自的说下去,“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幽能并非源质矿引起的现象,源质矿只是途径,真正起作用的,就是隐修会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东西。

“小荷,你知道吗,我稍微查了一下隐修会的历史档案哦,说出来肯定会吓死你,隐修会的建立者是有科学怪杰之称的尼古拉·特斯拉,这个人在人类找到源质矿之前两百五十年,就设计出了源质炉的雏形,只不过那时候他把这当成了一种威力强大武器‘死光’发生器(这里的死光不是指激光,而是指特斯拉提出的一种‘可以永久终结战争的武器’,详细请翻阅特斯拉的相关资料。作者注)。正因为这样,太阳系政府称特斯拉为‘最接近真理的人’,在太阳系联邦科学院前面还有他的巨型雕像。

“这样一个人竟然建立了太阳系联邦最大的神秘原教旨主义组织,不是很奇怪么?更奇怪的是,随着调查的深入,我发现,托马斯·爱迪生,阿尔伯特·爱因斯坦,马克思·普朗克,斯蒂芬·威廉·霍金等等,几乎全部前宇航时代的科学泰斗们,都是隐修会的成员,这不是很奇怪吗?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这些人虽然都是科学方面的泰斗,可他们所追寻的那个终极问题并没有找到答案——不,应该说,他们在追寻的路上越走越迷惘,所以才加入了隐修会。

“让这些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那个终极问题,就是宇宙的真理!也就是所谓的‘大统一方程’。”

此时长直发少女脸上的表情可以非常简单的概括,那就是“听傻了”。

而苏芳根本不管徒弟有没有听懂,继续挥舞着双手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所以,隐修会最开始是一个追求宇宙终极真相的组织,正因为这样,我才会这么些年来一直留在隐修会中——我对宇宙的真相也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我认为,那些泰斗们,那些代表了全人类至今为止最高智慧的豪杰们,之所以没能解开宇宙的真相,是因为宇宙的本源是混沌的。

“你看,在中国的古代传说中,世界是一片混沌,盘古劈开混沌开创了天地,才有现在的世界,而基督教社会的传说也有提到上帝在混沌中创造天地万物……只要稍加考证,就会发现人类各个民族的创世传说中,都有一个由无到有的过程,也就是从混沌到秩序的过程,这一点和科学界认可的大爆炸学说是对应的。宇宙是又混沌开始,才产生了秩序,所以宇宙的本源是混沌的、无序的,使用有序的、理Xing的方法去追求混沌的真理,则怎么可能有结果呢?正是察觉到这一点,特斯拉才建立的隐修会。

“回到幽能者相关的方面,正因为科学是理Xing的、秩序的,所以它不可能解释幽能者的直觉,因为,这直觉是来自于宇宙那混沌的本源,太阳3幽能者通过源质矿这一媒介,和宇宙的本源产生了联系!说太阳3感受到了宇宙的意志也不为过!”

“啊,哈哈,原来如此……”长直发少女的表情看起来已经完全被绕晕了,她只能机械的赞同师傅的话语,回应那期待的目光。

“对吧对吧!”苏芳看起来非常的高兴,“小荷啊,你不觉得太阳3应该继承那些伟大的先行者们的遗志吗?我的直觉告诉我,那艘船,那个小姑娘,还有那位少年,是太阳3人类通往宇宙根源的关键,所以那艘船和那位少年,绝对不能被已经忘记成立之初先贤们赋予的伟大任务的隐修会得到!现在的隐修会已经腐朽了,满是利己主义带来的铜臭,长老会只想着扩大组织的影响力,增加自己和联邦政府讨价还价的筹码!之前我留在组织里,只是因为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和我的原则相悖,再加上可以自由享用隐修会那丰富的知识储备库的诱惑……但现在不一样了,小荷,我已经看到通往星辰大海背后的真相的路途,我要行动起来!”

“你啰里八嗦的说了那么多,”苏芳的徒儿长叹一口气,“简单来说就是要背叛隐修会跳到屠夫那边去,对吗?”

“嗯……”苏芳歪了歪头,“也不是这样……老实说我留在隐修会里还有些事情要确认……而且,现在我带着小荷你一起加入混沌之主的话,会让他们的力量变得太强呢!小荷你知道有个词叫‘拔苗助长’吧?最重要的是,我作为一名幽能大师,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能加入他们!”

“哈……好吧,你的直觉……”小荷一脸“你赢了我投降”的表情,有气无力的答道,“那么,大师你准备如何应对长老会的质问?这次他们下达的紧急任务你可是完全失败了哦。”

“关于这点嘛,”苏芳伸出右手食指,点着自己的嘴角,眯起眼睛看着徒弟的身体,这让徒弟条件反射的缩起身子摆出防御的架势,“嘿嘿,我有个非常好的主意脱罪呢。”

“你……你要做什么?”

徒弟的声音下意识的有些颤抖。

只见辫子少女打了个响指,长直发少女的身体就像弹簧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僵硬的站直做立正状。

“我暂时封住了小荷你体内的芯片,所以你在十个小时内无法使用幽能,也无法动弹。”

“等等等一下!你该不会是要……”

“我的徒弟竟然对敌人一见钟情,然后背叛了我这个师傅投敌,为师我的人生还真是失败啊……”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啊!这种理由长老会会信吗?”少女吐槽吐到一半底气忽然不足了,因为她猛然间觉得,考虑到眼前这家伙之前的事迹,长老会没准还真会信她的胡说,毕竟和她以前为自己开脱的说辞一比起来,“徒弟背叛”听起来实在太有道理太“像回事”了。

就在少女感到无力的当儿,苏芳突然把嘴凑近了少女的脸颊,轻声说道:“临别之前,为师给你最后一点赠言。小荷你啊,真的不适合长裙,明明我都给你大腿上纹了那么酷的纹身了,你就把大腿露一露嘛,遮那么严实做啥?”

“就是因为纹了那么丢脸的纹身才要遮住啊!”

“瞎说,那纹身可是我非常认真的设计出来的哦,它与小荷拔剑之后那飒爽的英姿般配得不得了!小荷你啊,本质上就不适合穿我这样的连衣长裙,你应该穿超短裙或者热裤,上身是露脐衫,再加一件开襟长风衣,那才是最适合酷酷的小荷的装扮呢。”

“谁、谁要穿那种丢脸的衣服啦?”

“那么,”苏芳完全不理会徒弟的抗议,她将一个看起来像是通讯仪的东西塞进徒弟手里,笑着摸了摸少女的脑袋,“太阳3就此告别了哦,在屠夫那边玩得开心点。另外,这条维修通道啊,不使用的时候经常会聚集一些三教九流的家伙呢,如果不想被随意玩弄一番之后卖给奴隶贩子,就按下通讯键,拼命的呼救吧。混沌之主肯定监视着空间站的通讯网络和安全防卫系统,剩下的就只是祈祷帅帅的贫嘴骑士能来得快一点咯!”

“咦?这……”

小荷还搞不清状况的当儿,苏芳就挥挥手,随即消失在维修通道那昏暗的灯光中。

“等一下,师傅,你就这样把我丢掉了?师傅,回来呀!”

少女声嘶力竭的喊了半天,辫子少女却完全没有出现的意思——她真的已经离开。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她满心不甘的低声呢喃着:“怎么能这样,说丢就丢了呢?我对师傅你来说,就这么无足轻重吗?……”

就在这时候,通道尽头响起了脚步声。

少女的心脏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刚刚苏芳临走前留下的话再次回响在她的脑海里。

她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通讯仪,却因为掌心溢满的汗水,一不小心将这唯一的“救命符”滑落到地上。

她抿紧了嘴唇,咬舌自尽这四个字划过她的脑海。

“嗯,应该是这。”结果肖飞的身影从拐角处钻了出来,和少女照面的瞬间,他嘴巴张得老大,“还真是这?这是什么新类型的陷阱吗?”

话因为未落来世老板的打手们就稀里哗啦的从肖飞身后冲了出来,把少女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少女那板起的脸孔和她脸上的泪痕相映成趣,她以非常强硬的口吻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还要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呢,”肖飞看起来也是一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他举起手里的PDA,将屏幕转向少女,“你们刚跑没多久,我刚申请的个人电子邮箱里就收到了这个东西,就根据它找了过来。当然,安全起见我跟来世的老板借了点人手……”

看到肖飞手上的PDA里显示的图像,少女觉得自己的泪腺又蠢蠢欲动了。

那很明显是一张维修管道图,图上有个非常明显的标记,旁边还有一行注脚:“小荷在这里哦,我的徒弟要遭了什么灾你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

>>>

====================================

太阳3推荐:

爱你如珍如宝白浅浅谢锡安全本小说_白浅浅谢锡安全章节小说阅读

最后一次重生冷秋月楚无锋小说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准满城烟雨我只要你迟晗安慕容煊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一生之幸迟晗安慕容煊全章节目录阅读

164455迟晗安慕容煊小说最新太阳3章节阅读

八零神医小媳妇唐喻心顾宁完结版目录阅读

《超完美神豪夏丘姬韵雪》--精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准我念你似朝露漫渃玄冢大结局哪里看-漫渃玄冢小说完结版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