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下的琉璃小说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 · 2018-10-04 09:41:25 · By · 次点击

时光下的琉璃小说全文阅读

《时光下的琉璃》小说简介:为了给母亲凑齐医药费,她找到一家夜总会,高价拍卖自己。豪华大床上,面对丑陋的中年秃顶大叔,她临时反悔,夺路而逃……

下面是小说精彩章节分享,文末有彩蛋

精彩章节分享:

第二十一章:温暖的男人

几个混混看着撞得头破血流的白桑榆纷纷傻眼了,黄毛慌张的朝阿大说道:“大哥,搞女人可以咱可不能搞出人命啊。”

阿大白了黄毛一眼:“你慌什么,她死不了。”

阿大走到白桑榆面前,像拖尸体一样将白桑榆拖到沙发上开始解自己的皮带。“臭婊子,装什么贞洁,就算你死了。劳资照干不误。”

白桑榆头被撞得生疼,她能感觉到一股股温热的血液流淌进自己的脖颈间。她以为死了就能完事,没想到这群禽兽连死人都不放过。

阿大的话更加刺激到白桑榆,她宁可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他们得逞。白桑榆朝阿大的胯下狠狠踢了一脚,阿大痛苦的捂着胯下弓起了身子。

白桑榆强撑着身体朝门的方向跑着,黄毛见状上前一把拉住白桑榆的衣角。白桑榆跑的太快太用力,衣服直接被脱下仅剩打底穿的抹胸长裙。

眼看就要跑到门外,被阿三抓住手腕往后拖着,白桑榆一把抓住出口处的门边。恍惚间看到门外有一个身影飘过,白桑榆奋力大叫道:“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黄毛叩开白桑榆死死抓住门边的手,对着她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大骂道:“叫啊,叫啊,使劲叫啊。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

阿三捏着白桑榆的下巴恶狠狠的说道:“等会有你叫的时候,老子今天干死你。”阿三抓住白桑榆的双手:“大黄,把这娘们扒光。看她怎么跑。”

废旧楼梯间一个男子恍惚听到刚刚有女人喊救命的声音,隐隐约约还听到打骂声。他本来是来办事的没想到被对方摆了一道没办成,刚想返回却听到一个女人呼救的声音。他本不该管闲事但那女人凄厉绝望的声音刺进他的内心深处。

工厂内的白桑榆被阿三束缚住双手无法抵抗,黄毛用力的拉扯着她的裙子。眼看自己今天就要被这群禽兽侮辱,不由怒火攻心却挣扎不起来,白桑榆失血过多意识开始涣散。

朦脓中仿佛看到一个黑衣男子冲进来,踢开了趴在自己身上的阿三和黄毛。工厂里充斥着男人的打斗声和哀嚎声,在白桑榆晕厥过去之前。感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抱起自己,快速走出的工厂…

医院内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手腕带着劳力士的限量版手表站在白桑榆病床旁静静看着昏迷中的白桑榆,一道温润有磁性的嗓音响起:“老李,她情况怎么样了。”

李医生翻看白桑榆的舌苔和眼皮,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身上有几处外伤没有大碍,就是失血过多,现在需要马上输血。”

“还等什么,赶紧的吧。她都昏迷两天了。”男子有些不耐烦道。李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框:“她是R型熊猫血,医院血库里没有。”

男子一脸严肃的看着李医生:“老李,为了她我还打了一架。你必须救她!”李医生看男子坚毅的决心走出病房对护士耳语了几声,小护士匆忙离去。

“老夏,我让护士去召集全院医生护士验血l了。”李医生拍拍男子的肩膀:“她是你什么人。”

男子没有理会李医生的疑问,目光深沉的看着白桑榆陷入沉思,这个女人是什么人。怎么会和阿彪的手下纠缠一起,又或许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李医生,全都验过了。没有”刚才的小护士焦急的说道,李医生一副早已猜到的表情无奈道:“老夏,你看…这…”

“我是R型的”男子不紧不慢道:“输我的吧。”李医生的嘴巴大得能塞下一个鸡蛋:“老夏,她是你马子吗?”李医生还没见过夏良如此仗义助人,乐于奉献的一面。

有些不可思议。

夏良解开西装的扣子,脱下西装将白衬衣的袖子挽起道:“救人要紧。”李医生也不废话赶紧吩咐小护士安排输血。

看着自己的血液一点一滴输入白桑榆的体内,男子略微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安心的微笑…

滴…滴…滴…手机铃声打破病房的安静,男子按了接听键。

“我知道了。”挂断电话男子的漂亮的眼眸幽暗了几分,本来是去拿回自己想要的东西。谁知属下办事不力搞错了地方,撞上阿彪的手下和这个女人。

不过男子并没有因为事没办成不爽,反而因为遇上这个女人感到意外的惊喜。

男子躺在白桑榆身旁的病床上,也感到些许疲惫闭上疲乏到极致的双眼。病房里仅剩下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

“水…水…我要喝水…”白桑榆紧闭着双眼干燥的嘴唇轻微的呢喃着,旁边病床上的男子听到女人轻微的声音。起身给白桑榆到了一杯水扶起白桑榆靠在自己怀里一点点将水给白桑榆喂下。

白桑榆慢慢睁开双眼,看着陌生的病房陌生的设备以及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意识渐渐开始清晰,她记得她被人绑到一个废弃的工厂,然后发生了很多不齿的事。她自己还撞破了额头满身是血。

“你…你是谁?”白桑榆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男人迅速掀开被子低头查看自己的衣服是否完好。

“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男子无语的看着白桑榆。“救命恩人…”白桑榆若有所思她依稀记得在自己昏迷前有个男人冲进来将整在扒自己衣服的黄毛踹飞,然后自己就晕过去了。

“是你救了我?”白桑榆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有一头微微有些凌乱的碎发,帅气的脸棱廓分明,身上那件白色衬衣微微发皱。更衬得这个男人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

“你怎么会惹上他们的”男子将水杯放在床头静静望着白桑榆,“我也不知道,谢谢你先生。要不是你,我恐怕是死也死不瞑目了”白桑榆眼含泪花感激涕零道。

白桑榆十分清楚,如果不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那群禽兽肯定会将侮辱自己的全程录下来的。那比杀了她还难受。

看到白桑榆哭得梨花带雨也不在追问,他冲进工厂时看到那几个小混混扒在满身是血已经昏厥的白桑榆身上,旁边还有人拿着仪器拍照,录视频。

阿彪的手下做事一直丧心病狂,不管男女老弱手段极其残忍。他不满这群人很久了,这次救了白桑榆还教训了那群王八蛋。他也是十分乐意的,甚至是刚刚给这个女人献血。

“先生,你叫什么名字。”白桑榆双手抓住夏良刚刚输血的左手道:“我叫白桑榆,先生的恩情我一定铭记于心,以后一定报答先生。”

男子被白桑榆抓住输血未好的针口,疼的眉头一皱:“你先放开我的手。”白桑榆看着男子的手被自己小心弄出了血,慌忙放开男子的手低垂着头:“对不起。”

男子活动了几下手关节淡淡道:“夏良,我叫夏良。”

“夏良…你的名字真温暖,和你人一样温暖”

夏良起身回到自己床上躺着道:“我只不过给你输了点血,就说我温暖了?”

白桑榆看着夏良手背上的血迹恍然大悟:“你不仅救了我,还给我输了血?。”

望着白桑榆清澈无比的眼神,那樱桃小嘴里蹦出的话诚意满满。夏良呵呵笑道:“举手之劳而已。”

白桑榆一副认真脸:“不管怎样,这份恩情我一定牢记在心。一定要报答你的。”

“报答我?你怎么报答我,以身相许?”夏良眯着眼看着白桑榆。

白桑榆看了夏良一眼,低垂着头不回答。

“对了你叫白桑榆?…嗯…名字很好听…”夏良躺在病床不禁摇头苦笑,这个女人昏迷了整整两天醒来却那么能说,说得他都有些困了…

……

林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林晨风坐在偌大的真皮办公椅上冷着脸道:“阿强,还没找到她吗?”阿强悄悄看了林晨风一眼,咽了咽口水道:“在废旧的工厂找到带走白小姐的那辆车,和一件白小姐的外套,没有找到白小姐。”

阿强将白桑榆的带血的外套放到林晨风桌上:“我们的人还在寻找,或许白小姐是被人救走了。不然我们不会连她的尸…”后面的话阿强生生咽了回去。

“阿强,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林晨风望着白桑榆外套上那刺眼的猩红血迹,看的他心里十分不舒服。这个女人去一趟医院就莫名其妙失踪,还消失了两天。

派人去找只知道被一辆小车带走,让交通局的张局长下令调看了全城的监控阿强才找到那个废工厂。但除了这件带血的外套其他什么也没带回来。

阿强退下转身关门走后,林晨风控制不住内心的沉闷。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掀到地上,电脑和高级水晶工艺品被摔得零零碎碎。

林晨风拿起染血的外套沉思,血…没找到人…可能被救走?林晨风仿佛想到了什么,迅速拿出手机拨通阿强电话:“查查所有的医院,一家一家的查。一定要快!”

挂掉电话后,林晨风内心再也无法平静。心里有些埋怨自己,怎么会让她一个人到处跑呢。当阿强说找不到那个女人时,林晨风心都凉到了谷底。他从没发现这个女人不见了,自己竟然那么难受…

第二十二章:总裁变异了

滴滴滴….夏良病床旁西服口袋里的手机响起,睡梦中的夏良不耐烦皱起眉头。一只手摸索着手机:“说,什么事…”听到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夏良腾一下从病床上坐起来。

“我马上过来。”慌忙拿着西服扬长而去…

白桑榆被夏良的匆忙离去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看着另一旁的病床上空空如也。他就这么走了?自己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以后上哪找他去。

白桑榆按了按太阳穴,自己睡得太久了。头晕晕的,看着墙上的钟表,12点了?猛然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回林家了,自己遇险的事林晨风知道了吗?有没有在寻找她呢?

白桑榆摇头苦笑,自己居然有这么幼稚的想法。

那个男人八成也不会在乎自己,估计这几天又和哪个名媛模特醉生梦死呢。

白桑榆起床走了几步,发现自己浑身疼痛。才想起那天被那几个混混拳打脚踢,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小手轻轻摸着额头上缠绕的纱布,真是晦气希望不要留疤才好。

白桑榆做了几个伸展运动慢慢调节自己身体的酸痛感,余光扫到夏良床头的那块劳力士手表。白桑榆走过去拿起手表细细观看。

可以看出夏良的家境非常殷实,这一块手表可以抵上普通家庭好几年的生活费了。可是这个男人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废弃的工厂呢?

白桑榆望着那块手表发起呆,那群人为什么要绑架自己,自己又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救起…

李医生敲了几下门看白桑榆没有反应,加大力度又敲了几下门看她还没有反应。径直走到白桑榆后面拍拍她的肩膀:“小姐,小姐…”

正在沉思中的白桑榆听到李医生的声音,思绪猛的一下拉了回来看着一身白大褂的李医生,眼前这个医生脸部轮廓棱角分明,一副金边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那双眼睛炯炯有神。

李医生低头查看手里白桑榆的病历道:“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医生,我要出院。”白桑榆甜美的声音说道。

李医生抬起头一双有神的眼眸看向白桑榆微微点头:“好,我给你开些消肿祛瘀的药,回家记得涂抹,不然会留疤。”

“那个不用了。”白桑榆低着头轻轻说道,她浑身上下除了病服什么都没有。开药可是要钱的,李医生似乎看出她的窘迫。

“医药费,夏先生已经全部垫付了。”李医生走到病床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袋子:“你原来的衣服护士已经给你换下来扔了,等会你穿这个。”

李医生把袋子放到白桑榆手里转身离开病房,夏良救了她还给她垫付了医药费还买了新衣服。白桑榆望着手里夏良的手表,有机会再见面。一定要将这些钱和这块表都还给他。

白桑榆换好衣服后,拿着护士送过来的药走出医院准备打的回林家。

下雨了,夏季的雨天总是很多。

白桑榆顾不得雨,走到马路边打的。医院门口的士虽然多,但是要拦到一辆不容易的,加上下雨。

看着越下越大的雨,白桑榆皱起眉头。

一辆上千万的伯加尼雅致的停在她的面前,红色的车窗降下来。

白桑榆看到那张熟悉的冷俊面孔以及深邃的眸。

错愕的愣了一下。

林晨风?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是自己一个人亲自开车,阿强呢?

“上车。”林晨风冷冷的语气里透着克制的愤怒。

白桑榆乖乖打开车门,钻进副驾驶,系好安全带以后。

林晨风开动车子,往林家别墅的方向开去。

车里很安静。

良久,白桑榆轻轻开口向林晨风一字不漏的说着那天自己被绑架的经历和被救的经历。

但林晨风浑身的冷冽和一副大黑脸让旁边的白桑榆感到非常不自在。

林晨风一直找不到白桑榆,在办公室实在无法安心办公。便自己开车到医院一家一家的询问白桑榆的消息,找了一上午终于在市医院路边看到白桑榆打车的身影。天知道,他的心激动得都快要跳出来了。

白桑榆上车后,看着头上的纱布和嘴角的淤青心里十分不爽,竟然有人敢打他的女人。

查出是谁干他一定让对方生不如死。

看着白桑榆此刻穿的衣服不是那天她穿的那一身,林晨风眼中掠过一丝不满,微微拧起眉头。

“衣服哪里来的”又是冷冷的语气。

尽管白桑榆已经习惯了林晨风这样的脾气,但还是十分不满。自己受尽苦楚他居然怀疑她乱搞。

白桑榆望着前方的路面无表情道:“医院的护士帮我买的。”林晨风平稳的开着车余光看着白桑榆被雨水淋得有些湿润的衣服和怀里的一大堆药,伸手按下车内暖气的开关。

想起刚刚白桑榆说自己被打还撞破了额头。想到这个女人差点性命不保,语气温和了一些:“我不会让你白白受苦。”

听到林晨风这么说白桑榆并不领情:“我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如果不是因为林总裁。怎么会遭遇这样的事。”

听到白桑榆责怪的语气林晨风沉声道:“对不起。”

什么?这个男人在给她道歉吗,白桑榆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晨风的侧脸,他全神贯注的开着车,修长的手指平稳的握着方向盘。总裁就是总裁道歉都可以这么高高在上。

“算了,幸好没出什么大事。”白桑榆似是说给林晨风听又似乎是在安慰自己,幸好夏良出现才有惊无险,夏良白桑榆的手摸了摸衣服口袋里的手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遇上你。

林晨风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握住白桑榆的小手:“桑榆,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你。”

白桑榆一把甩开林晨风的手冷冷道:“林总裁,做你老婆危险系数可真大。”

林晨风纽扣,一双异常俊美的眼眸看向白桑榆,眼底一抹忧伤过后,变得讳莫如深的深邃。

白桑榆感受到林晨风定定的盯着自己,扭头望向车窗外懒得理他。白桑榆非常肯定是这个男人的缘故自己才被牵连的。

她白桑榆孜然一身从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唯一的仇人在国外。慕容辰也不至于专门回国找人强暴她,除了林晨风她想不到其他理由,自己对他甩甩脸色也没什么。

林晨风突然调转车头朝其它方向开去:“你一身的伤,不能让爷爷看见,先去公寓住几天。”

很快就到了公寓下方的停车场,白桑榆下车后打了好几个喷嚏。林晨风关上车门把自己外面的黑色风衣脱下来,递到她面前,沉声说道:“穿上。”

白桑榆并没有接,朝入户电梯的方向走着。林晨风强势的将衣服披在白桑榆身上将她揽在怀里,白桑榆对这个男人的霸道已经懒得挣扎了。

他的衣服带着他的体温,还有一种混合着烟草味道的清香味道,如同阳光散在草地上的清冽,不难闻。

也让她冰冷的身体有了一些温暖。

进了公寓后,林晨风让阿强给白桑榆买来许多衣服,阿强还买来了许多菜放在冰箱里。

白桑榆将身上那件湿润的藕色连衣裙脱下,换上林晨风嘱托阿强去范思哲买来的紫色长裙。

白桑榆换好衣服走出卧室,林晨风挽着衬衣的袖子打开冰箱挑选着食材:“你才出院,去好好休息。”

白桑榆看林晨风的样子有些不解,他在干嘛要做饭给她吃吗?白桑榆还未开口,林晨风拿着一堆挑选好的食材回头望着白桑榆:“回屋躺着。”

白桑榆一惊,眼眸中闪过一丝的惶恐,她没听错没看错吧。这个男人真的准备做饭,商界帝王林晨风脱下西装洗手做羹汤?

就算自己因为他被绑架,他也没必要对她那么好啊。要不是那个假结婚协议,他们只是陌生人,连交集都不会有的陌生人。

“我来就可以了。”白桑榆疏离的说道,走向林晨风拿起他手里的食材径直走向厨房。经过这一次的绑架后,白桑榆知道呆在这个男人身边肯定是麻烦不断,前有丁曼丽扇她耳光,后面又被混混绑架。

白桑榆不想在和这个男人有更多交集。只想时间快过去,早日离开他的身边。他是高高在上的林总裁自然不怕麻烦,但自己不一样自己只是普通的女子,这一次是运气好被夏良救了。但她不可能一直运气好。

林晨风强势的将白桑榆手里的食材拿开一把将她抱起温柔的说道:“你这几天肯定受了不少罪,看你都消瘦了,还浑身上下的伤。”快步走向卧室将白桑榆轻轻放在床上。

温柔的给她盖好被子:“乖,别逞强。”

转身关上卧室的门,走进厨房开始忙活。

白桑榆并未睡着,大脑一直快速运转着。林晨风怎么突然对自己那么好,他变异了吗?随便他吧,那个男人她一直拿他没办法。

白桑榆现在只想找到夏良还夏良的钱和手表,可是她没有钱要真的遇到夏良拿什么还他啊。

等自己好起来,就出去找工作。妈妈好起来以后也需要钱,自己不能在林家当米虫了。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

《时光下的琉璃》已出全文内容

书名:时光下的琉璃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文章推荐:

风定落花香沈湘陆励行大结局小说全文阅读

亚特兰蒂斯之王叶倾天华清妃完结版小说全章节阅读

豪门战神江宁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济世医仙秦逸叶梦瑶全本大结局小说阅读

一生之幸迟晗安慕容煊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风定落花香沈湘陆励行完结版小说全文阅读

神级狂婿岳风柳萱最新章节小说免费试读

准我念你似朝露漫渃玄冢小说全文全章节阅读

搜索